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文革期间 的存档信息

1969:打洞时代

作者:张鹭 房一盟 “北京的警报响起的时候,附近小学的学生和他们的教师排好了队伍,然后在军人的指导下开始向街的一头加快步子跑去。他们像小小的田鼠一样,消失在地下的地堡里。”这是1970年2月4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刊登的一篇文章。作者诺曼·韦伯斯特注意到,全城正在挖掘防空洞。他记述:“与此同时,新沙皇的代表继续在北京同中国进行边界谈判。俄国人显然准备长谈,至… (阅读全文)

1968年荒唐的“民办枪毙”:杀人权下放到村干部

作者:不详 那时有点乱。 江西瑞金县发明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名词:“民办枪毙”,就是把杀人的权力下放到大队干部一级。如此一来,瑞金县各公社仅从1968年9月23日起至10月7日,就杀了177人,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11岁。 杀人权力下放到村里,但是要找反革命,流氓之类的罪犯对于一个村来说似乎太复杂了。 那干脆抓个赌博的来杀吧,照片中这名叫周才光的倒霉蛋就这样被带上了… (阅读全文)

1968年7月19日的黑夜……

郑启五 我不能很确认我的这位厦门八中(双十)的同学就是20世纪最传奇的中国人,但应该可以很有把握地说,他是该世纪最传奇的厦门郎!我想见他一面并当面提一个问题的欲念是1968年10月10日萌发的,这一个问题我整整憋了51年! 事情得回溯到1968年秋天,厦门“文革”进入了一个“革联”与“促联”两大派别血腥武斗渐渐平息的时段,失学两年的我成天无所事事,不时拨弄一台矿石收音机… (阅读全文)

1968年7月7日:哈尔滨的一天

宇痴 一九六八年,文革进入第三个年头,各单位造反派早已夺权,成立了革命委员会,此时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正如火如荼。七月的一天,星期日(记得是七号,因为是“卢沟桥事变”纪念日,所以印象深刻。),早晨五、六点钟吧,睡梦正酣,突然宿舍内又喊又推,大声招呼我们起床。极不情愿之下睁开眼睛,朦胧中听说是隔离室刘××跳楼了,要我们男单身速去现场。 夏日的哈尔滨有时也酷暑… (阅读全文)

1966年文革初期廣州改店名、改路名的真實記憶

劉向南 以下內容來自本人所收藏的一套寫於廣州文革期間的日記,寫此日記的程先生當時是廣州市某機關單位幹部。現只節選其日記中關於1966年“文革”初起廣州市改路名、改店鋪名的部分,有刪節。 8月17日 星期三 晴 吃中午飯時,謝啟文、胡培、李福來等以及基建隊的兩位同志在飯堂議論着25中等一些中學校門口貼上的對聯,說有一聯是這樣的: 老子反動兒造反 老子革命兒接班 胡培和… (阅读全文)

1966—1976年,中国乡村恐怖的告密风气

梅桑榆 在中国,告密之风,历朝不绝。因为告密可以博得掌权者的宠信,可以立功受赏,可以加官晋爵,并且可以整垮仇人。“文革”期间,此风也颇盛行,靠告密向上爬,或整垮对立面者,不乏其人。 在一些机关单位,有的人整天怀揣小本子,谁若讲了一句有毛病可挑的话,他一转脸,便掏出小本子,将其记下,某某于某日讲了什么话,有谁在场,记得一清二楚,然后向上级告密。有的告密… (阅读全文)

1966“8.18”:北京城死了多少教师?(“8.18”“文革”死亡纪念碑)

作者:山东莱子 题记;“文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运动?在“两条路线斗争”幌子下,普通人遭遇怎样悲剧?新世纪一代并不是很了解。笔者根据《草根教书匠的BLOG》纪实日记整理成本文,可以结合搜山东莱子《1966年8月8日北京发生了什么事情?》参考阅读,了解“文革”来龙去脉。 49年前1966年8月18日,“红色恐怖”的北京城。天安门广场百万红卫兵盛大集会,大会向全国实况转播。红卫兵挥… (阅读全文)

《血色黄昏》出版记

傑文誌明 烈日灼人,蝉鸣如雨,老鬼终于等到张曼菱同学,上前拦住,诚恳而稍显笨拙地嗫嚅着,请她阅读自己的长篇作品手稿副本《八年》(即《血色黄昏》)。副本首页,枯枝老杈般署有钢笔字迹“老鬼”。 老鬼真名马波,文革期间响应号召,割破手指,滴血成书,自刻公章,以童贞般信念,长途跋涉到内蒙古锡盟草原插队,不期竟是投身东方最古老黑暗的文明荒野,投身冠以最神圣名义… (阅读全文)

《思痛录》原稿举例

作者:丁邢 韦君宜的《思痛录》,出版于1998年5月,迄今22年。这本书已经被文学史家和思想史家写进了历史,成为经典。经典不同于文化快餐,不是一次性的消费品,而是值得后人反复研究考证的化石。史家智效民近日还在他的公号“老智有话说”发表了《韦君宜和她的《思痛录》》。我认为,《思痛录》研究方向之一,应当是版本学。如同红学家十分重视《红楼梦》各种版本的比较,今天… (阅读全文)

“一打三反”,我们折进拘留所

作者:陶洛诵 深夜醒来,翻看微信公号“新三届”过往的文章,突然看见7月15号自己文章下面置顶的金铁柳的留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上去的?我回答了你,但我怕你不会看见。你的留言让我今夜再无法入眠。 你说:“每次看你的文章都心潮澎湃,泪流满面。从(19)70年春西城一别至今已整整一个甲子过去了。后来知道你两年多的折磨,心疼。庆幸我们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