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杂谈杂记 的存档信息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理解迷信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理解迷信 尽管我受过正统的唯物主义教育,最近还是从事了一回”迷信活动”。 五月下旬我在安徽农村搞调查,和一位承包鱼塘的农民聊了半天。我听他讲自己这十多年的经历——在北京卖菜,然后卖鱼,再回家养鱼,赚了数以10万计的辛苦钱。这是一位瘦小的中年人,小学文化程度,和气而小心,看起来有点腼腆。村干部说,如果他不赌博,日子过得还要好。他…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我们的人格理想

仁孝人格 汉恒帝时期(147年-167年),陈蕃出任乐安太守,听说治下有一位叫赵宣的平民百姓,乡邑间盛赞其人至孝。父母去世,按常规要守丧3年,或居家,或结庐墓旁,这位赵宣竟然守丧20余年,而且一直住在未封闭的墓道之中。 陈蕃——就是《世说新语》开篇说的那位”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的陈仲举——听到了众人的推荐,便会见了这位”州郡数礼请之”的孝子…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古今中外的假货

读纪晓岚写的《阅微草堂笔记》,发现了几个关于假货的故事。纪晓岚是乾隆年间的大才子,四库全书的主编,他记载的这几件发生在北京的旧事,距今已经200多年了。 一件事是纪晓岚买罗小华墨。我不懂墨,不知道这个牌子有多么响亮,想必当时是很出名的。这墨看上去”漆匣黯敝,真旧物也”,可是买回去一用,居然是泥抟的,染以黑色,还带了一层白霜,利利索索地把纪晓岚骗了。 另一… (阅读全文)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造化的报应

一 北京街头的十字路口有红绿灯,红绿灯下还有警察。通常还不是一个两个警察,而是四五个警察。这些警察都是要拿工资的,而这些工资来自税收,本来那是企业的利润,可以成为生产的动力和更多的就业机会。降低税收可以刺激生产,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那么在警察工资方面的开支能不能减少呢? 美国的红绿灯下没有警察,人们仍然能遵守交通规则。人们对交… (阅读全文)

阿伦特:极权主义坏在哪?

极权主义一词最早出现于1925年,由法西斯主义发明,墨索里尼是发明者之一,可见极权主义一出生就臭名昭著。极权主义是现代性的,它以技术为条件,把整个社会囚禁在国家机器中,即对人的非政治生活的无孔不入的政治统治。 讲极权主义,有两个人得说,一个是小说家兼政治预言家奥威尔,另一个是政治学家阿伦特,她以女性的视角,细致梳理了极权主义的恶。 奥威尔对极权的描绘和… (阅读全文)

像王功权那样告别恐惧

笑蜀:13-09-3000:35 大不了坐牢,大不了死,大不了生不如死——王功权 9月12日,我回到住所整理藏书。因为不常住人,就没装宽带,刚好又是手机信号的死角。所以既不能上网也不能打电话。当时我想,也无所谓了,总不至于离开了电话和网络就翻天吧?但事实证明,特定情境下,离开电话和网络还真的就会翻天——仅仅过了一夜,次日清晨,我在小区散步,走到有手机信号的地带上网一看,…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不喜欢林徽因

来自: kong(君臣一梦,今古空名。) 关于那位叫做人间四月天的才女林徽因,负面评价还是很少的,不过我对她就是有着极大的反感。那些喜欢林徽因而又手贱点进来的同学还是早早离开了,免得你看完后和我吵架,我这文章只和有共同语言的人分享。 来说林这个人吧,评价一个人首先看品质,假设一个人品质不让人喜欢,即使她有再多的才华再多的美貌都让人喜欢不起来。林徽因这个才女… (阅读全文)

文革琐记之——小军挎大拉毛

启麦:13-10-0309:08 前文提到从装束上可以区分“婆子”、“圈子”或“好女孩儿”。大致说来,“好女孩儿”的服装多为商店出售,衣肥裤短、鞋不跟脚,两条辫子一幅浏海(时称“屁帘”),没有“标志性”;“圈子”则头发梳成“小刷子”,中式上衣和裤子贴身地显出线条。偶去江浙的北京男孩儿会吃惊:怎么满街都是“圈子”?“婆子”则与“顽主”同一系列:军装为主,因为她们的前身也是“老兵儿”。诚… (阅读全文)

文革琐记之——拍婆子

启麦:13-10-0108:44 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批判稿则常见这样的句子“阶级敌人对于亡国共产是不甘心的,他们人还在、心不死,窥测方向、以求一逞!”云云。意指冒死犯难的行为。文革,多么严酷的时期。单位里随时可以举办任何名目的批斗会,闹市有巡逻“值勤”的解放军,满街革命群众,时刻准备制止任何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坏人坏事……。然而,竟有… (阅读全文)

文革琐记之——江山胜处 林啸清凉

启麦:13-10-0509:15 对话体长诗《决裂,前进》片段: 问:朋友, 你该到那江山的胜处, 让祖国的壮丽、 人民的开发、 生活的源泉, 充实你那空虚思想的深渊。 答:我爱的是城市而不是乡间。 我爱看城市高楼大厦的灯光闪闪, 不爱在乡间数那天上的繁星点点。 我爱老莫儿华丽的餐厅, 充实我这油腻的腹肠。 我爱富丽堂皇的大剧院, 向我敞开艺术巨人的胸怀。 至于乡间,只有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