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南阳大饥荒民间实录(五)

字体 -

口述人张某某57岁 男农民 
采访地点: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砟岖乡街上2006年12月13日上午
我家就在这里的寺河村尚岗组,57年吃食堂时我才8岁,家家户户不准有锅不准点火。
我家藏了口锅,有天烧了锅热水,几个队干部看见烟囱冒烟了,马上冲到我家里,抓起铁锅狠狠摔在地上摔成了几块。食堂开始吃的是糊汤面,还能吃饱。57年后半年就把粮食吃的差不多见底了,食堂开始吃红薯,蚕豆叶放点盐当菜。我们这里是岗坡地,当时种小麦少,种红薯多,58年在食堂里主要吃红薯,可也限量。每人一顿是8两蒸红薯带一碗稀玉米汤,端起碗来能见人影。
59年日子更难过,连红薯也吃不上了,人们就吃干红薯叶,吃野菜,吃野草,吃树叶,吃树皮,饿极了还偷吃青苗。有一天队里用红薯生红薯芽子,我趁大人不注意,偷了一个红跑到僻静处,一吃觉得比蜜糖还甜啊!60年春上,村里就开始饿死人,尚岗生产队吃食堂时108人,饿死了31人。饿死的人没人抬,都饿得没了气力挖墓坑,有的死尸被老鼠掏吃了眼睛,露着俩黑窟窿,看着又惨又怕。队干部夜里能偷偷吃小灶,一个也没饿死。队干部就吆喝人们,把尸首拖到沟里,填上土掩埋了。邻近的淅川县饿死人更多,我姑姑嫁到七八里路远的淅川县唐房村,60年春上食堂有许多天不冒烟,一个生产队仅剩下20多人,有一家四口都饿死了,这户人家也绝后了。当时人们傻呀,饿死也不敢往外跑。话说回来,就是跑你能跑到哪里?你也跑不远,都没啥吃的,逃荒要饭也没人给你。还活着的人都饿的大腿精细,身上浮肿,走路拄个棍子一摇三晃迈不动步子。
我记得1960年前后,我们村就没有妇女生小孩,后来知道都是饿的绝经了。1963年,我们这里分了自留地,允许开小片荒地,这才慢慢缓过劲。可没过几年安生日子,66年又开始文化大革命,穷折腾啊。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