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几乎已经没有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者!

字体 -

640.webp.jpg

在我们从小到大的学习生涯中,大部分时候老师会准确地评估我们的答案,每一张试卷的分数都是对我们水平的精确打分。也许您擅长数学,沉迷于其中,屡屡得到高分,您会非常确信自己有数学天分。如果您对其毫无兴趣,考分平平,您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天赋可能在别处。而很少有一门科目像股票投资那样,一张试卷的得分和我们做得对与不对有巨大的偏离。做了两张试卷,得了高分,可能会让我们以为自己是新一代股神。而两年之后,老师有可能屡屡给我们打零分,把我们从天上打到地狱。

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老师啊,他忽悠晃点我们。在他心情好的时候,无论我们做得如何(正确或错误的操作),都可能给我们高分(盈利);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即使我们做得非常好(正确的操作),都可能给我们零分(亏损)。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可能给我们非常容易的试题(牛市);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可能给我们非常难的试题(熊市)。遇上这样的老师,您是否会崩溃呢?我们又如何去学好这门课呢?

面对老师的权威,我们在心理上需要有足够的强度。因为老师胡乱的打分直接决定了我们的输赢,真的不太公平了,不是吗?我们自己辛苦的努力,结果却掌握在一个疯子手中。您能接受吗?如果没有极强的心理承受力,您可能被这位疯子老师折磨成一个疯子。

好在,疯子老师在长期来说,是一位公平的老师。他那看似疯狂无理的阅卷,在长期来说居然会给我们一个接近我们真实表现的总评分。老师,您是故意考验我们的心智吗?

“你们几乎已经没有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者!”这是著名投资人马克•塞勒尔,Sellers Capital 创始人2008年在哈佛大学做的演讲。下面是演讲的部分载录,如果您想看全文,可以在网络上轻易地搜索到它。

我即将告诉你们的是:我不是来教你们怎样成为一个伟大投资者的。相反,我是来告诉你们,为何你们中只有极少人敢奢望成为这样的人。 

我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超越常人的智力,并且是经过艰苦的努力才达到今天的水平。你们是聪明人中最聪明的人。不过,即便我今天说的其它东西你们都没听进去,至少应该记住一件事:你们几乎已经没有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者。你们只有非常非常低的可能性,比如2%,甚至更少。这已经考虑到你们都是高智商且工作努力的人,并且很快就能从这个国家最顶级的商学院之一拿到MBA学位的事实。

其原因是,你的智商是多少、看过多少书报杂志、拥有或者在今后的职业中将拥有多少经验,都不起作用。很多人都有这些素质,但几乎没有人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使复合回报率达到20%或25%。

往好的方面讲,虽然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在职业生涯中达到20%的复合回报率,但你们依然会比普通投资者做得好,因为你们是哈佛的MBA。

但是你们不可能永远以20%的复合回报率让财富增值,除非你的脑子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有某种特质。我不确定这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习得的,但如果你到青少年时期还没有这种特质,那么你就再不会有了。在大脑发育完成之前,你可能有能力超过其他投资者,也可能没有。来到哈佛并不会改变这一点,读完每一本关于投资的书不会,多年的经验也不会。如果你想成为伟大投资者,那些只是必要条件,但还远远不够,因为它们都能被竞争对手复制。

首先,大量阅读书籍、杂志、报纸并不是建立“护城河”的资源。任何人都会读书。阅读自然无比重要,但不会赋予你高过他人的强劲优势,只能让你不落在别人后面。 

另外,任凭你是顶尖学校的MBA,或者拥有注册金融分析师资格、博士学位、注册会计师证书等等数十种可能得到的学位和证书,都不可能让你成为伟大的投资者。哈佛也无法把你教成这样的人,西北大学、芝加哥大学、沃顿商学院、斯坦福也不能。我要说的是,MBA是学习如何精确地获得市场平均回报率的最好途径。

经验是另一件被高估的事情。经验的确很重要,但并不是获得竞争优势的资源,它仅仅是另一张必需的入场券。经验积累到某一点后,其价值就开始收益递减。如果不是这样,那么60岁、70岁和80岁就应该是所有伟大资金操纵者的黄金时代。

因此什么是投资者必备的竞争优势呢?就像一个公司或者一个行业,投资者的“护城河”也应该是结构性的。它们与一些心理学因素有关,而心理因素是深植在你的脑子里的,是你的一部分,即使你阅读大量相关书籍也无法改变。

