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旧闻参考(中外关系及抗战) 的存档信息

赖名汤:抗战时期的空军生涯

空战英雄与航校主任教官 一、空战主力部队的成员 民国二十五年初,中国空军成立驱逐机大队,即将高志航所率领的驱逐机中队扩充为一个大队。航委会指定该大队的队职官,概由航校挑选优秀教官担任;我於是又奉命回到高志航的队伍中。这个大队的大队长由高志航升任,下辖三个中队:第二十一中队队长为李桂丹;二十二中队队长为黄光汉,我任副中队长;二十三中队队长毛瀛初。每中… (阅读全文)

金典戎:长春俘虏营里八百廿名壮士

八一三淞沪战役,在上海四行仓库,有国军第八十八师谢晋元所领导之「八百壮士」,义勇不屈,蜚声中外,为中华民族抗战史上,留下有血有泪,可歌可泣的一页。 在长春,又有在中条山被俘的「八百二十壮士」,比前者的情形,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因为地方偏处边陲,消息传播不广,反而无声无嗅的,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南大营里发现俘虏 天地间事,每每是这样的有幸有不幸,但因… (阅读全文)

「九一八」瀋陽去來

丁作韶 民國二十年七月我從巴黎返回北平。 在沒有回國之前,就已蒙震旦大學老學長徐砥平介紹給國立厦門大學校長林文慶先生,準備出任法學院教授兼法律系主任。但因爲在巴黎的時候,與東北張大帥的公子學文與被派到歐洲考察軍事的將领吳克仁頗友善,邀去東北一遊,故並没有即去厦大,却從上海直奔北平。江水還是那樣從從容容浩浩蕩蕩東去,車還是幾年前藍鋼皮又穩健又舒適。在… (阅读全文)

滇西反攻——二战最高海拔的战争

1944年5月11日,20万中国军队越过怒江向对岸的日军发动反攻。当时的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说: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抵御外侮的战略反攻,在过去一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 此前,是第一次中国远征军为保护滇缅公路,出境作战失败,日军一直进犯到怒江边,和中国军队隔江对峙整整两年。 战至1945年1月27日,打过怒江去的中国远征军(Y方面军)和从印度而来的中国驻印军(X方… (阅读全文)

冰壶:济南「五三惨案」亲历记[修订本]

三四十年之前,我國无论南北各地,在每年印制的月份牌或日历上,隔不了十天半月,总会有着一些甚么纪念日;而这些纪念日被称作「國耻」或「國难」的,要比称为「國庆」的多得多!不知怎么会弄出那么多的「耻」和「难」来!在那段年月里,当个小学生也不易,三天五天就要为了这些「红白喜事」,去免费充当「跑龙套」,少不得要认真地摇旗呐喊一番,到晚上嘶哑着喉咙回家。 五三… (阅读全文)

黄顺铿:日中战争海南营造往事

童年教育 日治时期,日人规定受教育年龄自八岁始,父亲虽因家境不佳,仍让大哥读公学校。大哥一年级时因故和同学打架,曾被马公人围住以藤棍抽打,大哥深感惧怕,躲到妈祖庙旁之观风楼(今测候所),不敢回家;後经人调解,对方才罢干休。因此之故,父亲对搬至马公有更多埋怨。 我於民国五年元月二十八日(农历为十二月二十二日)生於马公。待我八岁时,父亲因恐我亦和大哥般… (阅读全文)

黄洪琼音:日本投降後的新京

(一)东北人的报复行动 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之前我带著老大到大连找小叔,当我们要由大连回新京时,一时无火车可搭,後来来了一班火车,规定只有日籍人士才能搭乘,上车後见一车子都是关东军,坐了一天一夜,有日本人从四平(四平再经公主岭站即可抵达当时称新京特别市的长春)上车,告诉我们:「日本已宣告无条件投降了!」有人听到後,便当场哭了起来:「我们… (阅读全文)

抗日名將談南口血戰

黃潤生 王仲廉發起座談會 今年是七七抗戰五十週年,半世紀前的盧溝橋事變,國人大多耳熟能詳,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盧溝橋事誌後的一個月,八月七日在盧溝橋東北察哈爾省長城的一個關隘——南口,曾爆發一場硬仗,應是八年抗戰最早的大戰。 在未談及本題以前,筆者想講幾個有趣的巧合:那就是八字。中國人算命合婚都離不開八字,怪的是我們抗日時間也同「八」字打交道。例如瀋陽事件… (阅读全文)

翠薇:济南惨案目击记[修订本]

▲日本当局的矛盾 一九二八年五三济南惨案,是近世中國外交史上的最大耻辱,凡是中國人民,谁都不会忘记这一回的奇耻大辱。那时我是随同总司令部出发到济南,目击惨案发生的种种经过,兹将其情形很忠实地叙述如下。一九二八年五月三日上午八点钟:济南日本总领事同了日本宪兵司令到总司令部(时驻济南督署),来拜会见总司令,我是当时的翻译,日本领事与宪兵司令在会见总司令… (阅读全文)

程玉凤:平型关抗日之役真相

數年前,我在師範大學唸歷史系,讀近代史到盧溝橋事變發生時,知道我們國人為了民族生存奮起團結抗戰。各黨各派,不論是在國內,或在海外,都在「共赴國難」的口號下互相集結起來。就是方在對壘的中國共產黨,也發表宣言,願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戰前線的職責。那時中樞即將其軍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以朱德、彭德懷為正副總指揮,嗣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