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1911年10月10日,武昌城的炮声,轰鸣着迎来了中华民族结束几千年的封建君主帝制统治,走向新纪元的伟大时刻。

辛亥革命的意义和影响,不光是局限在推翻一个封建君主帝制的外在框架,而且还在于要清除一个长期桎梏中华民族思想文化领域的封建枷锁,而这个封建枷锁的金色灿烂的外壳,非以孔夫子为象征的儒家莫属。

不信,咱就看看孔子是怎么“发迹”的,还有都是谁在为孔子的形象涂抹金粉。

鲁迅先生有专述《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道:

“总而言之,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

历朝历代的封建权势者是如何捧孔子“起来”的呢,据考:对孔子有板有眼的尊号恐怕早于公元580年,也即北周静帝宇文衍,始称孔子为“邹国公”,此时的“公”尚属一个爵位,公、侯、伯、子、男系列中的最高级,而此后的封建君主就开始加码哄抬孔夫子的“头衔”了,以至于越来越高,高到“王”的地步。要知道,在封建帝制下,如果一个大活人要成“王”,除非是皇亲国戚,所以,历代封建君主已经拉孔子入列了。

至武则天是,孔子还是“公”,到宋真宗时,孔子已加冕为“玄圣文宣王”,元朝元武宗海山再加码,冠以“大成至圣文宣王”,直到近代满清期间,顺治皇帝世祖福临尊孔子曰“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后称“至圣先师”。

这里面值得一提的还有一位人物,就是与辛亥革命紧密相关的袁世凯,袁世凯也算是辛亥革命的参与者,因为手中有北洋军队为后盾,当了辛亥革命后的第一任“大总统”。但袁世凯又是辛亥革命革命成果的窃取者,而且,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成果的目的,竟然是自己要当皇帝,也即是复辟帝制,称自己是“洪宪皇帝”。

更值得一提的是,袁世凯在搞帝制复辟的同时,还有一个大动作,就是大肆尊孔。据记载:1912年9月20日,袁世凯下令“尊崇伦常”,他说:“中华立国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人道之大纪。政体虽更,民彝无改,”“本大总统痛时局之阽危,怵纪纲之废弛,每念今日大患,尚不在国势而在人心。苟人心有向善之机,即国本有底安之理”。此令一出,各种尊孔团体相率成立,遍布全国。(凤凰网“历史上的今天”)

这里可以做一个逻辑上的关联,孔子活着的时候,穷其一生只干一件事儿,“克己复礼”,做梦都想着复辟周天子的奴隶制,但是已经进步到封建制的社会容不下他,鲁迅先生评价道“孔夫子的做定了‘摩登圣人’是死了以后的事,活着的时候却是颇吃苦头的。跑来跑去,虽然曾经贵为鲁国的警视总监,而又立刻下野,失业了;并且为权臣所轻蔑,为野人所嘲弄,甚至于为暴民所包围,饿扁了肚子。”(《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碰巧的是,袁世凯也是以复辟帝制为己任,竭尽心力要当皇上,与此同时,袁世凯也没忘记了拉上孔夫子,这是鲁迅先生说说的“敲门砖”,要复辟封建君主制,没“敲门砖”不成。

草民以为,如果把孔夫子作为封建帝制文化的一个代表和象征,成为一个历史的符号加以考察,或者是说供社会民众作为连接中国历史的历史人物来展览,无可厚非,毕竟被中国历朝历代的帝王们捧了2千年。

但是,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孔夫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的方法,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却一点也没有。这就是‘礼不下庶人’。成为权势者们的圣人,终于变了‘敲门砖’…”,封建帝制已不复存在,“敲门砖”也毫无意义,再搞什么“九五之尊”就令人可笑了。

辛亥革命的100周年纪念日正向人们走来,辛亥革命说推翻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帝王宫殿——紫禁城的东面却出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被历代乃至于末代封建帝王捧为“九五之尊”的符号的雕塑,实在是一种反讽。

中华民族为推翻封建帝王的统治,曾经进行了不屈不挠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人们不会忘记被清朝统治者残杀在古轩亭口的鉴湖女侠秋瑾女士,人们不会忘记为推翻封建帝制慷慨就义的徐锡麟,坐穿牢底的邹容,人们不会忘记在推翻封建帝制的起义中倒下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人们不会忘记在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北伐战争中流血牺牲的万千北伐军先烈,人们不会忘记为彻底铲除封建文化残余走上街头的五四先贤。

仅就此,草民相信把所谓“孔子雕像”立在国家博物馆北门的人,心中是不糊涂的,草民宁愿认为把这位封建帝王捧起来的“九五之尊”立在那儿,不过是一次历史人物的展览。

随着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日的到来,“九五之尊”是愈发显得尴尬,不如把这展览谢幕于先,为避免另外一种尴尬,草民建议,请“孔夫子”轻移玉步,北京安定门国子监街的孔庙适得其所。

————————

作者:工农百姓 http://caomin.cwahi.net

分享博文至:
245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1 条评论 »

  1. 问好前辈,革命前辈,刚到51网时,就看到你在这里了,从你这学到不少的东西。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