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5月22日,越南第十三届国会代表选举落幕。在827名国会代表候选人中,6000多万选民将通过手中的选票决定其中500人进入国会。当选的国会代表将在今年7月选举产生新任越南国会主席、国家主席、政府总理等重要领导人。

越南的直选和差额选举并非始于今日,但在经历去年国会否决政府高铁方案之后,选民对他们选举出来的国会代表有了更多期待。

自1986年革新开放以来,越南首先推进了经济改革。胡志明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党报人士对本报分析说,越南中央领导层已经深刻意识到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必须同步进行,即使不同步,相距的步伐也不能太远。

“适当的实行民主以及循序渐进式的民主,对执政党的地位以及取得民心更加有利。这是越南进行国会直选的动力。”上述人士说。

事实上,国会选举已经成为越南政治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控的民主:候选人经过重重考验

“鼓励非共产党员参选成为此次国会选举的一大亮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越南问题专家储浩对本报记者说。

越南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共有117名党外人士参与国会代表选举,这一比例从过去的不足10%提高到14%,为历届最多。在上届493名国会代表中,党外人士只有43人。

进入最后投票选举的827名候选人经过了重重考验。候选人首先要经过四月份的基层选举,要经过工作单位和居住地选民的认可,得不到50%以上民意支持的参选人将无法成为正式候选人。

经过两道民意考验进入下一轮的候选人,需要直接同选民见面,陈述自己当选后的工作计划,回答选民的问题。此外,他们还需要公示个人情况,其中包括基本信息和财产状况。储浩对本报记者说:“这一环节还会筛下一部分人。”

最后,无论是中央、地方推荐的候选人,还是自荐者,都需要经过越南统一战线组织“祖国阵线”的三轮协商。分析人士对本报说,这保证了进入最后名单的候选人不论是否党员,都会拥护越南共产党的领导。

“近年来,迫于社会经济压力,越南放大了政治改革步伐。”储浩对记者说。但无论越南政治改革如何进行,有一些底线不能触及。

“越南的民主是一种可控的民主。”一位越南政治分析人士对本报表示。这具体体现为,在体制上坚持一党专政。在今年1月越南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越南共产党已经明确表示,越南不需要而且决定不搞多党制。

其次,在意识形态上,坚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以胡志明思想为指导。第三,保证军队和安全部门为受改革影响最小的强力部门。在新一届越共中央委员会200人中,来自军队和公安的代表达到25人。

前述分析人士说,通过这种可控的民主,越共在保持党的执政地位与发挥民主之间取得了一种平衡。

国会否决高铁案:越南政治正在起变化

越南此次直选也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亚洲研究所的亚当?福德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表示,越南政治正在发生变化。

“虽然正式的政治体制没有发生太多改变,但其中公民社会组织在其中得到了发展。人们在为自己做一些事情,给执政党构成了一些问题,也发掘了不少政治机会。”他说。

在上届国会选举中,越共中央推荐的165位候选人中,有12人落选,其中包括政府重要部门的官员。

越南国会也在更多发挥监督政府的作用。去年6月19日,越南国会否决了由总理阮晋勇牵头的高铁项目。这条高铁预计耗资560亿美元,将把越南首都河内与第一大城市胡志明市连接起来。

虽然越南政府迫切想推进这一项目,但出于对能否筹集巨额经费以及能否盈利的担心,国会还是对政府说了“不”。

鉴于越共党员占据国会91.1%比例的事实,这样的决定并不多见。当时亚洲开发银行越南代表处首席代表小西步说:“这是具有里程碑的时刻,无论其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权谋与纷争,但就从国会否决而言,意味着越南民主化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上述越南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经此一役,民众对所选的代表有了更多的期望。“人民不再认为选出来的代表只是花瓶。”

——————–

江玮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博文至:
321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