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俗称反送中运动、反修例运动及反引渡条例修订,是自2019年3月31日开始的一场香港群体性事件,示威者以联署、刊登宣传广告、游行、集会、占领街道、瘫痪运输设施、围堵政府各行政部门、警察总部和各区警署、自杀等一系列行动向政府抗议和施压。同年6月,游行、示威、集会亦传播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并得到32个海外城市响应。该运动被视为香港政府… (阅读全文)

樊建川:一个痴迷于收藏记忆的敲钟人

发表于 2019 年 03 月 2017年,一个在火车站等车男人的照片火了!简单朴素的绿T黑长裤、光着脚、靠墙倚坐,手边放着两瓶几块钱的饮料……车站里似乎从来不缺这幅装扮等车的人,为什么偏偏这个人火了? 原因只有一个——他叫樊建川 。当天,樊建川正在重庆火车站候车,忙完重庆建川博物馆事宜后,正准备出发返回成都。 樊建川何许人也? 他是四川知名人物,曾是资产数十亿的富商,… (阅读全文)

二战中被中国军队击毙的日军数目

—–日本军人出国作战死亡的总数, 减去在太平洋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得到的就是被中国军队消灭的人数,即:一百九十八万四千日军死在中国战场。 根据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存的史料,共有二百零六位国军将领在抗战中捐躯。从如此多的高级将领牺牲在与日本军队的正面战斗中,可以推测阻击日本军队的艰难激烈程度。 根据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血祭太阳旗》一书(该书的许多资… (阅读全文)

被撕碎的罪恶之书:二十年解密东德秘密警察档案

秘密警察曾把1800万人口中的600万纳入了秘密监视之列。妻子监视丈夫,学生监视教授,儿女监视父母,情人相互监视,使这个民族拖着长长的心理阴影。 被撕碎的罪恶之书 “不是朋友的人都是反对我们的,反对我们的人就是敌人,而敌人将会被消灭!”——埃利希•米尔克 末任斯塔西部长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墙被推倒的一个月之后,东德埃尔福特市的一栋政府办公大楼楼顶冒出了阵阵黑… (阅读全文)

恶政是一面筛子

吴思  恶政与恶棍集团相得益彰,迅速膨胀到老百姓不能承受的程度,一个王朝的循环就临近终点了。 转自丨炎黄春秋 一 东汉中平二年(公元185年)二月的一天,皇都洛阳的南宫起火。这场大火烧了半个月,烧掉了灵台、乐成等四座宫殿。皇宫的这场大火搅乱了帝国的财政预算。皇上要给自己家盖新房,这笔额外开支从哪里出? 这时,太监张让和赵忠给28岁的汉灵帝出了一个主意。… (阅读全文)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GDP和广东差不多,为啥俄仍是世界三强》(2019-5-13 军武次位面)报道: 2019年5月9日,俄罗斯又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了一年一度的胜利日阅兵,一列列“不精锐”的俄军,服装整齐、趾高气扬地踏过了莫斯科红场,以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4周年——5月9日是不同于西欧国家V-E Day的俄国专属纪念日。 有小伙伴可能会有疑问:又阅兵?阅兵不要钱的吗?再看看2018年俄罗斯GDP的1.64万亿美… (阅读全文)

在自由与奴役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

在自由与奴役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乌托邦的掘墓人——哈耶克 多一个人读懂哈耶克,自由就多一分保证 哈耶克的祖国:自由 1899年5月8日,哈耶克出生在维也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92年3月23日,92岁的哈耶克与世长辞。神父在他的葬礼上致辞:当人类面临重大危机,很多伟人去到美国,继续思考政治和经济——哈耶克就是其中的一员。他用尽一生向人们证明:人类的繁荣、幸福和尊严,… (阅读全文)

对越反击战,参战的九个军战绩大比拼

广州军区所属的41军、42军、55军,昆明军区所属的11军、14军,成都军区所属的13军、50军,武汉军区所属的43军、54军(另有20军58师配属50军作战)。 其中,11军、13军、14军、50军149师(配属13军作战)共计9个师在云南方向参战,由昆明军区前指(司令员杨得志、政委刘志坚)指挥;41军、42军、43军、50军(欠149师)、54军、55军、20军58师共计18个师在广西方向参战,由广州… (阅读全文)

短短3月艾滋病例飙增4万

短短3月艾滋病例飙增4万,对相关外国人限制入境或驱逐出境该不该? 陈虎独立评论  在上月底的“第5届艾滋病学术大会”上披露:仅2018年第2季度,中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传播占93.1%。 这足够引起一定的社会震惊甚至是一定的社会恐慌了。 我们知道,过去中国是世界上艾滋病病例最少国家之一,1985年才发现首例艾滋病人。 我们也知道,世界上… (阅读全文)

丁东忆文革没资格打人很失落

文革那年,我15岁,正在北京师大一附中读初中二年级。 “文革”的风暴,过早地把我们这一代卷进了政治旋涡。 1966年6月1日,聂元梓等7人的大字报公开发表。学校开始停课。当时还是贪玩的年纪,不上课觉得很兴奋。又过了几天,广播了北京女一中高三(4)班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党中央、毛主席的一封信。 我当时还不可能理解这些变化可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对于突如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