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杂谈杂记 的存档信息

去了印度,才知道华裔为什么干不过印度裔

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6 日  在美国(也包括在加拿大等),印度裔相比华裔,无论是在实业界、科技界、经济界、大学还是政府等等,都全方位超越华裔,这是不争的事实,相关报道很多。为此,我想我和很多人都会有共同的问题: 印度裔为什么在北美比我们混得好?我们海外华人有句口头禅:祖国强大华人才能更好,这是事实吗?如果是这样,那大家都公认中国比印度发展得好,… (阅读全文)

关于祖国母亲,我被问得一脑袋黑线

爱提问爱思考的娜娜 娜娜是我侄女儿,今年上小学五年级,是个特别爱动脑筋思考问题的小姑娘。这不,国庆假日第一天,她就连珠炮似的问了我两个问题,弄得我差点没招架住。 问题1:大家都说祖国母亲,如果祖国是妈妈,那爸爸是谁呢? 不得不说,这个问题我差点没接住。总不能跟她说,祖国既是妈妈,也是爸爸,雌雄同体,不分男女…… 想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娜娜解释:“祖国母… (阅读全文)

我的祖国没有生日

徐崇德: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5 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这首著名歌曲第一句歌词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无论谁演唱,一开口就唱错。因为词作者忽视了中国、新中国最基本的文化概念和法理概念,犯下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错误,不能不令人惋惜! 这因为,我的中国并不是1949年10月1日诞生的,中国一词也不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而创造的。 “中国”一词早在3060… (阅读全文)

10月1日不是我的祖国的生日

刘祖平:(北京时间2019年9月29日)      我是中国人。我生于抗战胜利那一年,1945年8月。今年74周岁。           每到国庆前后,国内各种传媒不停地高调宣传“庆祝祖国的生日”,往往还提到这一年是多少岁,比如今年是“70岁整寿”······说话的人也许体会不到,我听了多别扭——祖国怎么会比我的岁数小呢?      … (阅读全文)

关于一带一路的反省

发表于 2019 年 09 月 04 日  当下中国,一带一路已经成为绝对热点的一个话题。确实,一带一路作为一个民族的战略,或者国家的战略,势必影响这一代和下一代的中国人,所以说作为任何一个中国人,理性思考、理性评判一带一路都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当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把一代一路上升为一个绝对正确的一个政治路线,或者成为一个中央绝对正确的决策方向的时候,反… (阅读全文)

斯大林红军在柏林干的那些缺德事

柏林滕珀尔霍夫机场,1945年5月27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一群在莫斯科逃避纳粹希特勒多年的德国共产党人,乘坐一架苏联安东诺夫军用飞机,降落在柏林市中心机场。走下飞机的一刻,眼前的景象使每个人惊呆了。这是他们记忆中的家乡吗?柏林市似乎不可能重建。这些去国多年的德国共产党人,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啥滋味。这是一次无望的还乡之旅。在莫斯科长大成人的几… (阅读全文)

瞠目结舌!鲜为人知的《中朝边界条约》

薪岛现在属于朝鲜,鸭绿江口所有现在属于朝鲜的那些岛屿以前全属于中国,薪岛在退潮的时候完全与中国的海岸连在了一起,它们都是在50年代的时候一揽子送给了朝鲜。薪岛送给了朝鲜,就等于把主航道和出海口送给了朝鲜。为什么?中国的老百姓至今不知道…… 历史上的中朝边界 中国东北长白山一向被视为满洲民族发迹的“龙脉”之地。由于进入长白山挖参、猎捕之人众多,清政府担心这… (阅读全文)

日本的三次脱亚入欧

费良勇:发表于 2019 年 03 月 07 日  日本的第一次脱亚入欧是引进欧洲的政治法律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等,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第二次脱亚入欧,是在美军的监督下建立起稳定的民主制度,促进了经济的高速发展;第三次脱亚入欧将是学习德国的反省精神,推进东亚的民主化,建立起东亚联盟,永葆东亚和平。 日本地处东亚,永远是中国、朝鲜和俄国的邻国,永远搬不走。从地缘上讲… (阅读全文)

三股力量对决,决定中国未来走向

玺春:发表于 2019 年 02 月 21 日 今天的中国社会,有三大社会力量将决定未来中国的政治走向。他们是:特权集团,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毛左愤青。 一、中国社会的主宰者——特权集团 特权集团数量很少,但他们掌控着各地方各部门的政治经济大权和绝大部分国家资源。他们以1%的极少数掌控着80%以上的社会财富(一说0.4占有70%的社会财富)。其中的800名顶级富豪就占有20%的社会财富… (阅读全文)

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你骂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给八国联军带路攻破北京城,然后又做英国公使的翻译,代表英国和恭亲王谈判,百般刁难,恭王怒道:“你等世受国恩,却为虎作伥甘做汉奸!” 龚半伦曰:“我们本是良民,上进之路被尔等堵死,还被贪官盘剥衣食不全,只得乞食外邦,今你骂我是汉奸,我却看你是国贼。” 英法联军打进北京城,带路的就是龚自珍的儿子龚半伦,他给英法联军当翻译,引英法联军火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