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隐藏的清算与罪恶:为杀一名南军士兵,整座楼被打成筛子

提起所谓的“人性”,一些书面上所呈现的南北战争后的美国被视为典型:1865年,在弹尽粮绝的绝境中,南军总司令罗伯特·爱德华·李下令举白旗投降,而在4月9日于弗吉尼亚州阿波马托克斯举行的投降仪式上,北军统帅尤里西斯·辛普森·格兰特不但答应了对方“败军不受辱”的要求,准许其携带手枪和佩剑入场,还答应了诸如“归还败军马匹”等条件。谈判完成后,格兰特还自降身价,陪同李离… (阅读全文)

被释放的七只黑天鹅—— 徐徐而来

谈今会  3月27日 1、第一只黑天鹅已经放出来了——房地产一触即溃。自古以来,房地产都是富人的游戏。去年以来李嘉诚首先抛盘,大家开始还以为他有什么投资,其实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先逃者避开了灾难。然而,地方政府积极扶盘,实际上都是为了土地财政,估计在房地产销售萎缩的情况下,去年的土地出让收入再创历史新高,后果是什么,大家都清楚:将会出现无数空城。这还没… (阅读全文)

【往事】悲壮之歌:红军西路军全军覆没的真相!

导读 1936年末,红军四方面军部队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渡过黄河西征,组成西路军。在几个月的转战中,遭优势的青海军阀马家军围攻,因战略错误,苦战不脱,最后全军覆灭。全军二万一千余人中,一万余人战死,六千余人被俘,余下大部逃散,最后冲到新疆的仅四百余人。  1934年末,在国民党百万大军的围剿压迫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路红军被迫离开苦心经营的苏区根据地,相… (阅读全文)

柏林墙情怀 — 2019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

朱圣源:发表于 2019 年 01 月 柏林墙的建造 二战后德国瓦解。苏联占领区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盟军区建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东西德之间的边境有铁丝网隔开, 柏林市例外。柏林市也一分为二,西柏林属于西德。地理位置而论,西柏林处于东德中间,像一个孤岛。从西德任何地方出发开车去西柏林,都必须穿过近半个东德。五十年代,人们可以在东西柏林间自由穿行… (阅读全文)

百年思索

龙应台 1985年以来,她在台湾《中国时报》等报刊发表大量杂文,小说评论,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知名度极高的报纸专栏作家,以专栏文章结集的《野火集》风靡台湾,是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台湾媒体如下评论这本书:“她锐利的辞锋,灵转的文字,缜密的思虑,悍然无畏的揭开我们社会的种种病象,让血淋淋的事实逼迫我们张大眼睛去看、去反省、去深思。 或许她的意… (阅读全文)

八路军,离奇失踪案的个人分析

话说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损失的最高将领,就是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而排在第二位的周昆,很少有人提及。原因就是,周昆,离奇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突然人间蒸发,至今下落不明。  周昆,当时的职务,是八路军115师参谋长,是除林彪和聂荣臻之外,115师的第三把手。能坐上115师的第三把交椅,周昆,也是有水平和能力的。  先说,周昆同志,根红苗正。25岁时候… (阅读全文)

1973年周恩来总理为何仰天长叹“真是周门不幸”?

周恩来在其政治生涯中,即使遇上极其复杂的问题,也能冷静地思考,从容地面对,这是因为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很好的涵养,再加上无数次惊涛骇浪的历练。然而,在1973年的5月,周恩来在一次国务会议上却仰天长叹:“真是周门不幸!” 周恩来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1973年是十年浩劫的第八个年头,神州大地满目疮痍。尽管肩负着党和国家重任的周恩来一直苦撑危局,但毕竟独木难… (阅读全文)

【往事】1966年——那段不容忘却的记忆。

1966年的8月是疯狂的8月。在“砸烂旧世界”和“造反有理”的旗帜下,北京红卫兵涌向北京的四面八方,开始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轰轰烈烈的抄家破四旧运动。 那一年我 14岁,是人大附中老初一的学生,也是人大附中红旗战斗队的一分子。我没有参加人大附中的老兵组织——红卫兵,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太凶了。 我亲眼所见,我的两名最要好的同班同学,在参加红卫兵之后,整个人都变… (阅读全文)

1958年,甘南发生大规模武装叛乱

这次规模更大,参加叛乱的回族暴徒人数一度高达数万人。步兵第11师除炮兵305团外,全部进入甘南平叛。此时步兵第11师还指挥内卫第二团,成都军区145团,组成了第一指挥部,于1958年3月18日进入甘南,与第二指挥部的独立骑兵第一团和第三团一同平叛。至同年11月,基本平定叛乱.毙伤俘回族匪徒万余人. 1958年8月,正当11师在甘南平叛时,临夏地区的回族反革命分子,乘临夏地区空… (阅读全文)

1949年,假如金庸留下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年03月21日  作者/林建刚(文史学者) 致力于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研究的学者,似乎对1949与1957这两个年份格外关注。这也难怪,对20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而言,这两个年份意味着人生的重要抉择。1949年,对许多人而言,意味着“走、还是不走”的问题;而1957年,对那些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而言,则意味着“说、还是不说”的问题。 这里谈谈1949年前后知识分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