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民间历史:这样走过 的存档信息

高岗长子高毅:4821一代渐次淡出历史舞台

2019年5月11号上午九时,“4821”的第二代、第三代的代表们云集到北京市昌平区的北大国际医院告别厅,向“4821”之一的高毅同志送别。据悉,高毅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5月9日去世,享年89岁。 根据高毅同志生前的要求,去世后不搞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因此,“4821”这些后人们云集到北大国际医院给高毅同志送上最后一程。髙毅同志生前的好友、同学、同志和亲属约二百多人参… (阅读全文)

【往事】1966年——那段不容忘却的记忆。

1966年的8月是疯狂的8月。在“砸烂旧世界”和“造反有理”的旗帜下,北京红卫兵涌向北京的四面八方,开始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轰轰烈烈的抄家破四旧运动。 那一年我 14岁,是人大附中老初一的学生,也是人大附中红旗战斗队的一分子。我没有参加人大附中的老兵组织——红卫兵,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太凶了。 我亲眼所见,我的两名最要好的同班同学,在参加红卫兵之后,整个人都变… (阅读全文)

阶级被消灭了,天才和钢琴还留着

陈丹青: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4 日 在国中夜访朋友,楼道伸手不见五指,我盲人般趋探蹈步摸索前行,忽然,楼上,或楼上的楼上,传来叮咚琴声。 我就停住,偷听。瞳仁如猫眼,渐渐辨出昏暗中家家户户锅灶碗柜煤气罐自行车等等等等破旧庄严的轮廓。琴声断续,如牙牙学语。 在北京、上海、南京,我几度有幸与巴赫或肖邦的钢琴幽灵在浓黑楼道中相遇。据说,肖邦弹奏,他的腻友喜… (阅读全文)

悄然逝去的“吹哨”人

发表于 2019 年 10 月 07 日  2019年9月21日,20多年前艾滋血祸事件揭发人王淑平医生在美国犹他州心脏病发作去世,享年59岁。她生前是个普通的医生,研究流行病,30多岁时做了一件职责范围之内但需要勇气的事,然后为此付出了人生代价。 “吹哨”是件危险的事,因为会触动某些暗黑利益;吹哨者个人往往会因此付出代价。王淑平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没有考虑自… (阅读全文)

从家史到 20 世纪中国

周锡瑞: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28 日 作者:现代快报记者 陈曦 76 岁的美国人周锡瑞一辈子和中国打交道。过去 40年来,他因学术研究和工作频繁往返中国。中国是他毕生研究的课题。他娶的中国太太,是有名的天津叶家的后人。他还为妻子的家族写了一本书。 他说,研究中国历史完全是偶然的。1960年代,想要寻一个大国作为研究对象,无非中印苏。结果研究印度的老师被肯尼迪派去… (阅读全文)

地主变迁80年:悲情历史与乡绅文化的崩溃

发表于2019年05月19日 很多年前,在老家听来的真实的故事,就让我很震惊:一位地主被批判,地点在他出钱捐助的小学的操场上,时间是1960年代。他当地主时盖的房子,依然是这个村最好的建筑;他盖的学校,依然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学校;再往外走,即便有更好的学校,那一般也是其他地主修建的。同样的命运是:这些地主纷纷在自己修建的学校操场被批判。 这个地主是怎么死的?被… (阅读全文)

1952年,中国大学生死劫

庄秋水: 1967年冬天,武汉大学化学系教授曾昭抡孤独地死于湖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病房,时年68岁。他的太太俞大絪已经在上一年的冬天自缢而死,他们两人没有子女。据说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是一位侄儿在照料他,并为他料理后事;而就在这年年初,疾病缠身的曾昭抡还被冠以“全国大右派”“曾国藩的孝子贤孙”(他是曾国藩的侄曾孙)被批斗。 多年后,同为民盟领导人的费孝通回忆往事… (阅读全文)

一封没有送出的信:老外交官凌其翰的统战往事

徐自豪: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岛内民众要求统一的呼声日益高涨,原本属于“政治禁区”的话题可以公开讨论,讨论的范围从民间逐渐发展到国民党高层人士,从要不要统一转为讨论如何实现统一。台湾与大陆对峙的坚冰开始松动。 1980年8月,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凌其翰致信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并抄送王炳南: 进入八十年代,台湾问题已成为三件大事之一。……自觉对争取台湾归回… (阅读全文)

白桦与《苦恋》风波始末

徐庆全: 白桦的电影剧本《苦恋》发表在1979年9月出版的《十月》第3期上,据此摄制的电影改名为《太阳和人》,导演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彭宁,在1980年底完成。这是一部中国人耳熟能详却没有看过的电影,介绍这部片子,还得根据文学剧本《苦恋》。 剧本写了画家凌晨光一生的遭遇。在旧中国,少年凌晨光虽家境贫寒,但很有才华,得到不少人的器重。青年时,被国民党抓壮丁,被船… (阅读全文)

魏京生:怀念我的父亲魏梓林

当你忙于一些重大事务的时候,会把生活中的一些其它事情忽略掉。直到稍有闲暇或受到某种启示,才会突然想起这些并非不重要的“其它事情”来。前几天办事遇到一个陌生人提起“父亲节”,我才想起刚刚去世的父亲,心中突然有一股酸酸的感觉,深感对不起他老人家。 我和父亲的关系从来不好,这里面有我的原因也有他的原因。我是个天生就很淘气、满脑子各种鬼主意的孩子。刚满月还不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