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九)

字体 -

口述人 崔某某 83岁 男 农民 
采访地点:南阳市崔某某住所 2007年3月23日上午
我家在南召县马柿坪公社南坪大队第三生产队。我出身贫苦,干活老实,不惜力气,先后当过初级社干部,高级社干部,1957年还当过一段副社长,吃上了公家饭。干不多长时间,自己辞职不干了,为啥子,心里头怕哟!记得是1957年的一天上午,县供销社的两个右派被押到马柿坪来了。那时候上级号召大鸣大放,动员大家提意见,领导还在会上动员说,热爱毛主席,就要提毛主席的缺点,就是帮毛主席洗脸擦灰。这俩右派也不会给毛主席提啥子意见,可能是给领导提了意见,对当时一些事说了怪话,结果就被打成了右派。这俩右派一来就被关进了黑屋,我们吃过午饭后,一个县里来的领导大喝一声,把那俩坏蛋押出来批斗!几个人跑到屋里,把那俩右派拽着胳膊按着头押了出来。人们一拥而上,拳头打,耳光扇,那个年青的右派脸上被打的黑青,头发被拽掉几缕子,短头发的右派也被打的脸上黑一块青一块。县领导说,低头认罪!那俩右派就赶快低头。领导又说,学个飞机走。那俩右派把两只胳膊朝后伸,头向前拱,有人还上前把俩右派的胳膊朝上使劲揎,疼的俩右派呲牙咧嘴也不敢吭声。把俩右派摆治够了,又押着在马柿坪街上游街,后来也不知道把这俩右派弄哪儿了。经过这件事,我想谁不说句错话,说错话就这狠劲整,我真害怕,就回家种地还当农民去了。我们那儿是浅山区,麦子产量不行,全靠秋季。58年不是灾年,那年玉米收成不错,生产队收的玉米堆满了场边的仓库。可浮夸风厉害,逼着下面虚报产量,玉米产量能报到一亩2000斤,交的公粮也多。58年农历六月十八,我们村开始吃食堂,一个食堂有近百十口人。开始不管伙食好坏能吃饱,麦糁子玉米糁子掺野菜熬汤,等六七天蒸一回黑窝头,让干活的劳力吃。58年冬天就吃不饱了,一人一天定量是八两毛粮,干部、炊事员再多吃点,社员群众还吃不到八两。黑窝头也不蒸了,都喝稀汤。老人大人一人三碗,半小伙子一人一碗半,小娃子一人一碗。喝了稀汤肚子揎起来了,一会儿洒泡尿又饿了,只有眼巴眼望等着吃下一顿。为啥子?家里粮食都被搜光了,大锅小锅也被掂走了,只留下床和被褥衣服。食堂吃不饱,人们就吃山野菜。野菜吃光了,人们把玉米芯放石磨上碾,碾不碎放锅里炒糊,再放石磨上碾,然后筛筛煮着吃,吃嘴里不好下咽,拉嗓子,吃了屙屎也作难。人们吃不饱,还得炼钢铁。我就负责烧炉子,炼钢铁用的是从河里淘的铁砂和从各家各户收上来的铁器。三天三夜炼一炉,出的铁水冷却后是生铁,做犁铧等农具还能用。树不论大小,一律放倒烧木炭,木炭再去当燃料炼钢铁。有一天,上级又要大跃进放卫星,要求一夜建三个炼钢铁的红炉。那炉子有两米多高,我在炉膛里抹泥巴,已经熬了三天三夜,实在撑不住了,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后半夜猛一惊醒,听见外面人声乱吵吵,出来一看,原来是负责烧炉子的两个人也困的睡着了,让炉子跑火灭了。干部巡逻发现后,要开他俩的斗争会。其中一个人是我老伴的本家叔叔苏某某,干部让他站在中间,众人用拳头打用脚踢,我叔叔崔某某也上去又打又踢表现积极。谁知干部又说,崔某某,你也站那儿,该斗你了!众人又围上来打我那本家叔叔。我老伴的本家叔叔苏某某刚才挨了我叔叔的打,这会儿报复他,打的更起劲。那时候人们也不知道咋啦,吃不饱饭整治人还恁有劲头。59年食堂的饭更稀了,稀的象是刷锅水。干部炊事员到最后吃,锅底还沉点稠的。人们饿的头晕眼花,瘦的皮包骨头。后来有人饿极了,还吃滑石面,把滑石面和水拍拍,烙成饼吃,吃了拉不下屎,肚子胀的青疼。有的人饿的身上浮肿透亮,大队成立了病院,把浮肿病人集中起来。俺们那里饿死的有老人,有大人,有小娃子。(崔某某老伴苏某某插话:我那大闺女是58年生的,起初还有点奶水。食堂吃不饱,奶水也没了,我也饿的没气力,早上抱着闺女就起不来床,得把她放在床上,自己才能慢慢起身,再给她穿衣服。那时候有小孩的妇女也得下地,把小孩交给一个妇女专门照看。我闺女在食堂的定量是一天一两玉米面,我把她的口粮称回来,搅玉米糊涂喂她,总算捡回一条小命。)1960年,饥荒更严重,县里又四处抽调劳力去修建周湾水库。我也去了,人有上万人,每天抬石头,挖土方,在一个山口筑拦河大坝。一个大队建一个炉灶做饭,自己带些玉米糁,顿顿喝稀汤,肚子吃不饱,活重受不了,有人就偷跑。抓不回来便宜你,抓回来就是拳打脚踢斗争你。南坪、白庄两个大队去的劳力编成一个连队,男男女女四五十人住两小间房,地上是连趟铺,一个挨一个,女的住门边,方便出去解手。上级知道我过去当过干部,就让我当了连长。领导亲口对我交代说,你前边那个连长管教不好,有的偷懒,有的装病。你当连长只管打,打坏了我负责!那时候打人成风,团级营级干部指挥连长打人,看谁干的慢就打。我知道人们刚吃了饭,干头遍活还有点力气,半晌就没劲干活了。一天吃早饭时,我站那儿讲了几句,我说老少爷们都是乡亲,我也下不去手打人。不是大家不愿干活,而是没劲干活。大家最好别跑,吃过饭干了头遍活,只要团长营长不来,你们可以歇歇。看领导来了,大家赶紧卖劲干活。你们少受罪,我也少作难。大伙一听都同意,以后我们连干活,领导没在时悠着点,看见领导来了多挑快跑,领导夸我带队带的好。大伙累死累活修好了周湾水库,上边又说山洪来了冲毁大坝,下游遭水灾更严重,又把大坝给扒了,我们都回去了。60年下半年食堂散了,大家各回各家重起炉灶,后来又允许农民向生产队借地自种自吃,虽然还是吃粗粮多,好歹不饿肚子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