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

字体 -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俗称反送中运动、反修例运动及反引渡条例修订,是自2019年3月31日开始的一场香港群体性事件,示威者以联署、刊登宣传广告、游行、集会、占领街道、瘫痪运输设施、围堵政府各行政部门、警察总部和各区警署、自杀等一系列行动向政府抗议和施压。同年6月,游行、示威、集会亦传播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并得到32个海外城市响应。该运动被视为香港政府自六七暴动以来最大的管治危机。

成因
潘晓颖命案
提出修例的原因始于潘晓颖命案。潘晓颖命案是指发生在台湾台北市大同区紫园旅店的一宗命案。命案受害者潘晓颖与疑犯陈同佳均为香港居民,两人以情侣关系在2018年2月8日往台湾旅游,同月13日入住紫园旅店,潘晓颖在同月17日于旅店房内被杀,翌日被弃尸在台北捷运竹围站外公园的草丛,其男友陈同佳则案发后搭机回港。由于案发地点在台湾,然而港台两地之间并无司法互助安排,故香港政府因而无法递解陈同佳到台湾受审。台湾士林地方检察署在同年12月3日正式通缉疑犯陈同佳,时效长达37年6个月。 受害者家属其后向民建联寻求协助,希望讨回公道。
2019年2月12日,香港保安局在亲建制政党民建联的支持下,借此案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该草案允许特区政府向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等司法管辖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
香港民主派反对该草案,并建议香港政府以日落条款方式修例,即与台湾进行单次移交疑犯陈同佳,但遭香港政府拒绝。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表示,台湾不会同意与香港以“一个中国”前提为由修改的条例,来进行双方面的交涉。

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保安局于2019年2月13日就《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开始公众咨询,在2月至4月引起立法会、商界、法律界等的广泛疑虑。2019年4月1日,富商刘銮雄就修例向法院提出司法复核,却于5月29日撤回申请。5月3日至24日,立法程序激烈攻防,支持草案的建制派议员强行撤换反对草案、民主派的法案委员会代主席涂谨申,导致委员会“闹双胞”,互相强占会议室和发生肢体冲突。政府随后公布决定历史性绕过法案委员会,并计划在6月12日将草案直接提交在香港立法会大会如期二读,社会上反对修例的声音由此演变成大型社会运动。

反对修例原因
主要原因如下:
修例没有经过广泛咨询和讨论。
修例太急进。
两地法制差异太大。
担心中国大陆的法治不够成熟,疑犯不能受到公正审判。
担心中国大陆借法律拘捕政治犯。
修例令境外投资者因在港商人可被引渡、资金可被充公而却步,削弱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政治因素
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表白皮书,强调对香港享有全面的管治权,以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确立八三一的普选框架,引起社会不满,认为有关的框架阻碍了香港实现真正的民主选举,违反港人治港的承诺。随着香港特区政府力推中港融合,令越来越多香港市民担心自由及法治难以在一国两制下得到保证,加强香港市民对北京的不满及反感。
刘晓波被判刑事件和铜锣湾书店事件,也可能加深香港人对内地法律和政治体制的不信任。

经济因素
香港楼价异常高昂且每年急升,令工资的升幅远追不上物价和房价。香港每年吸引大量移民和游客,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和旅客,为本地社区和经济造成沉重压力。香港的贫富悬殊和经济不公平等问题,都可能构成今次激烈的抗议运动。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