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那随风而逝的芳华———哭志芳

字体 -

志芳的葬礼在多伦多一家殡仪馆举行。

对于一个刚刚突破3千5百万人口的国度,你当然不能指望人云如织的场面,任何时候。

可在这肃穆的陵园,能来的同学朋友,都来了。

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怎么就离开了我们?!

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12年前第一次见到志芳时,她已40。

40岁的女人,青春不再,人老珠黄,更何况志芳那时已健康不佳,身形消瘦。

可我看到志芳的第一眼,想到的是,眉若远黛,肤如凝脂。

可以想象,20岁的志芳,该是怎样的光彩夺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芳华。

志芳的二十芳华是绚丽的。

峨眉山脚下的菁菁校园,你可还记得30多年前孜孜求学的志芳?她娇美婀娜,健康活泼,是校园一道亮丽的风景。

那穿越校园的潺潺山泉,你一定留存了少女志芳的青春倒影。

还有那通往教室的林荫小道,走向宿舍的158级台阶,能否再回放一次年轻志芳的倩丽身影。

面容姣好的志芳,还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

她很小就被选进戏剧团唱黄梅戏,可家人更希望她读大学,所以志芳放弃了戏剧,读了高中,过了独木桥,上了大学。

所以志芳不仅长得漂亮,人也聪明,读书悟性高,脑袋好使。

这样的志芳,美好,耀眼。

这样的志芳,女同学羡慕,男同学爱慕。

这样的志芳,毫无悬念地,在大学遭遇了爱情。

可这样的志芳,没有恃美而骄,没有朝三暮四。

她用一生,诠释了对爱情的忠贞,对婚姻的忠诚。

她用行动, 实践了对家人的尽心,对家庭的尽责。

她与丈夫,共苦共患,持家育女。为了这个家,未雨绸缪,耗尽心血。

家中的每一样摆件,每一件物品,从窗帘到贴画,从锅台到前庭,哪一处不费尽了志芳的心思?

如今,美屋依在,只是,志芳,你在哪里?

我只能在空中追寻。从天花板下流淌的灯光,到窗台上开放的花朵,我看到志芳对家庭的奉献,里面奉供着,志芳给自己赋予的责任。

最后一次握住志芳的手,是志芳病逝前两周。她那时已被病痛折魔得形容枯槁。1米6的身高,体重只有70斤。

可即便如此,握在手中的,是怎样的一双手啊。

如柔荑,似青葱,芊芊指,若无骨。

这是一双富贵小姐的手,像十指不沾阳春水。

注意,这里有个大写的像字。

志芳岂止是沾阳春水,什么水都得沾。从淘米水到洗碗水,还有拖地抹桌,哪样不是亲力亲为。

志芳,本该在聚光灯下的舞台上发光啊!

美妙的歌喉,曼妙的身姿,出众的外貌,甚至可以细节到优美的兰花指,哪一样不是为舞台量身订造?

可事实上的志芳,头戴安全帽,在脚手架上穿梭。

娇美的志芳,怎么与钢筋混凝土打交道呢?

惜哉!志芳!

志芳的外貌,无疑是出众的。

可貌美,毕竟是老天赏脸,父母给与。

我们会爱慕沉鱼落雁,会欣赏闭月羞花,也会唏嘘红颜易逝。

可让我们钦佩和铭记的,是人格的光辉。

志芳有与外貌相匹配的内在魅力。

她为人善良正直,对朋友热情真诚。

志芳是热心人。有同学来多伦多,她都是忙前忙后,张罗招待。

志芳是聚会的灵魂。

志芳,以后有同学从国内来,你在多伦多的同学,会以你为榜样,尽地主之谊。

只是,没有了灵魂的相聚,还会有生机吗?

对我而言,志芳,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给刘志芳打个电话吧,是我们家的一个口头禅。

志芳,你怎么能就这样再也不接我们的电话?!

好吧,你不接,我们就来看你吧。

你的安息地与我们不远。逢年过节,我们来添一拨土,上一炷香,与你说说话。

有啥需要了,给托个梦,我们可折元宝,烧纸钱。

志芳,我们并没有分离,还在同一片蓝天,同一座城市。

庸碌生活在继续,灯红酒绿仍进行。

叹一声,痛哉!志芳,你走得太早!

不,不对,志芳并没有走开。

她已越过有意识的大脑皮层,进入无意识的小脑编程。

一抬头,一回眸,她就在那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志芳!志芳!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未分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