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 26, 2011 )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字体 -

埃及之后就是利比亚吗?现在,战斗和抗争还在继续。利比亚人被卡扎非的野蛮部队残杀,人数业有三四百人;这个屠夫甚至排了军机来轰炸百姓。虽然,消息良莠皆备,是不是精英部队业已哗变;部落和酋长们是不是响应了起义群众;的黎波里是不是已经失控于卡氏家族;卡扎非是不是已经逃往……这些未定因素,还在神秘的命运指向下运作。对于卡氏屠杀行为,联合国和欧盟业已发出谴责。只有美国政府和奥巴马,装聋作哑,特持缄默。这个行为或者因为卡氏前此放弃试验核武器,后来建交于美国使然;且有巨大石油利益受益于美国人。人们看到,就是这样的利益诱惑和国家格局使得奥巴马政府和其本人,对于利比亚的人权灾难和卡氏屠杀,保持了无耻的沉默——我们乏于见到美国政府官员和议会究为何故,对此埃及之后伟大的利比亚民主抗争保持如此冷漠和旁观之态度——奥巴马团队的美国衰落论和由来已久的实用主义策略,是不是做甬者,尚待一段观察。这个现象,带出现实和历史中美国外交、政治、战略中负面因素的回顾。我们看到,美国右翼政治对于拉美民主基本上是负面因素;他们支持的皮诺切克们,垮倒于本国自由的抗争,导致美国认可的纳粹成员被抓捕和右翼屠夫的倒台;他们恢复六四后与中共之关系,且在后来的沆瀣与勾结中,大量炮制“中美国”和北京共识;他们对于埃及的支持,导致窃国大盗穆巴拉克窃取国家三分之一财富——据说,这是他们看待的、其埃以和中东政策的顶梁人物——于是,他们支持一个小偷三十年。这是连马基雅维利也无法为之辩护的是非相对主义和惟利是图。现在,埃及事务完全超越美国策略,一举推倒了这个小偷。事务发生连锁效应;法国的非洲榜样突尼斯和美国的非洲榜样埃及,皆被民主主义推倒;此一革命,连带推倒了美国的地缘政治和利益格局,走向一个非美国战略主导的中东新格局。此时,多米诺骨牌之民主效应波及利比亚。美国人在此关键时刻,在其欧洲朋友和联合国至少提出对卡扎非杀人这件事情的表面谴责的时候,庸人奥巴马,居然一言不发,袖手旁观。他对于人权的素有承诺和自由假说,现在都见鬼去了。人们期待美国做出或者继续做出世界警察努力的梦想,正在破灭;新一轮民主和民族革命甚至伊斯兰主义的呼声,正在神秘诡谲地、因为美国的缺席,而发生悄然不知所向的变局。 半岛电视台全程24小时播放埃及和利比亚等国家民主运动现场和进程的时候,奥巴马,岂有此理地面对了他要消减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计划——他们并且对中美国结构继续他原有的利益和所谓战略设想,并未丝毫有所“改变”(这个辞藻是这个黑人的专署权乎?)——他们给出的、中国之花的革命日期的定位,竟然是在遥远星河的漫漫长途上吗!——换言之,中国没有各种花之变化,其主要因素,就是这个“中美国结构”的深藏不露和根深蒂固。对于利比亚的表演和不表演,正好说明了奥巴马政府庸俗看待、也许可以称其为第五波民主浪潮的立场。这个拖延,正如上述,是真正的中美国作业,可以说,其开始于七十年代毛和尼克松的表演;后来表演于六四背叛——他们肯定了美国—中国、前店后场的商业和政治操作——这个操作,是从他们放弃台湾开始的。于是,我们回到主题。如果利比亚的革命成功,他究竟说明了什么?就和埃及革命成功,说明美国三十年支持穆巴拉克政府的荒诞和无道策略乃及其战略部署失算——利比亚如果出现卡扎非镇压成功,美国,就会再度支持了另外一个“六四”政权(利比亚的六四)?!——但是,如果伟大的利比亚革命成功,那么,事情又会如何变化。一个伟大的变化,就是作为古代文明之一支,利比亚文明汇合埃及文明,再加上以后伊朗(波斯)民主文明,中国民主文明,形成世界古代轴心文明之现代化格局,这个更新的巨变,正在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发展,也未可知。