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当代中国 的存档信息

1973年周恩来总理为何仰天长叹“真是周门不幸”?

周恩来在其政治生涯中,即使遇上极其复杂的问题,也能冷静地思考,从容地面对,这是因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很好的涵养,再加上无数次惊涛骇浪的历练。然而,在1973年的5月,周恩来在一次国务会议上却仰天长叹:“真是周门不幸!” 周恩来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1973年是十年浩劫的第八个年头,神州大地满目疮痍。尽管肩负着党和国家重任的周恩来一直苦撑危局,但毕竟独木难… (阅读全文)

【往事】1966年——那段不容忘却的记忆。

1966年的8月是疯狂的8月。在“砸烂旧世界”和“造反有理”的旗帜下,北京红卫兵涌向北京的四面八方,开始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轰轰烈烈的抄家破四旧运动。 那一年我 14岁,是人大附中老初一的学生,也是人大附中红旗战斗队的一分子。我没有参加人大附中的老兵组织——红卫兵,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太凶了。 我亲眼所见,我的两名最要好的同班同学,在参加红卫兵之后,整个人都变… (阅读全文)

1958年,甘南发生大规模武装叛乱

这次规模更大,参加叛乱的回族暴徒人数一度高达数万人。步兵第11师除炮兵305团外,全部进入甘南平叛。此时步兵第11师还指挥内卫第二团,成都军区145团,组成了第一指挥部,于1958年3月18日进入甘南,与第二指挥部的独立骑兵第一团和第三团一同平叛。至同年11月,基本平定叛乱.毙伤俘回族匪徒万余人. 1958年8月,正当11师在甘南平叛时,临夏地区的回族反革命分子,乘临夏地区空… (阅读全文)

1949年,假如金庸留下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年03月21日  作者/林建刚(文史学者) 致力于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研究的学者,似乎对1949与1957这两个年份格外关注。这也难怪,对20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这两个年份意味着人生的重要抉择。1949年,对许多人而言,意味着“走、还是不走”的问题;而1957年,对那些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而言,则意味着“说、还是不说”的问题。 这里谈谈1949年前后知识分子… (阅读全文)

“重庆号”巡洋舰众多投共官兵的下场

引子 1949年2月,国民政府海军最大的王牌军舰、“重庆号”巡洋舰在中共地下党的谋划和策动下,从上海北上驶入了中共控制的山东烟台港。 此事轰动一时,不仅引起了美英等国的关注,而且也使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拟将该舰只调入长江,防范中共军队渡江作战、确保长江以南被中共占领的计划流产。 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的职务也因此被免。不过,军舰上官兵没想到的是,投共后的他们并没… (阅读全文)

“乡村衰败”是什么造成的?

2019-08-24  摘要:传统乡村、农业、农民陷入衰败,似乎是个难以阻遏的潮流。从整体趋势来看,相对于城市的繁荣,中国农村将会一直陷入相对衰败之中。其主因就是目前的城乡二元制度,它像一个巨大的抽水机,单向地把农村资源抽向城市。法国农村社会学家孟德拉斯就曾断言,法国农民走向终结,由千千万万户小农组成的传统农业文明被现代化大规模工商业文明所取代。 作者丨… (阅读全文)

大跃进奇闻拾屑

李凯源:发表于 2019 年 09 月 15 日 公社食堂要吃猴头、燕窝、海味 “大跃进”中,中央一些领导干部到基层宣传、描绘共产主义人民公社的美好前景,以鼓励人民的奋斗热情。当时国务院一位副总理在河南省遂平县讲得最为具体,不妨抄录下来。他说公社的好处在哪里? “首先,有好的食物,而不仅仅是填饱肚子。每顿有肉、鸡、鱼、蛋,还有更精美的食物如猴头、燕窝、海味等,都是按… (阅读全文)

我,一名厌倦的北京人

樊禹辰:发表于2019年10月06日 我因我是北京人而感到厌倦。 从元代定都北京,主宰北京的先后是蒙古人、安徽人、满人。到了民国,是河南人(袁世凯)、安徽人(段祺瑞)……。1949年后是湖南人、四川人、江苏人、安徽人、陕北人,没一个北京人。我因北京人总是主宰不了自己的北京而感到厌倦。 我们眼巴巴地看着一拨儿又一波儿的大款大腕杀入北京,而我们却只能一代又一代地为他们… (阅读全文)

去了印度,才知道华裔为什么干不过印度裔

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6 日  在美国(也包括在加拿大等),印度裔相比华裔,无论是在实业界、科技界、经济界、大学还是政府等等,都全方位超越华裔,这是不争的事实,相关报道很多。为此,我想我和很多人都会有共同的问题: 印度裔为什么在北美比我们混得好?我们海外华人有句口头禅:祖国强大华人才能更好,这是事实吗?如果是这样,那大家都公认中国比印度发展得好,… (阅读全文)

阶级被消灭了,天才和钢琴还留着

陈丹青: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4 日 在国中夜访朋友,楼道伸手不见五指,我盲人般趋探蹈步摸索前行,忽然,楼上,或楼上的楼上,传来叮咚琴声。 我就停住,偷听。瞳仁如猫眼,渐渐辨出昏暗中家家户户锅灶碗柜煤气罐自行车等等等等破旧庄严的轮廓。琴声断续,如牙牙学语。 在北京、上海、南京,我几度有幸与巴赫或肖邦的钢琴幽灵在浓黑楼道中相遇。据说,肖邦弹奏,他的腻友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