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去年薄海同欢的庆祝辛亥百年烟花已经散去,今年的双十节似乎冷清,但对我而言,今年才是真正值得纪念的年份,1912年元 旦,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基于民权和现代共和政治原则的政府在南京宣告建立,我们纪念辛亥百年,真正的意义恰体现在这一亚洲第一共和的炽热记忆之中。这是古老 亚洲的光荣,也是中国人近代求民族新生,矢志振兴祖国的标志性时刻。没有百年共和的传承,百年辛亥的纪念将成为空心的狂欢。

长期以 来,我国社会弥漫一种出自权力崇拜的成败论史风气,因为辛亥的国父们没有能够创建媲美华盛顿、杰弗逊和亚当斯们的事业,因此,辛亥革命被轻率地称为不彻底 的革命、失败的革命。人们忘记了,若就个人的功业而言,克伦威尔也失败了,拿破仑被放逐到圣赫纳勒岛,许多历史大事件的风云主角都有暗淡的收场,但是,他 们的事业并不因此而失去其强大的光辉。辛亥国父们的事业正是如此,碧血浇灌的自由之花,共和与民权的民族道路,这些凝聚百年梦想的事业从未因国父们的个人 出处而变色。

与一般所说的相反,作为辛亥成果的共和国,从根本上奠定了现代中国的道路,在其后的岁月里,共和国的精神深入人心,形成 新的民族文化与生活内核,无论拥兵十万的军阀,还是上下官民,没有人可以任何方式挑战共和的公共生活理想,凡挑战者只能落得可悲的下场。这不是偶然的,因 为,共和国给近代苦难深重的中国人一个触手可及的梦,一个衡量一切后来统治者的标尺。

有人不理解,为什么在相比今日法治框架远为健康 的时代,会有知识分子和一般民众如此激进的反抗,这种抗议之声若按照后来的现实看,完全是没道理的,而且实际上也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问题是,在当时,人们 是按照辛亥第一共和的梦想尺度来衡量一切政治作为的,也衡量一切统治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这是北伐能够成功的社会基础,人们不能忍受军阀政治对共和愿景的践 踏,支持重建共和的运动。

自1925年广州到1927年武汉和南京的政府,自称国民政府,这本身就是一种意义深远的姿态,表示北伐革 命是源自辛亥共和的直接源流,而施行宪政是国民革命的最高目标,然而,由于党治的实行与变异,以及内外环境的丕变,特别是由于暴日入侵,中断了新政府渐次 创建宪政的历史机会,更由于赤色政治的兴起,这一历史机会终于丧失。

然而,不可忘记的是,即使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之中,在民治、民 有和民享理念下的共和建国的大略也没有一日废止,正是因为驱逐侵略者,再建独立、自由和民主新中国的梦想复燃,四万万五千万同胞才能以拙劣之装备,万难之 条件,抛妻别子,毁家纾难,卓绝艰苦,忍受八年浴血奋战,终至赢得不朽胜利。换言之,抵抗外敌的热情不是来自凭空之处,而正是辛亥共和梦想复兴的成果。正 人君子,以共和之梦为祖国奋起,野心家和小人以操弄共和梦想谋取小团体私利。

1949年建立的新政权合法性来自创建于抗战末期的政治协商会议,而政治协商正是抗战即将胜利,国人为实行宪政建国而创立的制度,犹如中国的大陆会议。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红色政权以怎样的学理为自己证明合法 性,离开辛亥第一共和的正大基础,其立足之处将是一片流沙。这是孙中山先生的巨像每逢节日,还要矗立在广场的根本原因,也是那些为虎作伥的花瓶党依然不时浓妆登场的原因。

细看百年来中国的政治历程,即使那些最缺少道德情怀和冷酷的组织,在其奋斗之中,也不敢公然丢弃自由与民主的旗帜, 相反,他们正是最能够抢夺辛亥共和诠释权的团体,并以辛亥共和真正的继承者自居,枪杆子与组织的无情效率,都不能取代这一旗帜本身的力量。这本身就是一个最清晰的明证:共和的梦可能被扭曲,但绝对不会死去。

身为国人,当代中国的苦难历程我等均有身受,造成这一血泪之旅的根本原因,在于执政者背弃辛亥共和的理想。反过来说,举凡试图以个人之力对抗滔滔血水下历史逆流的,则无不是以辛亥共和的民权、民族与民生理想为旨归,也就是辛亥死难诸先烈与辛亥国父们事业的继承者。因同胞尚处于民权被无情侵害的境地,民族尚处于野蛮和蒙昧的呻吟桎梏之中,而过于帝王的残暴鞭挞下,民生之艰难令人发指, 所以,辛亥之事业迄未完结。

今天我们纪念双十,并非出自桀犬吠尧的现代史党派偏私,更无意去剖判具体历史人物的功过得失,我们是作为 一个不甘于沉沦的中国人,面向先烈牺牲的拷问和未来世代的目光发言:当辛亥共和梦想的火炬传到你我之手,我们是用不懈的热忱和奋斗将其复燃光大,还是向隅 而泣,自甘为奴,视自由的生活、共和的梦想与配得上华夏传承的国家未来为他人之事、过眼烟云?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今天必须重温辛亥共和之梦。这将决定我们是什么人,我们的后代将过怎样的生活,最后,这将决定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将拥有和生活于什么样的国家。

为此,让我们纪念双十节,让共和革命的梦想照进2012年的现实,以此祝福我们的同胞和祖国——愿自由之光长照我土,愿共和之波荡涤秽腥!

作者:赵楚

分享博文至:
时政 (全局), 未分类 | 野驰
35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