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五月里,我们绝食了。在这最美好的青春时刻,我们却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绝然地留在身后了,但我们是多么的不情愿,多么的不甘心啊!

然而,国家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物价飞涨、官倒横流、强权高悬、官僚腐败、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会治安日趋混乱,在这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 同胞们,一切有良心的同胞们,请听一听我们的呼声吧!

国家,是我们的国家, 人民,是我们的人民, 政府,是我们的的政府, 我们不喊,谁喊? 我们不干,谁干?

尽管我们的肩膀还很柔嫩,尽管死亡对于我们来说,还显得过于沉重,但是,我们去了,我们却不得不去了,历史这样要求我们。

我们最纯洁的爱国感情,我们最优秀的赤子心灵,却被说成是“动乱”,说成是“别有用心”,说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们想请求所有正直的中国公民,请求每个工人、农民、士兵、平民、知识分子、社会名流、政府官员、警察和那些给我们炮制罪名的人,把你们的手抚在你们的心上,问一问你们的良心,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是动乱吗?我们罢课,我们游行,我们绝食,我们献身,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我们的感情却一再被玩弄,我们忍着饥饿追求真理却遭到军警毒打……学生代表跪求民主却被视而不见,平等对话的要求一再拖延,学生领袖身处危难……

我们怎么办?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但这却需要我们用这些年轻的生命去换取,这难道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吗?

绝食乃不得已而为之,也不得不为之。

我们以死的气概,为了生而战。

但我们还是孩子,我们还是孩子啊!中国母亲,请认真看一眼你的儿女吧,虽然饥饿无情地摧残着他们的青春,当死亡正向他们逼近,您难道能够无动于衷吗?

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地活着,因为我们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龄;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学习,祖国还是这样的贫穷,我们似乎留下祖国就这样去死,死亡决不是我们的追求。但是如果一个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够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够使祖国繁荣昌盛,我们就没有权利去偷生。

当我们挨着饿时,爸爸妈妈们,你不要悲哀;当我们告别生命时,叔叔阿姨们,请不要伤心;我们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让我们能更好地活着;我们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追求的绝不是死亡!因为民主不是几个人的事情,民主事业也绝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着最广泛而永久的回声。

人将去矣,其言也善;鸟将去矣,其鸣也哀。

别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样的忠诚。 别了,爱人,保重!舍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终。 别了,父母!请原谅,孩儿不能忠孝两全。 别了,人民!请允许我们以这样不得已的方式报忠。

我们用生命写成的誓言,必将晴朗共和国的天空。

北京大学绝食团全体同学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

据油印传单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

  1. 国家,是我们的国家,政府,是我们的的政府, ………..

    如今国府又是谁人的呢?

  2. 民众朴素的民主之心,就像我在加拿大看到的一些孩子。总是要自由要空间,吵着嚷着要离家出走。认为老师说的大道理就是对的好的,认为父母的关爱和训诫是独裁,自以为是,看到的都是父母的缺点。以为“有理” 走遍天下,远不知现实凶险非常,百无一用是“道理”。可怜可悲的孩子们啊,世态炎凉,免不了被人摆布利用,何时方能醒悟啊?

    最后留诗《针心话》一首,刺痛心扉:

    民主就是墙头草,怎奈民意贱如狗; 民心如水可载舟,民贵君轻如幻梦;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英雄有泪英雄咽,民众有怨怨英雄!

  3. 把“技术问题”复杂化、政治化、伦理化、意识形态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之一。也是御用文人独家秘籍、讨饭吃的饭碗,就好像北京的胡同,外地人进去立马蒙头转向。这所谓的特色是清以来的事情,清朝以前,情况要好的多。清末有人主张“师夷长技以制夷”时,反对者并不从客观条件等层面来反对,而是指其为“溃夷夏之防”的“汉奸”;引进铁路时,反对者则指出,铁路是西方产物,在中国修路就是“用夷变夏”、“为外国谋”;至于引进电报那则会惊动长眠地下的 “祖宗”,是“不孝”

    五四以来,“德先生”、 “赛先生”大兴,很可惜,90年来,与“赛先生”比起来,“德先生”处境很尴尬,不是落在纸上,就是成为反对党要挟执政党的资本。只要改朝换代成功,“德先生”便立马被当权者丢在了脑后,像没了姿色的小妾。或以“不适合国情”来搪塞。以至于现在,一提起民主,许多人就一副灰心丧气的样子。

    民主是什么?解读很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民主不是三流影星,为了出名,会主动钻到导演的被窝里!民主是争取来的,就如我们现在的八小时工作制!