我认为,至少有七个特质是伟大投资者的共同特征。

第一个特质是,在他人恐慌时果断买入股票,而在他人盲目乐观时卖掉股票的能力。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能做到这一点,但是当1987年10月19日这天到来的时候(历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一”),市场彻底崩溃,几乎没人有胆量再买入股票。而在1999年(次年即是纳斯达克大崩盘),市场几乎每天都在上扬,你不会允许自己卖掉股票,因为你担心会落后于他人。绝大多数管理财富的人都有MBA学位和高智商,读过很多书。到1999年底,这些人也都确信股票被估值过高,但他们不能允许自己把钱撤离赌台,其原因正是巴菲特所说的“制度性强制力”(institutional imperative)。

第二个特质是,伟大投资者是那种极度着迷于此游戏,并有极强获胜欲的人。

他们不只是享受投资的乐趣——投资就是他们的生命。他们清晨醒来时,即使还在半梦半醒之间,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们研究过的股票,或者是他们考虑要卖掉的股票,又或者是他们的投资组合将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以及如何规避它。他们通常在个人生活上会陷入困境,尽管他们也许真的喜欢其他人,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与对方交流。他们的头脑始终处在云端,梦想着股票。不幸的是,你们无法学习这种对于某种东西的执迷,这是天生的。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强迫症,你就不可能成为下一个布鲁斯·博克维茨(Fairholme Funds的创始人,选股思路深受巴菲特影响,组合集中、低换手率、很少越界)。

第三个特质是,从过去所犯错误中吸取教训的强烈意愿。

这点对于人们来说是难以做到的,让伟大投资者脱颖而出的正是这种从自己过去错误中学习以避免重犯的强烈渴望。大多数人都会忽略他们曾做过的愚蠢决定,继续向前冲。我想用来形容他们的词就是“压抑”(repression)。但是如果你忽略往日的错误而不是全面分析它,毫无疑问你在将来的职业生涯中还会犯相似的错。事实上,即便你确实去分析了,重复犯错也是很难避免的。

第四个特质是,基于常识的与生俱来的风险嗅觉。

大部分人都知道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1990年代中期的国际四大对冲基金之一,1998年因为俄罗斯金融风暴而濒临破产)的故事,一个由六七十位博士组成的团队,拥有最精妙的风险分析模型,却没能发现事后看来显见的问题:他们承担了过高的风险。他们从不停下来问自己一句:“嗨,虽然电脑认为这样可行,但在现实生活中是否真的行得通呢?”这种能力在人类中的常见度也许并不像你认为的那样高。我相信最优秀的风险控制系统就是常识,但是人们却仍会习惯听从电脑的意见,让自己安然睡去。他们忽视了常识,我看到这个错误在投资界一再上演。

第五个特质是,伟大的投资家都对于他们自己的想法怀有绝对的信心,即使是在面对批评的时候。

巴菲特坚持不投身疯狂的网络热潮,尽管人们公开批评他忽略科技股。当其他人都放弃了价值投资的时候,巴菲特依然岿然不动。《巴伦周刊》为此把他做成了封面人物,标题是“沃伦,你哪儿出错了?”当然,事后这进一步证明了巴菲特的智慧,《巴伦周刊》则变成了完美的反面教材。就个人而言,我很惊讶于大多数投资者对他们所买股票的信心之微弱。根据凯利公式(Kelly Formula,一个可用于判断投资和赌博风险的数学公式),投资组合中的20%可以放在一支股票上,但很多投资人只放2%。从数学上来说,运用凯利公式,把2%的投资放在一支股票上,相当于赌它只有51%的上涨可能性,49%的可能性是下跌。为何要浪费时间去打这个赌呢?这帮人拿着100万美元的年薪,只是去寻找哪些股票有51%的上涨可能性?简直是有病。

