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传说中赚了大钱的交易员们,到底是怎样一群人?

字体 -

0.webp.jpg

“个人以相对较少的资金起步,并最终成为千万富翁的途径极少,而其中一条途径就是交易。”票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小心翼翼地把一百美元的钞票卷成小筒,随之鼻子用力吸进钞票上的白粉,脸上闪过一丝笑容,他终于理解了导师马克哈纳向他传授的华尔街成功秘诀:“在这里,性和海洛因不可或缺。

电影《华尔街之狼》中的这个场景还有另一层意思,金钱和毒品一样,可以让你忘乎所以,欲罢不能。1980 年代,乔丹·贝尔福特曾为鞋业公司 Steve Madden 进行股权融资,一夜之间赚了 2200 万美元,他想通过不法银行家苏里尔的帮助把钱存进瑞士银行,结果被银行家出卖,最终被逮捕。

640.webp.jpg

这部电影也许决定了不少人对华尔街金融从业者的通常印象,他们聪明狡黠、贪婪自大、赏玩金钱并不知节制。但在美国亚特兰大做交易员的兰尼并不这么认为,“我的同事都觉得这部电影是为了表现疯狂而疯狂,过于夸张。”高盛的交易员 Winston 则认为,你只能通过这部电影了解到 35 年前还未电子化的交易工作,那些故事只属于“老华尔街”。

如今,纪实版本的交易员长什么样?我们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采访了包括兰尼在内的 12 位交易员。这些采访最终证明,之所以存在误解,是因为交易员“神秘”,低调——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要求匿名,同时要求不能提及公司名称。Q 是其中一位的化名,他毫不隐瞒地声称自己在 2014 年的 3 个月里赚了几百万,但同时又强调,“老板告诉我们,不要接受媒体的任何采访。”

在美国也是一样,对冲基金专家杰克. 施瓦格走访了几十位全球顶尖的交易员,最后集结成书《金融怪杰》,书中的采访对象也全部要求匿名。 

除此之外,这个群体倒确实有一些意料之中的共同特征,比方说对巨变有强烈的渴望。个人以相对较少的资金起步,并最终成为千万富翁的途径极少,而其中一条途径就是交易。” 杰克在书中提到。

听说他们总是赚很多,“多”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如果你在投资银行高盛集团的纽约总部见到 Winston,你很可能会加深“交易员都很有钱”的印象。高盛在纽约的这座办公大楼价值 21 亿美元。Winston 在高盛工作了 7 年,前两年在投行部门,2008 年到 2013 年转入了交易与销售部门。

成为交易员之后,第一年,他帮公司挣了 200 万美元,第二年 354 万美元,第三年 600 万美元。不过,当被问及,“每年有多少钱进入了你的口袋?”他模糊地回答:“就说是六位数吧”。六位数的意思是 10 万美元到 99 万美元之间,而 2014 年美国人均年收入只有 4 万美元左右。

通常情况下,交易员们总在操纵一大笔钱(尽管可能都不是他的),这也意味着大赚的同时,也有大亏的可能。同时还意味着,一大笔钱并不总能长时间地握在他们手里,并且获得变现的机会。

对交易员来说,盈亏成败是挺模糊的事儿。他总能“过两天又跟没事一样”。因为从事的是高杠杆(炒外汇时所用的外汇保证金的比例)的金融产品,包括外汇和贵金属交易,有时一两个月可以把本钱增多十倍,可也能一晚上“亏掉一辆 牧马人”,这款越野车价值 30-50 万人民币。

不过,不少受访者表示,他们确实从交易中积累了一些财富,如果运气好,积累的时间确实不像普通人那么长。

这帮“赚钱机器”到底靠的是智力,运气还是内幕消息?

