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就像长江是中国的母亲河一样,莱茵河是德国的摇篮。发源于阿尔卑斯山的莱茵河,流经德国注入北海,流经德国的部分长865公里,流域面积占德国总面积的40%。最近有消息说,德国大型化工公司巴斯夫将在长江上游的三峡库区建立全球最大的MDI化工生产基地,于是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假如这个全球最大的MDI化工生产基地建在莱茵河上游,德国人会做怎样的考虑?   也许,德国人会想到,这样一个大的化工基地会不会做到零排放?结论自然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一个大的化工基地存在的高耗能、高危险、高污染和高毒害,是显而易见的。而化工产品的工业污染处理,一直是个世界性的难题。   有实验表明,在MDI的一般生产工序中,需要先通过苯和硝酸的反应制造硝基苯。硝基苯的毒性极强,非常容易通过皮肤接触吸收,长期接触会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严重损害。硝基苯在催化剂的作用下和氢发生反应,制造出苯胺,而苯胺同样是可以通过皮肤和呼吸系统摄入的高度有毒化学品。尽管有报告表示,在MDI预聚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将通过废液焚烧炉来焚烧或经专用洗涤剂洗涤后排放;MDI生产工艺尾气含甲苯、甲醛和苯胺,将燃烧处理;在MDI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蒸馏废液和精馏残液,将通过焚烧处理;苯储罐的废气吸收液将送焚烧炉处理,等等。然而,再先进的技术也无法确保零排放。更何况,巴斯夫在环保方面曾经有过超标排污的劣迹。2008年4月26日,绿色和平组织曾在正式发布的《企业污染物信息公开状况调查》报告中,将13家跨国企业列入“黑名单”,巴斯夫榜上有名。   也许,德国人会想到,这样一个大的化工基地会不会酿成意外灾难?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一旦战争来临,一旦恐怖袭击发生,一旦地震灾害突如其来,一旦出现泄漏、爆炸或者其他任何化工厂都可能发生的意外事故,对这样一个大的化工基地来说,在万分之一的可能中产生的风险都将是毁灭性的。   被称作史上最严重的十大工业灾难之一的博帕尔事件,2000多名博帕尔贫民区居民即时丧命,之后更有2万人死于这次灾难,20多万博帕尔居民因之永久残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松花江污染事件就是因硝基苯爆炸引起的。于是有人把这个巨型化工厂比作是悬在三峡大坝天灵盖上的一枚定时炸弹,只要这枚定时炸弹存在一天,隐患就如影随形,无法确保万无一失。特别是谁都难以想象,一旦酿成意外灾难,其破坏力和危害性究竟有多大?   也许,德国人会想到,在上游库区是否适宜大规模发展化工项目?结论显然是否定的。有专家指出,像巴斯夫重庆MDI项目这样一个大的化工基地建在上游库区,全世界绝无仅有。   有数据显示,我国80%的化工企业环顾在大江大河周边,全国地表水污染严重,七大水系总体为中度污染。20世纪70年代末,长江流域废污水排放量不足100亿吨,到2005年已直逼300亿吨。而全国一半以上的化工企业集中在长江流域,长江流域的污水处理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超标污水经常直接排入长江,每天进入长江的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相当于一条黄河。在这样的背景下,在长江上游三峡库区大规模发展化工项目,很容易酿成极大的水污染隐患。   假如在莱茵河上游建化工基地,德国人会做怎样的考虑?这样的一个假设,其实是不成立的,因为德国人不会在莱茵河上游建化工基地。那么谁需要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呢?无疑应该是中国人,因为德国巴斯夫将在长江上游的三峡库区建立全球最大的MDI化工生产基地。   据悉,今年初国家有关环保部门原则上已经通过了巴斯夫重庆MDI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意见。作为国家发改委核准该项目前的关键要件,该项目的环评已花了一年多时间。如果获批顺利,该项目预计2012年投产。   问题的关键在于,长江是中国的母亲河,长江三峡是中国母亲河的心脏。想当初,中国人在长江三峡建大坝的时候,不是由国家水电部说了算,而是由全国人大来决定;到如今,德国人要在长江三峡建化工基地了,怎么能由环境保护部说了算,而不是由全国人大来拍板呢?须知,在长江三峡建大坝,看到的是水利;在长江三峡上游建化工基地,想到的是水害。两厢比较,水害的影响一点也不亚于水利。

文章来源:中国工业报  作者: 贾柱  发布时间: 2009年7月2日  

分享博文至:
时政 (全局), 未分类 | 野驰
351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