南昌暴动失败原因在周恩来 失败后中共头脑逃入香港

字体 -

龚楚将军:

从卢克平的谈话中,使我约略明白这几个月来的整个革命形势。当叶贺军潮汕失败后,中共党军政首要陆续逃往香港者,有谭平山、张国焘、李立三、恽代英、吴玉章、郭沫若、徐特立、周恩来、贺昌诸氏,这是我已知道的,接着听说叶挺、贺龙亦先后逃抵香港。当时中共中央党部已秘密设于上海。这批逃抵香港的中共首要,抵港后与中共广东省委取得连络,但香港不是他们久居的地方,他们都陆续回到上海党中央。而谭平山则因潮汕失败有责,畏惧处分,仍潜留香港。李立三、恽代英、叶挺三人,则散处在海陆丰地区之叶挺部,正由彭湃收容指挥,以图再举,因此暂留香港,协同广东省委设法连络指挥。其余人员均赴上海中央集中。

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瞿秋白(八七紧急会议清算了陈独秀后即由他继任)召开了一次潮汕失败检讨会议,并于十月廿四日“为叶贺军的失败”发出通告。

南昌暴动是国共分家后,中共一次军事冒险行动,这次军事冒险的行动是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周恩来所策划。当时估计中共在国民革命军中所能控制的军队计有:
(一)第四军第十师第三十团范孟声一个团,及该师内各级军官有五十个左右的党员所能领导的部队,总计约有四千人。
(二)第十一军廿四师叶挺部四个团,及师直属队约一万一千人。
(三)第十一军廿五师七十三团周士第全团约二干五百人。
(四)第二十军贺龙部五个团约一万二千人。
(五)湖北警备团约二干人。
(六)第三军教导团朱德部约一千人。
(七)广东农军六百人。
(八)第二方面军内有共产党员的部队约可动员五千人。
总共预定有兵力约三万八千余人。
可是因动员工作欠缺计划,如湖北警备团赶不上参加,第二方面军其他干部亦赶不上,以至实际参加南昌暴动者不足三万人。
六月五日由南昌出发向广东前进当天,蔡廷楷叛变,该师的中共党员和团长范孟声等三十人被杀,另外有几十人不知去向,第十师的实力全部丧失了,尚有总兵力约在二万四千人左右。
这支军队,若能善为运用,特别是能加强政治工作,提高官兵政治觉悟,以当时广东的军事情形,是有夺取广东为革命根据地的可能的。可是由于领导阶层的负责同志,既不意注政洽工作,又缺乏战略战术修养,以至一败涂地,实非偶然。我亲身参加是役,据我分析致败的原因如下:
(一)关于政治方面的:
1、南昌暴动后,仍挂着国民革命军的旗帜,使士兵意识模糊,民众亦不明真象。
2、部队政冶工作,没有积极开展,士气不振,且有逃亡现象,犹以朱德的第九军,逃亡迨尽;贺龙的官兵则全无革命意识,亦多逃亡。
3、没有发动民众,致不能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参加,那时的群众工作做得还不及北伐初期。
4、党的组织极不健全,党员在官兵或群众中,没有起核心领导作用,在紧急关头时有不少官兵不肯奋斗,自求活命。如:第二十军两个师在汤坑作战不力,在陆丰未经战斗便全部投降;十四师及廿五师之一部份非党员中上级军官亦有自动投降……等事件。
(二)战略方面:
l、在会昌作战,击败钱大钧、黄绍雄两师后,应即跟踪追击,消灭该师,即直下龙川、河源、博罗,乘张发奎未抵广州之前,及广东国军不及集中之际,进攻广州,成功的公算极大,即万一失利,亦可退入惠州海陆丰进行游击战,这是当时最上之策。
可是当时所取战略竟不向敌军追击,反而迂道福建汀州,出韩江,占潮州、汕头,迁延时日,使败军有从容整顿的时间,粤军有从远地调集兵力向潮汕进攻的空间,实是失策。
2、汤坑作战不集中兵力与敌决战,而将能战的廿五师于三河坝担任警戒。二十军驻在丰顺,其位置正在汤坑粤军阵地之左侧背;若能同时配合揭阳叶挺之廿四师,向汤坑粤军阵地进攻,必能将其歼灭;当时仅以廿四师单独作战(参战官兵只有五千人),待至廿四师伤亡惨重后,二十军才加入作战,致使粤军有时间和力量击败二十军,终至整个崩溃。
(三)战术方面:
按我以后和当时粤军参加是役的旅长徐景唐将军谈论战斗经过称:当时粤军在汤坑以北山地,部署了三个据点,构筑了简单工事,开始是我(徐将军)旅驻守。
叶挺部只向正面猛烈的突击冲锋,曾攻占了两个阵地据点,因伤亡惨重,得不偿失,最后连一个据点都未能攻下,倘叶挺军能从右侧或左侧背攻击,粤军早已失败无疑。
后来贺龙军由丰顺向粤军阵地左侧背进攻时,薛岳之新编第二师已增援作战,贺龙部不堪一击,即溃败下去。
根据上述的作战情形,可知当时的战场指挥官,只知硬拚,不知运用战术。因为进攻敌军阵地,以一翼包围,或两翼包围,攻敌侧背,为战术运用的先决原则;中央突破是受地形限制及任务限制的不得巳之举;岂有敌之侧背可攻而不攻,反而采用中央突破战术之理?
(四)兵力方面:
汤坑作战的国军兵力有二万人以上,叶贺军因兵力分散,参加是役兵力:叶挺廿四师约五千人,贺龙五个团约六千人,合共兵力约一万一千人,敌我兵力对比,国军比我方要多一倍。
根据上述情形,叶贺军失败,并非偶然。但当时中共的高级政治人才不少,军事人才又有以“诸葛亮”见称的刘伯承,及素以勇敢善战出名的叶挺,中上级干部又有不少能战之士,为什么犯上了那么多的政治和军事上的错误?这是很可惜的,又是所不解的。唯一可想象的原因就是:周恩来以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及革命委员会参谋团主席的地位,把持决策,致贻误戎机。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