既然来钱更快,从常理上说,这群人总该有点儿什么过人的品质。大多数人会认为一个智商超高,对数字敏锐的理科生比较符合对交易员的想象。

但福山说,并非如此。“我智商就不是很高,交易这行,不太重视智商的高低,我身边清华的有,没考上大学的也有,最重要的是学习能力和纪律性。”

不过,对这群人来说,他们并不介意被贴上高智商、理科生的标签——他们真正介意的是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工作仅凭运气、就是赌博。在所有接受采访的交易员中,没有人愿意承认运气在他们身上起过、或将会起到作用。

交易绝对不是靠运气,” Wiston 说,这是因为他从未打算稳赚不赔,并且有一套严格的交易策略和行为准则。“你需要知道如何在赢的时候最大化盈利、输的时候减少损失。作为交易员,如果你 60% 的时候是对的,40% 是错的,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了。”

要制定出交易策略听起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朱老师”管理着上亿资金,他声称,他的交易策略来自于至少两三个月以上的大量分析和研究,期间还会参考专业的研发分析团队报告。

相比起来,赌博是个简单的游戏,只把赌注压在一种可能性上。福山非常希望指出,他们并不仰仗着这 50% 的胜算概率。“交易不是猜测,是预测,”他说,“预测一定是 2 个方向,涨和跌我都有策略。举例子如果股价跌穿策略预警线,立刻止盈或止损出局,减少回撤也可以理解为赚钱。期货上,如果出现趋势性上涨行情,主策略为做多,但同时可以有辅助策略去调整行情,主动降低盈利的回撤幅度。”

交易员们极力否认的另一指控是“交易员拥有更多的内幕信息帮助他们做出策略,比我们普通人占有更多优势。”

内幕交易确实存在,这些人确实可以在短期内获得利益,但交易员们坚称,这并不代表普通人就处于劣势。“那些有内幕的人在疯狂买卖交易的时候,你也可以在图表上看到,你可以选择跟进,”福山说,“如果你不想做这样的短期交易,你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赚钱。”

他们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器吗?

Winston 在做了两年投行分析师后决定转到高盛的交易部门,原因很简单,投行部门节奏太慢,有时候每半年才有一个项目,而交易员每天都必须在高压的情况下快速做出各种决定。

在高盛 5 楼的交易员楼层,你就可以从中看出端倪,交易柜台并排而放,每个交易员面前有四台、六台或者八台电脑显示器,天花板上还悬挂着数字时钟,显示的不仅是纽约的时间,还包括伦敦、香港、东京等其他全球金融中心的时间,时刻提醒着这些交易员争分夺秒。 

640.webp (1).jpg

在新加坡德意志银行做外汇交易工作的 Frank 有着和 Winston 类似的生活状态,他每天 7 点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看 Bloomberg 终端上全球的新闻,因为全球宏观经济信息与外汇紧密相关,一有新闻出现,马上就会反映在货币价格上。每天早上 9 点到 11 点半是他一天中最紧张的时候,需要随时关注市场变化、新闻动向,“基本就是一直在向客户报价,交易员喊来喊去,非常嘈杂。” Frank 说 。

640.webp (2).jpg

在业内,Winston 和 Frank 都被称为执行交易员,顾名思义,他们更多的是执行投资经理告诉他们的任务。经理会告诉他们交易策略,止损和止盈的范围,他们的任何买卖行动都必须在范围内浮动。

对于大多数执行交易员来说,成为投资经理是他们的终极目标,这就跟你在一个大公司为别人打工和你自己创业当老板是一个概念。一个投资经理可能同时有交易员、分析师和经济学家为他打工,他是最终做出决策的人,当然也是交易成功后获得利润最高的人。

执行交易员有“仓在人在”的说法,但投资经理就不同了,“我只要花几个月时间把交易策略做出来,交给下面的交易员无条件执行这个策略,严格的风控跟进,由于他管理的资金规模偏大,做的相对都是波段或者长线交易,并不需要时刻盯盘频繁操作。

即便如此井井有条,金融危机还是冲击不小

《大空头》讲述的是 2008 年金融危机前,华尔街的几位投资人在所有人都相信房地产是最安全的投资时,看到了背后的泡沫,有人通过做空大幅获益,有人也损失惨重。

电影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交易员们挽回了他们在《华尔街之狼》中的形象,这一回他们变得有头脑并且刻苦研究市场,那个带着玻璃眼睛的迈克尔就是最好的写照之一。 他几个星期不回家、不洗澡,在办公室里用大量的数字分析,证明了无数的房屋抵押贷款就是“一堆狗屎上面加上了一堆猫屎。”

