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文革期间 的存档信息

丁东忆文革没资格打人很失落

文革那年,我15岁,正在北京师大一附中读初中二年级。 “文革”的风暴,过早地把我们这一代卷进了政治旋涡。 1966年6月1日,聂元梓等7人的大字报公开发表。学校开始停课。当时还是贪玩的年纪,不上课觉得很兴奋。又过了几天,广播了北京女一中高三(4)班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党中央、毛主席的一封信。 我当时还不可能理解这些变化可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对于突如其… (阅读全文)

1973年周恩来总理为何仰天长叹“真是周门不幸”?

周恩来在其政治生涯中,即使遇上极其复杂的问题,也能冷静地思考,从容地面对,这是因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很好的涵养,再加上无数次惊涛骇浪的历练。然而,在1973年的5月,周恩来在一次国务会议上却仰天长叹:“真是周门不幸!” 周恩来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1973年是十年浩劫的第八个年头,神州大地满目疮痍。尽管肩负着党和国家重任的周恩来一直苦撑危局,但毕竟独木难… (阅读全文)

【往事】1966年——那段不容忘却的记忆。

1966年的8月是疯狂的8月。在“砸烂旧世界”和“造反有理”的旗帜下,北京红卫兵涌向北京的四面八方,开始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轰轰烈烈的抄家破四旧运动。 那一年我 14岁,是人大附中老初一的学生,也是人大附中红旗战斗队的一分子。我没有参加人大附中的老兵组织——红卫兵,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太凶了。 我亲眼所见,我的两名最要好的同班同学,在参加红卫兵之后,整个人都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