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杂谈杂记 的存档信息

百年思索

龙应台 1985年以来,她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小说评论,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台湾媒体如下评论这本书:“她锐利的辞锋,灵转的文字,缜密的思虑,悍然无畏的揭开我们社会的种种病象,让血淋淋的事实逼迫我们张大眼睛去看、去反省、去深思。 或许她的意… (阅读全文)

八路军,离奇失踪案的个人分析

话说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损失的最高将领,就是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而排在第二位的周昆,很少有人提及。原因就是,周昆,离奇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突然人间蒸发,至今下落不明。  周昆,当时的职务,是八路军115师参谋长,是除林彪和聂荣臻之外,115师的第三把手。能坐上115师的第三把交椅,周昆,也是有水平和能力的。  先说,周昆同志,根红苗正。25岁时候… (阅读全文)

1949年,假如金庸留下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年03月21日  作者/林建刚(文史学者) 致力于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研究的学者,似乎对1949与1957这两个年份格外关注。这也难怪,对20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这两个年份意味着人生的重要抉择。1949年,对许多人而言,意味着“走、还是不走”的问题;而1957年,对那些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而言,则意味着“说、还是不说”的问题。 这里谈谈1949年前后知识分子… (阅读全文)

200万人民币在俄罗斯可以干什么?

要是在俄罗斯,你绝对想不到······ 去年夏天,他和几位朋友,应圣彼得堡平哥的邀请,前来俄罗斯游玩近一个月。让他流连的不只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风光迤逦,真正触动他内心渴望的,却是在俄罗斯的一种“别样”的人生,一种可以谓之为“理想”的生活形态。 以下,是老吴的讲述。 2017年的6月份,我和我家领导(我老婆)、大学同窗好友及其他家的领导,四个人开始了圣彼得堡自由行… (阅读全文)

100首世界经典名曲,收藏!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巴赫则说:「音乐,是赞颂上帝的和谐之音」。——贝多芬 01 1812序曲(柴科夫斯基) 02 E调前奏曲(巴赫) 03 F调旋律(鲁宾斯坦) 04 G弦之歌(巴赫) 05 三套车(彼得·格鲁波基) 06 二泉映月(阿炳) 07 绿袖子 (爱尔兰民谣) 08 兰色多瑙河舞曲(约翰•施特劳) 09 军队进行曲(舒伯特) 10 匈牙利舞曲第五号(勃拉姆斯) 11 夜的… (阅读全文)

70年代必听100首歌曲,赶紧收藏下来!

今日杂谈 01《千千阙歌》陈慧娴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 1989年,陈慧娴遵父命去美国念书,暂别歌坛前,出了《永远是你的朋友》这张专辑,主打歌《千千阙歌》翻唱自日本歌手近藤真彦的《夕阳之歌》,讲述了临别在即,要讲的话很多又不知从何说起,唯有凭歌寄意,歌中把惜别场景展现的淋漓尽致,后被张国… (阅读全文)

“乡村衰败”是什么造成的?

2019-08-24  摘要:传统乡村、农业、农民陷入衰败,似乎是个难以阻遏的潮流。从整体趋势来看,相对于城市的繁荣,中国农村将会一直陷入相对衰败之中。其主因就是目前的城乡二元制度,它像一个巨大的抽水机,单向地把农村资源抽向城市。法国农村社会学家孟德拉斯就曾断言,法国农民走向终结,由千千万万户小农组成的传统农业文明被现代化大规模工商业文明所取代。 作者丨… (阅读全文)

遍地邪教的韩国是怎么炼成的

其实韩国这个国家的邪教气质很早就出现了,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韩国传教士 就在我国东北和华北溜达传教,而且不怕艰苦,深入到我国基层农村去传,而且 传的不是基督教,是经过韩国本土改良的一些变种,我们可以统称这些宗教为“野 生基督教”,看完本文,大家可以对比下自己老家的那些野生教,就会发现惊人 地相似,并且不可避免地陷入深思。 这些年尤其疯狂,韩国大规模向海外… (阅读全文)

谁给青瓦台施了咒 从宇宙第一国开始

谁给青瓦台施了咒  从宇宙第一国开始 韩国总统下场不太好,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截止到现在,无一例外全部倒了霉。 有人说青瓦台风水不行,其实还真不是,青瓦台最早是日本人修的,那时候叫景 武台,历任日本朝鲜总督都住那里,一直也没问题,直到韩国总统入住,全部不 得 house,要我说,现在的这个倒霉局面,全是开国的那两位大佬造的孽。一个 李承晚,一个朴正熙,我… (阅读全文)

我,一名厌倦的北京人

樊禹辰:发表于2019年10月06日 我因我是北京人而感到厌倦。 从元代定都北京,主宰北京的先后是蒙古人、安徽人、满人。到了民国,是河南人(袁世凯)、安徽人(段祺瑞)……。1949年后是湖南人、四川人、江苏人、安徽人、陕北人,没一个北京人。我因北京人总是主宰不了自己的北京而感到厌倦。 我们眼巴巴地看着一拨儿又一波儿的大款大腕杀入北京,而我们却只能一代又一代地为他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