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魏英杰 江苏睢宁县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这个地方创造发明的大众信用打分评级办法,相当于给当地老百姓各自颁发了一张“良民证”——达到标准的是 “良民”,被扣分的或可称作“劣民”。这一新政可谓闻所未闻,应属世界首创。县委书记也高调宣称,通过此举要让群众“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 制约”。 很长一段时间来,大家都在感慨世风日下、诚信匮乏,认为应当学习西方那样建设完善的社会征信体系,让诚信缺失者无所遁形。问题是,再好的制度一经 移植到国内,往往难免唱走调,念歪了经。西方的诚信体系主要集中于金融领域,从诚信交易这一社会运作的关键环节入手,有效规范市场活动,维护社会有效运 作。可在国内,先是出现把手机、水电欠费等不分青红皂白地纳入征信体系,在这个地方如今甚至扩散至社会生活诸多领域,乃至于把招商引资、占道摆摊、计划生 育、“闹访缠访”等都收归在内。 显然,这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社会征信体系的职能,而把这一体系当作万能的社会控制器。凭借这玩意儿,当地固然不用发愁怎么才能把老百姓收拾得服服 帖帖的,但是这么一来,就算这个地方出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盛世景观,恐怕老百姓也是大气不敢喘,如同生活在中世纪的阴影之下。所谓“国内莫敢言,道路 以目”,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更何况,这里头许多打分项目和标准不仅混乱不堪,而且处处可见“挟私货”的政策意图。例如“围堵党政机关、企业、工地,无理闹访、缠访”一项,何 为“围堵”,何为“无理闹访”,压根就没有个准则——到最终还不都是由政府部门说了算,可是一和公民信用挂钩,老百姓正常反映意见、上访举报,都可能被打 入不良信用记录,由此公民的合法权益也被活生生地剥夺了。又比如说,信用打分评级系统对利用网络、短信、信函诬告、诽谤他人记录的罚分则达到了100分/ 次,与刑事处罚的分值并列最高。这里也存在利用信用体系,打压和剥夺公民言论自由的嫌疑。 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干,即便不提“法不禁止即自由”,在这里人们也根本看不到一丁点的法治精神。政府是老百姓选出来“管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保障公民的个人自由。所以,本来应当是老百姓给政府部门打分才对,而不是相反。现在呢,当地政府不仅给每人戴上了思想言行监控器,为了更好地管制老百姓, 还拿着纳税人的钱设立了一个正科级建制的新机构——大众信用征集管理办公室。这简直是拿老百姓的钱折腾老百姓,实在不无讽刺意味。 稍有不慎就要被扣分,扣到一定程度(比如C级)还要被登报公开并受制约,依我看这哪里是在打造诚信社会,分明是朝着专制社会迈进了一大步。说白了,相关措施实乃强权思维下的蛋,只有持强烈管制思维的人才会想得出这样的馊主意。所幸在一个经济发展、社会开放的时代,这种思维必将越来越不受待见。天 晓得,当地这一新政能够走多远呢。 2010年3月26日

原文: http://blog.qq.com/qzone/622007913/1269654621.htm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

  1. 给老百姓一个良民证也挺好的,但是,要老百姓评判一下,这个良民证是不是真的发给良民了,如果不名副其实,发证的也不合格,对不对?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