第六个特质是,左右脑都很好用,而不仅仅是开动左脑(左脑擅长数学和组织)。

在商学院,我曾经遇到过很多天资聪颖的人。不过主修金融的人,写的东西一文不值,他们也无法创造性地看待问题,对此我颇感震惊。后来我明白了,一些非常聪明的人只用一半大脑思考,这样足以让你在世上立足,可是如果要成为一个和主流人群思考方式不同的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投资家,这还远远不够。另一方面,如果你是右脑占主导的人,你很可能讨厌数学,然后通常就无法进入金融界了。所以金融人士很可能左脑极其发达,我认为这是个问题。我相信一个伟大投资家的两边大脑都发挥作用。作为一个投资家,你需要进行计算,要有逻辑合理的投资理论,这都是你的左脑做的事情。但是你也需要做一些另外的事情,比如根据微妙线索来判断该公司的管理团队。你需要静下心来,在脑中勾画出当前情势的大图景,而不是往死里去分析。你要具备幽默感、谦卑的心态和基本常识。还有最重要的,我认为你也得是一个好的写作者。看看巴菲特,他是商业世界里最杰出的写作者之一,他同时也是古往今来最好的投资家之一绝非偶然。如果你无法清晰地写作,我认为你也不能清楚地思考。如果不能清楚地思考,你就会陷入麻烦。很多人拥有天才般的智商,却不能清楚地思考问题,尽管他们心算就能得出债券或者期权的价格。

最后,最重要的,同时也是最少见的一项特质:在投资过程中,大起大落之中却丝毫不改投资思路的能力。

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当股票开始下跌,人们很难坚持承受损失而不抛出股票。市场整体下降时,人们很难决定买进更多股票以使成本摊薄,甚至很难决定将钱再投入股票中。人们不喜欢承受暂时性的痛苦,即便从长远来看会有更好的收益。很少有投资家能应对高回报率所必须经历的短期波动。他们将短期波动等同于风险。这是极不理性的。风险意味着你若押错了宝,就得赔钱。而相对短时期内的上下波动并不等于损失,因此也不是风险,除非你在市场跌到谷底时陷入恐慌,被损失吓得大乱阵脚。但是多数人不会以这种方式看问题,他们的大脑不容许他们这么想。恐慌本能会入侵,然后切断正常思考的能力。

这是一篇诚实到残酷的演讲稿,它深入骨髓,讲述的是在投资这个游戏中成为赢家的核心因素。马克没有提到任何有关投资方法的论述,它所说的一切都是心智层面的。

对于马克的七个特质总结,除去对投资游戏的疯狂热爱之外,笔者认为最核心的本质是投资者拥有从容自若的性情。从容自若的人坦然面对自己和他人,他诚实而尽可能客观的评估自己和事实。从容自若的人对自己的行为对错能够进行深刻的反省。从容自若的人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拥有开放的头脑,听取各方意见,却又不会人云亦云,他会自己拿定主意。从容自若的人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股票市场是一个波动的市场,市场先生每时每刻都会给出一个价格,然后我们的证券公司会给出一个我们的浮赢或者浮亏的数字。同时,身边的人,财经频道的分析师们每天都在给出他们的意见和看法。又在同时,其他市场参与者在给出他们的成绩单,他们大赚了多少,又或者大亏了多少。您可以想象这个嘈杂的环境吗?要在这样纷繁复杂的环境下根据自己的投资哲学,根据自己的分析判断作出操作,是否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呢?

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我们才能在在市场信心崩溃的时候大力加仓。因为我们相信世界的末日没有到来,有人就有经济活动,就有企业盈利和企业价值。

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我们才能在基本面反转的时候坚决止损或者是止盈。因为我们清楚基本面的本质变化带来的是股票内在价值的长期变化,股价也会随之大幅变化,而非短期波动。

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我们才能在做错时深刻反思和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在做对却暂时出现亏损时,坚持自己的看法和操作。因为我们明白暂时的盈利或者亏损(疯狂老师的打分)并不直接说明我们做得对不对,需要我们自己用犀利的分析能力去分析问题的本质,而不被短期结果(疯狂老师的短期打分)的表象所左右。

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我们才能在市场泡沫高涨的时候清空仓位,孤独地守候。因为我们坚持的价值投资哲学是不参与泡沫的投机。

马克说这是不可学习的,但笔者经历过的职业扑克生涯让我觉得这是可以训练和提高的。德州扑克就是通过体验式教学的方式帮助我们锻炼心智,扑克的波动周期远比股票投资来得短。同样的时间内,德州扑克可以让人经历更多次痛苦的、折磨人的下风,也会有多次让人觉得自己简直无所不能的、如同赌神的上风期。这样的魔鬼式训练可以帮助我们练就更强大的心智。

《Poker after dark》中有这样一段开头词:

The game is not just about playing well and picking up a few hands. You can’t let your mood rise and fall with your stacks. Big cards can look invincible. But you can never drop your cards. Because the highs and lows of the game can crush souls. Sometimes they have the one hand you don’t want to see.

–毕肯证券学院 http://www.beaconsi.org/
–如何关注我们:在微信联系人(Contacts)的订阅号中搜索‘毕肯美股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