    争取民主权利,不能等待既得利益集团的恩赐。如果你等待恩赐,只能是被忽悠,没完没了地被忽悠—–被既得利益者忽悠,被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御用文人忽悠。

    从中国的现状来看,毫无疑问,大规模的动乱任何人都不会欢迎,但一定程度的斗争是必要的,和谐的斗争也是社会的进步!不斗争,弱势民众的权益是得不到的,或者得到了也是一纸空文。指望别人代表你争取权益,保障权益,其结果一定是别人代表你领走了权益,留给你的只能是吃苦受罪的义务!

    民主是什么样的?它不神秘、也不复杂,你头脑中想它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用不着翻字典、查名著,更用不着与大师讨论,民主就是生活!民主就是老百姓心中的好日子!

    —————————————————— 选自 卧虎—–三谈民主

  4. 唉… 想当然的思想,野马一样的理论,害死了一拨又要害另外一拨…周而复始,依旧只看到前赴后继,民主却从未真正实现。

    民主不是人质,不是被压迫者抢来再统治集团抢去那么简单。谁抢到了,谁就迅速蜕变为统治集团,照样对昔日的同胞压迫不误。这就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没有从根本上理解民主和平等思想,一但眼前的利益要求得到些许满足,就会顿生惰性,民主大业便如弃妇一般人甩一边,这算是哪门子民主?“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不就是争取利益分配而已嘛,动物靠着本能谈民主?岂不可笑可叹啊?

  5. 中国历史总是无情的重复城头变换大王旗, 症结算在:

    数千年的习惯: 人治

    没有民主监督,上台者必然腐败堕落,重复人治亡国之路。

    值的庆幸的是:中华民族在台湾终于成功打破一次几千年历史怪圈,国民党下台再上台的过程,是中华民族从来没有过的政权变换方式。

    这其中没有民主监督,依法执政,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6. 野驰你说的非常正确,英明的人治是一时的春风,可惜“没有民主监督,上台者必然腐败堕落,重复人治亡国之路。”人性的阴暗面会令良好的平衡不断倾斜。

    法制为主的政治,虽然体现了平等思想,但难免过于无情苛刻,容易激起矛盾。就像防洪大堤,难免管涌,不能一味卡堵,还需疏导。法家严法治国也只是一时的药物,人不能把药当饭吃——秦国三世而亡、蜀汉后期各种矛盾抬头,悲怆终结。

    深厚的民主环境所倡导的“天赋人权,四民平等,以人为本”,才能较“温柔”的缓解矛盾的激化和体制的僵化,不过即使是这样,也仅是“大同社会”的最基层罢了。真正美好的社会,应该是理念指挥形式,而不被形式反噬,能够自我修复自我改进的学习型有机体,以民主作为催化剂和监督人。就如生命的新陈代谢,永葆活力。

    理虽如此,可惜有机体都会衰老,生命也总会走到尽头,长生不老也许只是神的境界——我永远无法预计人性的贪欲,这就是我们这些凡人能思考到的极限了。

  7. 法制是依法治国,绝非对民众苛以重法,而政权主体可超越法律之外。

    说道理念,一百个人有一百个理念,如何协调之? 不按法律,谁的权大谁的理念就是正确?不是封建专制又是什么?

    griffiel网友提到的“法制”会激化矛盾,刑不上大夫,立法执法监督都是一小撮人包办,那不过是一个涂了些法律颜色的人治而已。

    只有做到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 才是现代法制国家,而非中国传统的家法国家。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