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8, 2011 )

国人的三大思维障碍

字体 -

一、”坏人推论”思维方式

国人的”坏人推论”思维方式:遇到一个陌生人,首先假设他是一个坏人,假设他有犯罪的动机,假设他对自己怀有恶意,所以我们要采取谨慎的对策和周密的防 范,严防自己吃亏或受害。有人把中华思维方式中的”坏人推论”总结为一句格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从小就被父母谆谆教导,千万不可 太相信别人;好朋友也往往会给我们忠告和提醒:”你对某某人要提防一点”。 与此相对的就是”好人推论”思维方式。

国人独特的”坏人推论”中华思维方式,导致了国人之间很难相处。国人在内心中处处提防,使人和人之间在心理上树起一道高墙,划出一条鸿沟,拉开一段 距离。很多人批评中国人不团结,”窝里斗”,这其实就是坏人推论的心理在作祟。试想:一个把别人都假设成坏人的人群,自然要相互设防,相互猜忌,怎么会团 结一致呢?还有很多人批评中国人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花费时间精力太多,可是有了”坏人推论”的中华思维,中国人假设周围的人都在谋划着算计自己,不得不花大 量时间精力来分析判断自己周围之人的一言一行,生怕自己被他们”算计”了。

中华思维的”坏人推论”,还影响到中国的法律制定。西方国家的司法精神是”好人推论”或”无罪推论”:一个人不能证明其有罪,该人就是好人。宁可放 过一千个坏人,也不能错杀一个好人。而中国的司法精神是”坏人推论”或”有罪推论”:一个人不能证明其无罪,该人就是坏人。宁可错杀一千个好人,也不能放 过一个坏人。

二、”把恨当爱”的思维方式

鲁迅认为国人不爱国的根源在于民族的劣根性,中华民族的情感中缺少”爱”的成分。 鲁迅塑造了”阿Q “的典型形象,阿Q 就是个”恨多爱少”的人。

国人对公共财产似乎还怀有一种”敌意”,鲁迅称之为”奴才式的破坏”。

由于中国人”爱少恨多”的感情特征,在中国很容易发起一场仇外的群众运动,可是却很难发起一场真正的爱国群众运动。 在中国,以仇恨为主题的运动,总能召集起大量的民众。义和团、五四运动等中国近代史上的各次民众运动,均以”仇外”为基础。

儒家学说侧重教育个人的品德,或者说重视培养人们的私德,却不重视培养人们的公德。

目前在中国,爱国主义教育最应该做的不是去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而是培养起人人爱护国家公物的公德,培养起人人对自己周围莫不相识之人的爱心,把 中华民族改造成为一个有公德和爱心的民族。

三、”迷信圣贤”的思维方式

民主精神就是民主的思想方法,思维方式。 西方文化的根本并不是民主体制,而是民主思想和民主的思维方式。

民主的思维方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人类的原始期。一个原始部落随着人口的增长,周围的动物捕杀光了,植物摘采光了,人们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进行迁移。 可是往哪里迁移呢?有人提出往东方迁,有人提出往西方迁,有人提出往山上迁,有人提出往海边迁,在众人意见纷纭的情况下,这个部落怎样做出最后的决定呢? 这时人们的思维方式就决定了他们的行动。

第一种想法是大家意见不一致就干脆”散伙”,愿意到东方的人就到东方去,愿意上山的人就到山上去,各走各的路。这种思维方式后来被称为”无政府 主义”思想,非洲大陆的原始居民多半持”无政府主义”思想。由于”无政府思想”的人群难于统一行动,无法发展成为巨大的国家,现在山野丛林中散布的原始部 落,大多是”无政府主义”者的后裔。

第二种想法是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愿意到西方去的人多就往西方迁移,愿意到海边去的人多就往海边迁移,少数服从多数。这种思维方式后来被称为” 民主主义”思想,欧洲大陆的原始居民多半持”民主主义 “思想。古希腊城邦就是尊重大多数人意见的民主国家的原型,现代的民主国家主要集中在欧洲,这与这里的居民长期以来具有民主思想的传统,习惯采用民主的思 维方式思考问题有密切关系。

第三种想法是采用部落中最有智慧、最有见识的智者的意见,智者说往东方走大家就往东方迁移,智者说上山大家就往山上迁移。他们认为智者具有常人 没有的”天才”,智者的看法最正确,所以多数的庸才应该服从少数的天才。这种思维方式后来被称为”独裁”思想, 亚洲大陆的原始居民多半持”独裁”思想,古代中国传说中的”尧、舜、禹”就是部落中天才的圣人。现代亚洲国家以独裁政权居多,这同样与这里的居民长期以来 的独裁思想传统有密切关系。

无政府主义、民主主义和独裁都是从原始人类中诞生出来的不同思维方式。

民主和独裁的最根本区别反映在人们的思维方式上:我们应该服从多数?还是应该服从精英?民主的思维方式赞成服从多数,民主思想认为人与人的智力差别 有限,每个人都有独立判断事物的能力,所以应该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针。民主投票时人人平等,不管博士还是文盲,都是一人一票。独裁思想则认为人与人 的智力差别很大,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独立判断事物的能力,一个天才和一个蠢才作出的判断有完全不同的价值。独裁思想认为大部分人都是愚人和庸才,他们无法自 己领导自己,所以需要智者为愚者做主,需要圣贤和精英对普通民众进行家长式的独裁领导。中华思想就是典型的独裁思想,因此中华思想本身就是反民主的。

中华思想的一个很大特点就是”愚民论”,中国人不相信西方思想中人人智慧接近的”公民论”。

中国有一个对老百姓的歧视性口号:”为人民服务”。那些说”为人民服务”的人,首先就意味着自己是”人民”以外的特殊人,所以才有”为人民服务”的 概念。

然而”为人民服务”的歧视性口号,竟然大受中国老百姓的欢迎,这就是因为中国的老百姓”迷信圣贤”的思想。他们毫不怀疑圣贤伟人具有超人的智慧,深 信圣贤伟人的话都是真理,也不认为中华思想中的”愚民论”有什么问题。中国老百姓自认自己确实就是”愚民论”中所说的愚民,不相信自己有管理国家的智慧与 才能。当国家出现问题时,他们只是企盼出现一位青天大老爷赶走贪官污吏,期望出现一位救世明君来为百姓作主,为人民服务。 中国老百姓对”打倒贪官换清官”有深切的盼望,而对”百姓自己当家作主”根本没有想过。

美国人选总统的心情是为了挑选一位自己的政治代言人,选民投票的原则是看哪位候选人更符合自己的政治主张,更能代表自己的利益。而中国搞总统选举的 话,老百姓选总统的心情却是挑选一位为自己作主的青天大老爷,选民投票的原则是看哪位候选人品德最好,最有才能。在美国人看来,更聪明更能干的候选人如果 不符合自己的政治主张,不代表自己的利益,照样不会选他。中国人看来,当然是选一位更聪明更能干的人当总统,才能把国家搞得更好。至于该人是否能代表自己 的利益,倒是不在思考之。

———————-

转贴自 英语论文大百科

分享博文至:
时政 (全局), 道德, 历史 | 野驰
311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2 条评论 »

  1. 怕的是打着民主旗号,做的是独裁专制的国家,例如:中国。

  2. 只需抬出中国特色的旗号,民主还是专制,朝廷随便定义。

    —————-

    “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逻辑!” —韩寒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