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再过三年,皇帝就退位一百年了。一百年的概念,就是爷爷的爷爷正当年的时候,久远又久远。

久远又久远都过来了,爷爷的爷爷没有选票,爷爷没有选票,我们是孙子,也没有选票。

帝制下我们没选票天经地义,人家是雄壮强力的猴子,我们是芸芸众生的猴子,人家争了王,我们不能不服气,我们心甘情愿服服帖帖地服从管教。

感谢孙国父,从西方贩来了天赋民权和国家权力分立与制衡,给我们开了智启了蒙,让我们也知道,天底下最好的日子是没有皇帝的日子,公民比臣民要幸福百倍; 皇帝也是可以没有的,没了皇帝天下也不会大乱,百姓人手一票选举,也能让有能力的人管理我们,而且让我们喜欢的是,这人如果有私心谋私利,或者管不好,我 们还可以用选票将他选下去,让别人管。

怪不得人家称呼孙国父,实在是说的对,说的在理,比那些争王的猴子强多了。

皇帝走的时候苏俄革命尚未开始,所以,暴力加专政那一套对我们尚无影响,推翻帝制就是一个简单的从一个人说了算走向共和的过程,仁慈和人道占着位置,宣统皇帝没有生命之虞,袁大头礼仪相待自不必说,即使是冯玉祥国民军进京,也只是将皇帝一家赶出紫禁城挤到天津。

苏俄革命厉害,对待皇帝那是相当的坚决,尽管沙皇退位早于布尔什维克革命两年,布尔什维克还是在叶卡特琳堡枪决了尼古拉二世全家,包括皇后,22 岁的女儿奥尔加,21岁的女儿塔吉扬娜,19岁的女儿玛丽亚,17岁的女儿安娜斯塔西娅,13岁的有先天性血友病的儿子阿列克谢,以及孩子们的宠物小狗。

这是一个迹象,表明俄罗斯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将来会发展成一个什么形态。这是一个雏形,表明十年后斯大林对同类的杀戮式清洗也不可避免。没有人道的主义,是争王的猴子的主义,对落败的猴王那是要置之死地才罢休的。

这个主义其后对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影响,孙中山的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完全由专政和继续革命所替代,并且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要讲一万年。

所以,尽管皇帝走了,我们照样没有选票,也就顺理成章了。

每个人都不是神仙,都没有超然的预测力。列宁革命,想不到70年后他的革命会破产。斯大林杀500万布哈林,想不到十几年后自己会被钉到耻辱柱上。皇帝走 的时候,也想不到30年后中国会出一个共和名义下比他厉害的皇帝。孙中山革命,也想不到一百年后大陆上的中华百姓仍旧没有选票。

实际上,百年中华,选票不乏。皇帝退位,便有了袁世凯曹锟之类精彩表演所依仗的选举,也有共产党红军根据地的选举,尤其是还有毛泽东新华社三四十 年代坚持不懈的对美英民主选举制度的推崇和宣传,也有1947年底国民党主持的国民大会代表选举,还有1954年第二共和最高至个别省级的全国人大代表选 举。再往后,是国民党台湾的百年国大,是大陆的30年不选,以及1980年开始的四层人大之最底层的代表选举。 可是,这么多选举,有一个是真正的共和国度的公民选举吗?

好在,外面有个世界,给我们看到实践检验过的真理,这真理,让我们期待一百年了,继续呼唤选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皇帝走了一百年 一百年我们还没有选票 选自 阿波罗新闻网

分享博文至:
时政 (全局), 民主, 共和 | 野驰
388 浏览 | RSS 2.0

1 条评论 »

  1. 呼唤是没有用的,得动手争取.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