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的虚荣

字体 -

中国人好面子爱虚荣,这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优良”传统。
几千年以来,中国一直自诩“天朝上国,无所不有”,只要外番来朝,就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为了炫耀大国实力,每次外番临走时都要赠送非常丰厚的礼物。
更有甚者,如隋炀帝,为了在外国使臣面前夸耀而下了大量苦功夫,将东都洛阳长达八里的御道满布锦帐,作为戏场,乐人舞使均衣锦绣缯练。又于花木凋零时节,剪裁各色绫罗绸缎作为花朵树叶,缀满全城树枝,甚至要求老百姓都城买菜必须使用龙须席,可谓穷奢极欲到了极致。
提到明朝,很多人都会想起郑和下西洋,并浑然产生一种“厉害了我的国”的自信,郑和下西洋比哥伦布远航发现新大陆要早几百年,我们当年的航海技术也要比西方发达。但是不知道诸位读者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郑和下西洋的目的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目的截然不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是为了贸易,为了商业繁荣发达,而郑和下西洋主要作用是为了炫耀,为了向沿岸国家展现我们天朝上国的雄厚国力。因此当这些南夷小国不远万里来北京朝拜时,我们总要慷慨给予丰富的礼物。
所以郑和下西洋的结局和哥伦布远洋航行的结局截然不同。以商业目的为主的哥伦布远洋航行开启欧洲的大航海时代,给欧洲带来了商业繁荣,打开了欧洲近代化的大门,从此地球不再是一个个孤立的个体,而变成一个个有机联系的整体。而以炫耀为目的的郑和下西洋除了一路炫耀,满足了天朝上国的虚荣心外,似乎没有其他作用,直到搞得大明朝国库空虚,无力为继,才不得不停下来,既没有为国家的发展带来多少好处,也没有为世界的进步做出贡献。
几千来的历史,历朝历代这种为了面子的虚荣数不胜数,可是真的有用吗?
隋炀帝当年如此穷奢极欲的秀国力,还是被聪明的西域使臣当场识破,他们问随行官员,中原也有衣不遮体的穷人,为什么用丝绸包树也不送给穷人穿衣,问得随行官员哑口无言。
当年英国的马戛尔尼使团访华,面对不远万里来华访问的英吉利,大清朝并不清楚大英帝国与东南亚那些弹丸小国有本质的区别,依然按照接待东南亚弹丸小国的标准接待英国使团,费劲心思的炫耀,要让这些没见过天朝上国“富有强盛”的英国人长长见识。但实际上让英人看到的是我们大清朝统治者是一群井底之蛙,特别是那自以为很牛逼的军事展示,在英国人眼里就是落后装备展示,完全成为了笑话,我们的真实国力让人家看得一清二楚。
马戛尔尼访华归来后的感受迅速传遍了世界:“中华帝国只是一艘破败不堪的旧船,只是幸运地有了几位谨慎的船长才使它没有沉没。它那巨大的躯壳使周围的邻国见了害怕。假如来了个无能之辈掌舵,那船上的纪律与安全就都全完了。只需几艘三桅战舰就能摧毁其海岸舰队。”
后来的历史真让他一语中的,我们央央天朝上国真让几艘三桅战船给打得落花流水,曾经天朝上国的骄傲与虚荣也碎落了一地。
几千年以来,我们虽然多数时间是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外表看似很强大,天朝上国,无所不有,但是老百姓的生活却一直很苦。就是中国古代持续时间最长的康乾盛世,也不过是能让老百姓吃上饭而已,也是饥饿的盛世。但是对外我们却一直很虚荣,纵然老百姓再饥饿贫穷,国库再空虚,在外国人面前我们也要尽力炫耀,也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外国人。
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思维误区。一个国家的强大与自信不是建立在如何优待外国人,如何给外国人留下个好印象上,而应该体现在让本国人民过上好日子,过上全世界老百姓都羡慕的好日子,这才是最关键、最重要的。
过去几千年了,我们一直没有怎么想清楚这个问题。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