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 的存档信息

1952年院系大调整

作者:李响 1948年12月15日夜,北平西北郊,解放军挺进海淀,傅作义部队仓促撤进城内。 炮声隆隆中,清华大学和毗邻的燕京大学,几乎人人通宵未眠。为防止战祸殃及校园,钱伟长和费孝通等教师成立清华应变委员会,胸前挂着望远镜巡逻;燕园中,校长陆志韦和中外教师也轮流值班。 这一天,北京大学在炮声中举行了建校五十周年典礼,校长胡适进行了简短的讲话,随后去南苑机场登… (阅读全文)

1950年中共策反孙立人揭秘

作者:金其恒 1950年是中国统一大业进程中关键的一年。新中国已经诞生,国民党“八百万大军”已被消灭,残部刚撤至台湾,立足未稳。此消彼长,这正是解放台湾的大好时机。中共在加紧制订攻台作战方案的同时,愈加重视和抓紧秘密战线的情报搜集和策反工作。官居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的孙立人,自然成为争取的重要目标,其元配夫人龚夕涛胞兄龚意农则是此中关键人物。 一 孙立人与龚夕… (阅读全文)

1950年的土改有没有谣言说的那么恐怖?

二〇一三年七月三十日,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会议室,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作《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室外是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一股不安的寒意,在谭松冷静讲述和墙上视屏图像中,土改的种种酷刑展现在听者眼前,恐怖得令人脊背发凉。四川川东地区五十年代初,土改血腥的真相对于文明世界中成长的香港人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一位中文大学… (阅读全文)

1950年的昆仑山

作者:路生 我一直想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但找了很多导演和投资人,一次次被碰破鼻,甚至把脸都给碰肿了--那些导演和投资人对我说的并不感兴趣,他们喜欢拍杨玉环呀貂蝉什么的,总喜欢弄些历史的美女或美女的艳遇啥的,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我说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赛图拉的地方,这个地方很多人都不太熟悉,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那么,现在就让我来告诉大家吧--赛图拉在… (阅读全文)

1949:留美生归来

作者:杨敏 1951年10月9日,美国司法部移民归化局颁布禁令,禁止学习理、工、农、医科的中国留学生回到中国大陆 1947年1月,邹斯履、邹德真、邹德慈三兄妹随父母登上了“戈登将军号”邮轮,远赴美国留学。 其父邹秉文,时任国民政府驻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执行委员,曾与茅以升、杨杏佛共同任教东南大学,人称“东南三杰”。此前,邹家子女中的大哥邹斯颐、大姐邹德范和二姐邹德华都已… (阅读全文)

1948长春围城:未曾寄出的家书

王晓 碧: 敌伪时联华出品的那部《万世流芳》的电影片,居然在长春很叫座,那主要是李香兰那支卖糖歌的效力,其实这部片有很深的民族意识,更是一部十全十美的禁烟毒的教育宣传片……《万世流芳》我看了不下六次(只花过一次钱),而我主要是去听卖糖歌,有时也将戒烟歌听完才走,故我也稍可哼两句“烟盘儿富丽烟味儿香…… 奋,六月三日长春灯下 这是“碧”终其一生都没能收到的信。… (阅读全文)

1946-1952:“清华文学院”最后的辉光

作者:宋春丹 1946年7月,西南联大停办,清华大学迁回北京复校。当时,工学院机械系一年级学生、清华政治系教授张奚若之子张文朴正因病休学在家,住在清华园新林院。 休学期间,他在校园内旁听过两次陈寅恪讲课。几近双目失明的陈寅恪坐在椅子上,直接大段背颂《二十四史》,一旁的助教王永兴将之写在黑板上。 陈寅恪的博闻强记,让张文朴叹为观止。那时他还不了解,陈寅恪曾… (阅读全文)

1937,吴宓南渡记

作者:刘宜庆 序曲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清华园失去了往日的宁静。这场战争,改变了许多学者的命运,清华学者是怎样从北平故城奔赴长沙临时联合大学,走前的心理是怎样的状态,吴宓同事冯友兰的一段话颇具代表性: 1937年中国军队退出北京以后,日本军队过了几个星期以后才进城接收政权。在这几个星期之间,在政治上是一个空白。我同清华校务会议的几个人守着清华。等到日… (阅读全文)

1933年,四川兵灾

捐税 在四川南江县长池镇的街上,“经常吊起排排的人”,被吊的人都是没有交军款的,什么时候交上了,便把人放下来。南江县县长姚垒竟出告示:“杀人可恕,欠款难容。”[1]这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南江县属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军长田颂尧的防区。 当时四川实行防区制,在各自的防区里,军阀俨然小诸侯,有征税政治人事等大权,连各学校的校长,都是军人任命。为争夺地盘,各路军阀不… (阅读全文)

1911年,上海是如何光复的

作者:马勇 根据钱基博的研究,1911年中国大革命得以成功的关键是江南光复及若干省份相继独立,脱离清廷。而江南光复尤以上海光复最重要。上海是当时中国经济重镇,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在全国经济总量中占有非常大的比重。控制住了上海,也就控制住了东南半壁;控制住了东南半壁,至少就可以像半个世纪之前的洪秀全起义一样,支撑十年二十年。 于是武昌起义发生后,革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