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三)

字体 -

口述人吕某某 退休工人 男60岁 采访地点:住宅小区吕某某家中2006年11月12日晚
我老家在南阳地区唐河县源潭公社宋沟大队杜楼村。大跃进时我小学三年级,辍学回家参加劳动,算个半劳力。我们那里57年初开始吃食堂,大多农民不愿意去,干部和积极分子先去,每家兑粮食,顿顿做好吃的,吃干饭蒸馍,故意眼气吸引人,就这还没有几家愿去。57年四五月份,干部到各家各户收粮食,强行让吃食堂。四个生产队开了4个食堂,人们都得去吃。开始吃的还好,熬米汤,蒸红薯,炒菜是白菜萝卜,有方桌,有凳子,大家在一起吃饭热热闹闹还挺新鲜。58年初两个生产队的食堂合成一个,吃饭人更多了。大蒸笼直径有一米多,十几层,吃饭时稀饭一人一碗,蒸红薯一人三斤,还能吃饱。
58年大炼钢铁开始后,我到处拣砖头,垒小土炉。小高炉直径有2米,高有4米,大风箱有3米长,得用几个人才能拉动。家家户户门上、柜子上、箱子上的铁器铜器都被拧走去炼钢铁。我还
跟着大队人马去白河捞铁砂,先用铁锨在河边沙里挖个大坑,把80公分宽、2米长的筛子铺在上面,用水冲沙子。沙子冲走了,黑铁砂留下了,用手捧起来放到筐子里,满一筐了抬到小高炉去炼钢铁。59年秋季种了麦后,上级不让捞铁砂了,一人发了两个小米窝头,我就步行回家了。回去后食堂散了,没粮食吃了,人们这才想起地里没收回来的红薯,一窝蜂去挖那些已经沤坏了的红薯吃。红薯挖完了,再去找那些红薯码子。地里实在找不到吃食了,又想起粪坑里有积肥用的坏红薯,人们又翻开粪坑扒拉起来。积肥时还泼有粪尿,人们也顾不得脏臭,扒出来红薯洗洗再吃。啥都吃完了,就去吃青燕麦。把燕麦洗洗,切切,放些盐在锅里炒炒,就这样吃。燕麦吃光了,再找大雁屎,放碾子上压成沫子,在锅里炒一下吃。冬天饿的受不了,在地里吃豌豆秧,吃的一嘴绿沫子。快过春节了,实在没吃的,政府救济来了,一人发一块月饼大小的榨过油的芝麻饼,第二回发的是榨过油的花生饼,第三回发的是榨过油的蓖麻饼。蓖麻饼有毒,人们饥不择食,吃了后上吐下泻头晕眼花。
过春节时,上级按一个人3斤麦子发救济,人们又集中到食堂来,把麦子在石磨上碾,人们都饿的有气无力,几个成年人都推不动石磙。大家轮着推,麦子只碾两遍,就下锅做麦麸汤喝。葫芦瓢一人三瓢,就那还不够喝。麦麸汤稀的能照见人影,我三叔在食堂里说了句:端起碗,晃人眼。意思是说稀汤象清水,把人的眼睛都照花了。干部听到后窜上来把碗夺过去,当场批斗我三叔,罪名是恶毒攻击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能照见人影的麦麸稀汤大年三十喝到初一就没有了,上边又把剩余的麦子收走了。
过了春节后,人们就没见过一粒粮食,只有吃白菜根,腊菜根,猪牙草,扒榆树皮。春天捋榆钱,捋柳叶吃。我和两个弟弟都饿的胳膊腿精细,走路一步三晃。爹娘看撑不下去了,就给当兵复员后留在黑龙江虎林县一个农场的哥哥去信求助。哥哥来信让赶快开迁移证明。我家5口人,办了6个准迁证。为啥子,因为没有路费,正好村里一个志愿军老兵愿意去,他也饿得不行,就主动拿出几百元复员费当路费。我们6个人又是赶路又是坐车,在路上走了几天几夜,才赶到东北。那里土地多,灾荒不严重,在去农场的路上,我从一个豆杆垛下扒出几粒黄豆,放嘴里一嚼真是香啊。见到哥哥嫂子后,吃饭是玉米糁汤和窝窝头,哥哥只准我们喝稀汤,怕猛一下吃窝窝头肚子受不了。
1964年我当了兵,觉得父母带我们到东北是救了全家人的命。许多战友都说家乡家里都饿死了人。我的班长是63年的兵,家在湖北北边紧靠河南地界。69年部队让他复员,班长就痛哭流涕。因为他全家人在60年都饿死了,村里看他是孤儿,才把他送去当兵。班长哭着说,我回去找谁呢?住哪儿呢?后来部队又多留他一年。
回想60年,比比现在,还是改革开放好。我现在住着水电气暖齐全的三室两厅,吃穿不愁。现在城里人平常吃饭就比过去过年吃的还好,农村粮食也吃不完,家家都能吃上白面馍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