640.webp (3).jpg

迈克尔在自己办公桌前研究房贷的漏洞

迈克尔算是金融危机中为数不多的幸运的人,而同样看清了泡沫的基金经理马克鲍姆却发现自己一直做空的对象是自己的母公司摩根斯坦利,因此只有逼不得已抛售公司股票。 

640.webp (4).jpg

马克与同事商量抛空公司股票

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也改变了 2008 年后进入这个行业的人的工作环境,他们再也没那么多甜头可尝。。

财大气粗的投行们也被美国政府限制购买债券,只能充当中间人,帮人买、帮人卖。这样一来,银行没有了债券库存,整个市场的流动性降低了,交易规模大幅度缩小。

而危机远比我们看到的多,除去大规模的金融风暴,危机也随时都在发生。比如今年 2 月欧洲的风险资产不停下跌,原油价格的不定期波动,和股票价格的下跌。

但这些交易员们声称,无论如何,交易市场里总有受益的一方。“昨天原油价格下跌了,那么今天公司里盯航空股的交易员,就可能会有利好。” Q 说。欧洲风险资产下跌的同时,欧洲中央银行为了刺激经济,买入了企业债券,导致欧洲债券上涨,投资者们转向买美国便宜的债券,这样上涨的需求又推高了美国的债券价格,于是兰尼所在的公司获益了。

股市消沉时交易量减少,这可能是让交易员最头疼的事,他们因此无法快速地赚取差价。但单纯的股票下跌对股票日内交易员来说也许并不可怕,因为“我们赚的就是流动性和波动性,跌的越凶我们越开心,因为赚的就是差价。”日内交易员 Tyler 说。

危机可以转化成机会,但危机感还是不出意料地打扰到了生活

打算入行的人都需要知道:“这个行业里要求你是两种人,一是狐狸,二是狮子。 需要你狡猾的时候就该狡猾,不能继续亏钱了,赶紧跑,还得像狮子,自信,该挣的时候要挣。” 福山过去很喜欢和人争论,现在,他显然已经成了狮子和狐狸的混合体:同样探讨,但绝不争论。

兰尼身上的后遗症是,他没有办法长时间地专注于一件事,因为交易员的工作要求他总是多任务同时操作,他变得容易分心。这和兰尼做投行的朋友形成了两个极端,后者非常在意细节,只能一次做一件事情。

人人都想挤进这个行业吗?

Winston 在高盛的五年多时间,每天早上 5 点过起床,有持续 3 个月的时间,回家后必须用喝酒来释放压力,但还是无济于事,他仍然会在半夜醒来,醒来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半睁着双眼打开电脑,查看亚洲市场的行情,确保一切 ok 后才能继续睡觉。

他认为交易员永远都无法快乐起来,“因为赚钱的时候,你会后悔自己怎么不多买进一点,输钱的时候,你也会同样地难受。随时都在质疑自己,我是不是该做这件事情?”

2013 年,他感到自己的健康受到了影响,选择辞职。在接下来的 9 个月时间内,他去了 18 个国家。所有费用一共花去了他 35000 美元,“如果你想想你在纽约生活五个月的花费,这个价钱真的不高。” 他说。

与此同时,高盛交易部门正在缩减,越来越多的交易经理被解雇。大银行的交易部门都在缩减,德意志银行今年在亚洲地区只招了 300 个交易员,九大投行加在一起也不超过 1000 人。在德意志的 Frank 是2013 年复旦数学系的毕业生,同一届从复旦数学系毕业的 200 人中,只有 4 人做了交易员。

一个原因是,金融危机后,交易规模减小,二是因为当科技不断进步时,电脑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人的工作,电脑可以在短时间内分析完大量数据并评估风险。首先遭殃的就是高级经理,因为他们最贵——而本来,这些高级职位的存在是初级交易员拼命工作的理由。

–毕肯证券学院 http://www.beaconsi.org/
–如何关注我们:在微信联系人(Contacts)的订阅号中搜索‘毕肯美股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