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们终于可以骄傲地说—中国推翻封建皇帝也有一百年了!试想百年前中国男人还都在脑袋后面拖着一条辫子,女人还都缠小脚哪。我们中华儿女能不兴奋吗?

辛亥已来的这一百年可以大致地分成三个阶段:

- 前三十年是群雄并起,军阀混战,又有外敌入侵,真正是生灵涂碳,最后中国共产党消灭一切异己,建立了自己的一统政权;

- 中间三十年则以各种运动(折腾)为主,也是民生凋闭;

- 后三十年是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彻底抛弃了毛泽东的极左路线,经济实力急剧膨胀,目前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并有望在今后的十几到二十几年里赶超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

面对如此成就,有人说中华民族迎来了又一个盛世,并热衷于讨论起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来了。

就在此时,有媒体报道山西交城为已故前国家领导人华国锋修建了一座陵墓,其规模和气势都颇有帝王之气。华国锋陵墓选址交城风景区卦山南麓,占据半座山,墓两侧是两大山崖,如同张开的鸡翅,墓峰俨如鸡头。据当地风水师称,华国锋生肖属鸡,他曾做过国家领导人,而中国地图又形成如一只鸡,故陵墓选址十分上乘。又据悉,华国锋陵墓设计参考了南京的中山陵,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居高临下,俯视交城。花岗岩石级共365级,两侧白玉栏杆相护。

最顶墓碑为花岗大石鼎,正看如 H,取「华」字汉语拼音开头大写字母,既喻华国锋,也有中华之意;鼎高 5.5米,寓意华 55岁登基成为中共中央主席。 在我们庆祝推翻封建皇帝一百周年之际,帝王思想封建制度和封建主义还都如影相随地和我们一起进入了“新时代”。而这正是我们要认真思考的。

封建王朝兴亡周期律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历史中,共发生了一百多次农民起义,延续了二千余年,经历了三百多个朝代,换了三十六个姓。推翻一个封建王朝易,但真正摆脱封建制度和封建思想,并建立一个可以长治久安,国富民强的社会体系(制度),从而在根本上摆脱封建王朝兴亡周期律,是中华民族现在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关于如何认识和避免所谓的封建王朝兴亡周期律,1945年在延安黄炎培同毛泽东的一席谈确是发人深省的。该谈话并不长,就全文抄录于下。

黄炎培说道:“我生六十多年,耳闻姑且不论,凡亲眼所见,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无一事不用心,无一人不尽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 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

毛泽东答道:“(民为政本,国为政体,新路在幄,是为民主。民主立国,人人尽责,唯政当察于百姓,为党方得尽心敬事,秉政施德,固不会蹈前 车之覆,亦可免人亡政息之祸焉。)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引自黄炎培《延安归来》)

由此可以看到毛泽东当年也是明白此理的,只是在真正执政以后就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了。这一晃就过去了六十年啊。

家国党国和民国

在华夏这块土地上,中华民族繁衍生息,建立文明已有五千余年了,历经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现在的“新时代”。在封建社会社稷天下是皇帝他们家的事情,正如诗中写道的“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自辛亥革命之后皇帝打倒了,家国的概念也被党国的概念所取代。所谓党国的概念就是社稷天下是属于一个政党的,党荣则国荣,党亡则国亡。若仅以一党之私计,此言也对。但对于整个中华民族而言,则此言大谬也。中华民族并不会随一个政党和他代表的国家的消亡而消亡,只是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又多了一个国号,又多经历了一次大曲折。

应该承认从家国到党国是一个社会的进步。一个政党如能常常自省,自我推陈出新似应该可以常保青春,但实际操作中总是勉为其难。用句大白话来讲就是医生不能给自己开刀治病。为此社会还要在党国的基础上向民国转变。

在此民国的概念是指社稷天下是属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全体公民的,决定他们命运的不再是一个皇帝,也不是一个政党,而是多个政党(还是“君子”以治“野人”),他们通过选举不同的政党来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一个政党能否执政,要看它的政纲是否为选民看好,选民是否选择这个政党为执政党。两党(三个以上的政党就太多了)轮流执政可以通过政党的转换而及时地调整政策,从而避免了一党执政容易出现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问题,有效地化解多种社会矛盾,从而保持社会安定。

建立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体系

当前社会财富总量在迅速增加的同时, 也出现了很严重的贫富分化的问题,社会安定正逐渐成为问题,而维稳也作为一个新词经常出现在大家口中。中国社会动荡呈周期性地出现就是孔子所说的"小人不患寡而患不均",社会过大的贫富不均就将导致动乱:民族与民族之间贫富差距太大了就要民族分裂,地区与地区之间贫富差距太大了就要军阀割剧,人与人之间贫富差距太大了就要阶级斗争。

有明白人指出一个国家要从封建社会转变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社会大约需要二百年.现在我们已经走过了第一个百年了,希望就在这第二个百年了。如何有效地运用各种法律手段,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体系,使我们的社会结构从传统的金字塔型向橄榄型变化,大力培育中产阶级,使其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有效地减少巨富和赤贫,从而保证中国社会的繁荣发展和长治久安,将是历史赋予今后几代人的任务。

在今后的二十,三十年里中国社会体系的改变如果不能初见成效的话,历史的悲剧就可能重演。中华民族是真正地走上中兴之路,还是虚晃一枪,就看聚集着大批社会精英的共产党的智慧和手段了。

多党执政体系的建立

在上述所谓的现代社会结构建立之后,人口众多的中产阶级的中间路线就会成为社会意识的主流,大致分为中偏左,或是中偏右,极端的社会意识将会边缘化。在此比较成熟的社会结构和比较温和的社会意识的大环境中,现代政党体系的建立就可能在执政的共产党内产生。

目前党国内部的权利交接终于程序化,党内派系也已基本成形,各派各有自己的治国的侧重点,互相竞争上岗。象多年前的日本自民党,田中派,中曾派等那样运作,执政的还是自民党,但掌权的首相却是总在换的。如果其中某一派最后觉得在同一个党的旗帜下,已经难以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就会自动分离出来另组新党。而这个新党如还能够上台执政,中国的民主宪政也就有了一个良好的雏形了,后共产党时代就开始了。

—————–

来源

白桦林: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华国锋陵墓- diary.wenxuecity.com

分享博文至:
254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