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3月27日,”民主小贩”杨恒均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大家一直在担心,在关注。 听到这一消息,最着急的当属杨恒均年迈的父亲、远在澳洲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我猜想老人家一定会抱怨恒均:”你在澳洲生活得好好的,何必跑回来管国内的闲事干啥?”的确,恒均真的没有必要回来谈什么民主,闷声大发财多好?你看有多少人出过国?他们能不知道国外好吗?为什么人家什么都不说呢?你看看有多少人,天天和贪官打交道,吃香的喝辣的,腰包鼓鼓的,这小日子过得多美? 杨恒均的两个儿子知道父亲不见后,恐怕紧张得整宿无法入睡,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爸爸,你快回来!也许,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从此留下了巨大的阴影:原来回国写博客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啊!我估计这两个小家伙以后长大成人,也不敢轻易写博客了,尽管远在澳洲。 杨恒均失踪的第二个输家是广大的读者,也包括我在内。毫不夸张地说,我是在杨恒均博士的影响下才认真动笔,把自己在德国的见闻写出来的。恒均写的主要内容集中在澳洲,那么,难道只有澳洲人才真正享有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吗?不是,在这个星球上,至少大部分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民有、民治和民享”。在这些国家,老百姓把税交给政府,不是塞进贪官的腰包、不是补贴所谓亏损的国企,也不是拿来一掷千金地公款消费,更不是拿来援助世界,而是用于改善自己国家人民生活的,每一分钱的花费都被严厉的眼睛监督。澳洲是这样,欧洲如此,美国、加拿大也不例外。因此,我写博客的主要目的是想以德国的例子来佐证恒均在澳洲的见闻。 恒均的博文不是理论说教,而是用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例子告诉网友,什么才是公平的社会,什么才是合理的施政。在他的心里,读者对象不仅仅是普通的网友,而且还有许多应该看的人。恒均心中有幻想,他希望有能力改造社会者能读到他的博文。通过博文,让这些人了解真正的世界,今后才会做得更好,因为在国外走红地毯是了解不到真实情况的。因而,恒均是一个温和的社会改造论者,为此被不少失去耐心的网友辱骂和攻击。尽管如此,他依然保持儒雅的风度,做到了骂不还口,忍辱负重。这是一个多好的人,一个谦谦的君子! 我和恒均也不过一面之缘。他在北京期间请我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我们没有聊什么民主自由,而是叙起了家常。由于都姓杨,所以他问:”你是什么字辈”。我告诉了他自己的辈分。他很惊讶地再问了一次,我感到奇怪。他说:”你知道我两个儿子的辈分是什么吗?和你一样!”他接着问:”你们的家谱辈分是什么?”我数了一遍。他听后深感失望,原来和他的家谱并不一样。我听后也如释负重,因为这样避免了我成为他的后辈。 饭后我们相约,今后有可能他来听我演讲。我演讲比较有经验,也很有激情,这正是他想学习的。 可惜,这个约定已经不能实现。更为痛苦的是广大的网友,从此读不到他温和而发人深省的博文。民主,从此少了一个呼唤者,网友也少了一个可以倾诉而值得信赖的人。 恒均的失踪对网友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损失,但损失最大的可能还不是网友。在一个号称”社会主义法制基本健全”的国度里,一个人(不管他是澳洲人还是中国人),说不见就不见了,而且已经超过了48小时。这无疑给了”法制健全论”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如果恒均犯了什么法,请明确说出来,大家都来听听!显然,恒均不会被人抢劫和绑架,因为他那模样根本就不像有钱人。究竟被什么样的机构请走,如此无法无天?究竟是什么组织如此恐怖,让一个好端端的人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这两天在微博上见到最多的留言是:”这么一个温和的人,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呢?”是啊,温和的人不在网上说话了,剩下说话的还有什么人呢?你总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不说话吧?沉默才是最可怕的力量。 有一种力量叫民意。如果大部分人认识到,理性温和的呐喊已经不被允许,那么在人们心中留下的只有绝望。当民意充斥绝望的时候,后果会是什么呢? 谁让杨恒均失踪,谁才是最大的输家。道理就这么简单!

———————–

作者 杨佩昌

分享博文至:
时政 (全局), 专制, 民主 | 野驰
540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1 条评论 »

  1. 当前中国打击茉莉花行动,共产党到处抓人,怕中国人民反抗,这就是为什么维稳费高过军费? 我也被封网了,没给我答复,大概51博客有钱收,所以封我的网,想赚钱就得拥共。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