这是希罗多德们和蒙森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埃及,波斯和利比亚对于世界的影响;也是黑格尔现实与合理的辩证法之再现——“现实,就是不合理的”——这个判断的再度证实;因为变化和涅槃,才是最终的合理——于是,中国,埃及,波斯,利比亚等等古代文明之现代化进程,将会超越庸人奥巴马的石油利益和国家利益,重新塑造新一轮的“历史”和世界格局——这是新时代的希罗多德的梦想。这个历史,也许不是欧洲的历史,不是美国的历史,而是中国和非洲的历史。这是一个绕有趣味的观察;也就是说,未来世界,不是因为中国模式(中共模式)的延续,导致世界新式格局之出现,而是因为“中国民主模式”和非洲乃至所有的朝鲜,古巴和缅甸的民主模式之出现,把美国重新挤到民主的边缘位置。这是中国人唯一值得肯定的、民主中国模式之中国民族主义。 这是一个因为美国自己作为不当导致的结局。这类根据发生的结果究竟是花果还是毒果,至少现在对于美国人是苦涩和难耐的。仅仅因为卡氏一个狂人的默许(废弃核武器研制),奥氏这个非洲族裔者,居然对其本族非洲血亲同胞被杀戮采取六亲不认主义,这难道不是把对于非洲的发言权,拱手让给某种阿拉伯激进主义吗?对于以色列的过度偏袒,使得各种戴维营主义似是而非和是非不明,就是因为美国对于中东地域的双重标准。这个双重标准,导致以色列民主模式和埃及民主模式的格格不入和傲慢偏见——所谓民主国(狭义的概念、以色列的概念的)正确性,在新一轮的民主主潮中,作弄了犹太人的国家观念和地缘观念;也许,还会在美国和极端主义之间逢场作戏,互相较逐——而这个游戏的输赢,完全取决于美国是不是退出,旁观和消极对待利比亚的民主——含巴林(美国第五舰队总部驻地),也门和约旦等国的民主进程。一个没有美国的民主,也许会出现——一个排斥美国的主义,也许会鱼龙混杂地改变美国主导世界秩序之局面—一个本拉登主义,是不是会响应半岛电视台的呼吁,以支持利比亚革命而以美国人对此话题的沉默而告结束?奥巴马的沉默,是不是导致美国民主价值观在阿拉伯世界的“边缘化”和“不正确”——所有这些观察,有待事务的继续发展。但是,危险,极端主义乘虚而入,而美国坐视旁观的危险,业为世界民主人士和各界担忧。美国人向来在价值和实用两个层面游刃有余;今天,却在我们观察利比亚革命的时候,奥巴马的不做声,让人感觉他们的色厉内荏。这个人的作为,居然到了就连中国政客也做不到的“不做声”(他们为他们自己的利益和立场也会发声)。这是完全不能容忍的新美国态度。是对死难利比亚人民的羞辱和漠视。我们知道,在纳吉被绞死的时候,在六四死难者呼告无门的时候,在朝鲜人民做牛做马甚至牛马不如的时候,美国、中国正在玩弄一种叫做核武器带来无主义、无价值、无是非的游戏。这个游戏,美国人和苏联人玩过;这个计划,以消灭几十个地球的进度发展到可以消灭十几个地球的现状——不知道他们何以乐此不疲——他们早先和朝鲜玩弄这个游戏;所有的根据,都是虚拟和虚无的——中国,不是也有核武器吗?——这才是他们视而不见的现实和关键。现在,因为卡扎非放弃了核武器,他们的礼遇,居然发展到允许这个混蛋派出轰炸机来轰炸他的百姓——难道,奥巴马这个黑人就是这样对待他的非洲人兄弟吗? 不是美国经济衰落,导致其不坚持他的人权和价值,而是因为他们放弃价值是非的做法,正在进一步使其苟且和依赖于极权主义和屠戮主义。 全世界的人们,只好密切关注之,评断之,以期改变,以期他们回返其开国者的价值观念。 至于利比亚人,中国人,除去探索自己的牺牲之道和自由之道,并无完善的美国搭救计划,可以盼来上帝的拯救。 各种花之革命,只有在看透中美国结构主义的解构革命中,才会生出萌芽,成长壮大。 美国,这个民主价值的伟大贡献者,如今何去何从,要由未来的历史做出定论。 就像没有计划经济一样,美国战略计划指导下的“计划”革命,也将不复存在! 庸人奥巴马,更是应该打道回府。人们应该期待美国出现价值眼光更新者和战略思维更新者;以从新定位美国的政治和外交。 这是美国复兴的偶然选择,也是必然选择。

————————————-

作者 : 刘自立  《自由圣火》 發表時間:2/23/2011

分享博文至:
515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