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北美大陆 的存档信息

第三章 英语学习逆向法

3.1英语学习收效不大的原因 1.什麽时候补都来得及 不少人的英语学习成绩差是“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形成的。初中一年级刚接触英语时,一般人都怀有很大的好奇心,喜欢学英语,但是很快就会分化。有的学生学得好,他们越学越喜欢英语;有的学生学得不好,他们对英语的好奇心很快就会消失,慢慢地会害怕上英语课,而且是每前进一课,对英语的害怕程度就增一分。 形成这种分化… (阅读全文)

第二章 一定要学会英语

很多人苦苦的三番五次学英语,但是始终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从学习者本身找原因,无非是决心不大、信心不足和方法不当。 2.1英语的用途 学习英语决心的大小与对英语用途的认识有关。如果认为“不出国用什么英语”、“中文资料都看不过来,哪里还有时间看英语资料”和“周围的人大都不会英语,自己不会无所谓”等等,就不可能重视英语学习,学生有了… (阅读全文)

第一章 我怎样学会英语

1.1哑巴英语的尴尬 我上中学时没有学过音标,基本上是跟着教师念,对不对不得而知。有时会闹出笑话,例如dining一room中的第一个i,不发 [i],而发[ai],但是教师读成[i],我们也就跟着读错了,后来才纠正过来。上大学以后改学俄语,大学毕业以后又自学过一些英语, 能阅读有关的专业书籍。但是从来没有学过“听”和“说”,基本上 是“哑巴英语”。 1979年45岁时第一次随团去法国和… (阅读全文)

英语学习逆向法

姓名:钟道隆 姓别:男 1934 年 12 月 31 日生于浙江省浦江县。 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学习报务与机务,1952 年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有线系学习。在校期间学习刻苦,1958 年以本科五年内所有课程考试全部优秀的的成绩毕业,被评为”优秀生”。毕业后长期从事国防通信工程建设、科研管理与教学管理工作。先后任总参通信设计院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总参通… (阅读全文)

发现美洲与走出中世纪

——哥伦布西航五百周年巴黎读书 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五个世纪过去了,这一事件不仅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消逝,而是愈益显示出其不寻常的意义。目前,欧美各地纪念准备活动正加紧进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纪念活动的基调定为“两个大陆的相会”,一方面正视哥伦布航队开启的带有血腥味的殖民历史,一方面企图超越欧洲中心论的“地理发现”,将纪念活动纳入对话、和平、发展的轨道。…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4.围墙哪去了?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围墙是我父老乡亲心中的安全屏障。如果机关单位学校都没有了围墙、没有了门卫,领导和职工能安心工作吗?如果职工宿舍或居住小区没有围墙,任由各色人等自由进出,住户能安心睡觉、放心外出吗?很难设想,没有了围墙,连居委会大妈都耳熟能详、身体力行的‘防火、防盗、防特’任务能落实下去吗?加强门卫、保持围墙完好,从来都是单位领导常抓不懈…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3.人惹不起鸟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这几天有点烦。不是因为老婆孩子钞票,也不是因为家事国事天下事,只是因为那小鸟。 生活在加拿大,有许多令人头疼的事,要把小鸟烦人的事说清楚道明白,还不得不从气味说起。 这是一个提倡多元文化的国家。虽然官方语言是英语和法语,但在公开场合讲中文、讲其他语言,没有人会禁止你,即使是讲任何人都听不懂的鸟语。当然,讲鸟语也不会被戴上…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2.对承包说不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没有游行示威、没有抗议不公的声浪,没有拳脚相向,没有刀枪剑戟、汽油瓶、臭鸡蛋的参与,由不信任案触发的加拿大联邦大选,真资格地和平落幕了。选举前众说纷纭的预测,被选举后五花八门的分析所取代。预测和选举的结果大相径庭,对参与选举的政党,用得上‘几家欢乐几家愁’来概括。 大选中的输家是两个:自由党和魁人政团。高举魁北克省独立大…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1.国家像个股份公司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10 月  其实,在加国犯上的,岂止是反对党、在野党。打开每天厚厚一大叠的《多伦多星报》和其他主流报纸,随时都能读到署名的加拿大人,对执政者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文字。电视上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是模仿政客形象,挖苦、嘲笑政客的脱口秀。 找政府的岔子,扫官员的面子,把施政的错失尽现于传媒,这些受法律保护、被公众所鼓励的行为,居然没有… (阅读全文)

不怪不成加拿大10.犯上有功 厚脸上位

有也可:发表于 2018 年 09 月  我们听过太多上一辈和上一辈的上一辈,关于夺取政权和保卫政权的浴血故事。在这些神圣而又残酷的故事里,总有许多的被统治者,为了一些人取得政权或保住政权而丢掉性命。现在身处这面积比祖国稍大一些的枫叶国,耳闻目睹国家政权风平浪静地更迭,忍不住问身边的洋同事:是加拿大的政客特别nice吗?他耸耸肩说:他们不这样做,又能怎样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