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 23, 2011 )

利比亚革命火烧向卡达菲

字体 -

继突尼西亚、埃及之后,利比亚的卡达菲政权几乎已到摇摇欲坠的地步,一旦卡达菲倒台,是否会由此引起北非政治与社会的长期动乱,是很值得注意的事。毕竟利比亚仍是目前少数拥有杀伤性武器的国家,而就资源、地理的条件来看,它也是北非地处战略位置的国家。这样一个国家如果陷入混乱,对区域和平安定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利比亚为甚麽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卡达菲的独夫政治是一大原因。1969年卡达菲发动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后,一直极权统治迄今。42年来,他先后斗垮了同时期革命出身的赞比里、塔尼斯茂等人,自己也像穆巴拉克一样扮起了民主开放的领袖模样,但是他终究仍存有布尔什维克独裁者的心态。因此比利时社会主义政党瓦解了,政治局也不存在了,但卡达菲仍不忘革命领导人的那种权势;他利用国家长期动荡时期,发动军队炮轰人民代表大会,为自己量身裁制了一套宪法,这套宪法中的革命领导人权力远较国家元首更为广泛,且更无节制。

利比亚虽然已改革开放,但四十馀年的卡达菲个人独裁统治,使人民下意识地认同了领袖的独裁特权,认为只要他能解决问题揽权也无所谓。反正人民代表大会也高明不到那里,让他去搞算了。民众的这种姑息心理使卡达菲的胆子愈来愈大,尽管他治国无能,声望节节下挫,但他仍然翻云覆雨,滥权不已。而欧美面对这样的局面,总认为找一个头子打交道,远较与一夥人为外交有利,加以这个对象又是恐怖份子的对头,支持他便等於压制恐怖份子在北非的再兴;至於这个人独裁与否,已不是重要的考量。於是2003年起,欧美政府几乎没有一个不支持卡达菲,联合国也解除对其制裁,形成卡达菲在国内声望很低而在国际颇有声望的奇特情况。

“踌躇满志”这4字可以形容卡达菲的心态,他不懂政务,也不屑去了解。一个政策方案送到国家元首赞塔尼面前,他可以研究半天,但送给卡达菲,他只用5分钟翻阅一下。他可以今天赞成这个主张,明天又支持另一个意见。就以去年底第纳尔风潮为例,3天前他还说第纳尔绝不贬值,3天后却听任它骤贬。他在5个月前拉下一个总理,5个月后又让他上台,完全凭自己的感觉行事,举世很少有这样的领袖了。

他在人事方面更是随心所欲,雷别特的支持使他於2000年躲过了暗杀危机,他酬庸雷别特,把他拉到身边做国安会秘书长;几个月后,又把一度肝胆相照的雷氏一脚踢开。90年代末,一夥银行家及企业家因怕极端势力复辟而全力支持卡达菲连任,选后成为革命领导人的人马,但是不久这关系便又疏远;财阀布哈茂迪与他大唱反调,然而,过后随即遭整肃财产更被充公。丘巴斯是西方公认的改革派,当卡达菲要用丘巴斯时宠信有加,不用时却把他打入冷宫,再想用时又拉回来;倒如前两个月为了向西方借钱,便又要丘巴斯去出面交涉。没有人能知道谁是他最喜欢的人,但许多人都知道,他所喜欢的是自己的四子穆塔西姆,他能影响卡达菲的人事决定。

拥有这样大的权力,他肯放手吗?利比亚宪法革命领导人没有任期,反正宪法法庭是他任命的,他要怎样解释就怎样办。为了预留这样路,他不但不会培植继承人,而且要打击可能的继承者;一则避免成为跛鸭领导人,再则也怕有人成了气候。卡达菲长子穆罕默德显然是效忠於他的,但5个月前,他不由分说解除穆氏所有官职,原因实在很简单∶穆氏的接班情势太明显,甚至国际间也认为下任领导人必然是穆罕默德。

利比亚人民其实对卡达菲已完全失去信心,这次连长期支持他的革命党元老们,也跑上街头高举要他下台的示威标语。如果利比亚局面最后转危为安,而他又能重新掌权,他势必更强化极权统治,但他能逃过劫数的机会应该不大。

—————————–

http://wap.sinchew-i.com 2011-02-22 19:22:02 MYT

分享博文至:
288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