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星期一上午,中国长城防火墙(GFW)之父、 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被网友发掘出在新浪微博的帐号1896891963,这个帐号发出过三条消息,而且还得到了新浪网的官方认证,确实为方滨兴本人。方滨兴在其微博上的最新一条消息是用谷歌手机向央视的主持人敬一丹问好。他说:“你好呀,我也上微博了,但是没有你们那么敢说话,呵呵。”

方滨兴上微博的消息经传播后,发生了一连串戏剧性的情景, 先是大批网民前往围观方滨兴的帐号,有网友留言说,“你很有勇气啊”。更多的是网友对他的谩骂,有网友说他:“尽做一些祸国殃民的事”,也有网友讽刺说,“每次连接被重置,我就想起了您”。网友姚骏说,“方先生,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的学生会羞于提起你是他们的老师,我非常坚定的相信,否则无法发泄我每次搜索国外技术资料时被墙的怒火。”

方滨兴只关注了三个人,分别是前乒乓球国手、 现人民搜索总经理邓亚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敬一丹和崔永元,但星期一上午关注他的人就很快超过四千人。

随着大量网民涌入这个站点,并发表对方滨兴的愤怒评论, 新浪微博的管理员开始持续删除这些留言,出现了留言数不断消长的现象,这场发帖和删贴的交替战斗持续数小时后,方滨兴的三条微博消失,最后在半天不到的时间,帐号也无法访问。

本记者前往新浪微博站点,发现搜索“方滨兴”这个人, 已经不存在,新浪微博提示,“方滨兴还没有开始微博,请等待”。记者随后致电新浪网查询,“你可以帮我找一下新浪微博一个帐号,叫方滨兴,他的微博是不是被暂停了?”

新浪工作人员,“你知道他的微博地址吗?”

记者,“1896891963”

新浪工作人员,“他叫方滨兴是吧?”

记者,“对。”

新浪工作人员,“他没有被关闭,只是没有微博内容,但是微博已经开通了。”

记者,“可是之前有很多网友在上面留言啊?”

新浪工作人员,“是博主自行删除了。”

不少网民对方滨兴的“落败而逃”表示惋惜, 他们认为,方滨兴自己也认可“长城防火墙之父”的说法,就该体验一下如何做网民,而不是缩头缩脚。网民们积聚的愤怒反应是正常的,方滨兴也应该知道,到底民众对他和网络审查的态度如何。资深媒体人北风向本台表示,“他应当预料到他在互联网言论管制上做出的事情,可以说是倒行逆施,他应当可以预料到,他是一个人神共愤的情形,他如果是要公开抛头露面的话,我想不仅仅是在微博上受到围观,我想以后在现实生活中可能都会有人对他竖起中指或者其他举动。”

知名博客作者阿禅表示,“人要有自知之明,在体制内, 你可能不用担心有来自群众的攻击,一旦你跳出了井底,你才会发现多么渺小。”有意思的是,方滨兴的微博显示是用Andoid终端程式发出,有网友讽刺说,方滨兴在之前谷歌事件中极力封堵,现在却用谷歌旗下的Android系统,实在是人格分裂。

星期一是《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搜索发布1.0版本,根据《 第一财经》星期二的报道,此前方滨兴为人民搜索的总经理邓亚萍提出了一些建议,表示:“既然人民搜索是政府搜索,那么肯定要完成政府赋予的职责。”而令人诧异的是,方滨兴还建议人民搜索上收录推特的内容,“这样的内容既符合政府要求,又尽可能地满足网民的访问需求。”

北风认为,方滨兴所开发实施的封锁体系,不但违反了法律, 干扰了信息自由流动。还大大禁锢了中国年轻人的创造力,他自己也体会到分享不自由的感受,他在网络上的表现,也证明其自相矛盾,不知所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分享博文至:
697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