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当美国在干预叙利亚局势的时候,美国青年人却在占领华尔街,并将可能出现更多的占领运动。这是一个具有重大象征意义的事件:也许,全世界又处于一轮大变化之中,而且是不祥的变化。

二十世纪80年代,世界开始进入一个黄金时代。冷战结束,没有大规模战争;欧美放 松管制,出现了全球化;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以及至关重要的一点,中国加入全球市场体系。所有这些因素推动全球经历了一轮较为强劲的经济增 长。华尔街也许是最大的受益者。不要说别的,单在中国概念上,华尔街就赚了大把大把的银子。当然,各个国家人们的精神也是向上的、张扬的,全球化和互联网 引发了人们的诸多幻想。

然而,全球化驱动的经济增长在带来财富的同时,必然恶化财富分配之不均。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日益复杂的金融产品,一定会让金融行业获取巨额财富,技术推动的增长也会拉大掌握了特定技术的人士与没有这种技术的人士之间的收入差距。

普遍的收入差距扩大现象,在不同国家的表现当然有所不同。在法治不那么健全、权力 没有受到有效约束的国家,这种收入差距会急剧扩大,从而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导致社会的阶层分裂,共同体内部相互敌对意识强化。在法治较为健全的国家,情 况或许没有这么严重,但也同样存在。

当然,在经济尚保持增长的时候,即便是低收入者也仍然对未来有一定希望。这个希望让他们尚可容忍他们眼中的社会不公平。一旦经济增长停滞,人们普遍丧失希望,不公平感就会尖锐化,人们就会怨恨、愤怒,进而对体制发起反抗。

这就是2008年以来全球各地所发生的社会、政治现象的根源。其中最具有震撼性的 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的政局剧变。这些国家此前都曾经历过快速的经济增长,而由于法治不够健全,经济、社会的分化趋向严重,2008 年以来,全球经济陷入困境,中产阶层和下层民众普遍丧失希望,他们把愤怒指向了权贵集团,这些权贵集团在过去二十多年的快速经济增长中聚敛了大量财富。

发达国家也不平静。近两年,巴黎、伦敦发生了骚乱,骚乱的主体是青年人,他们普遍 失业,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占领华尔街”的社会运动与此性质类似,主体也是愤怒的青年人。其实,在此之前的茶党运动,性质也是接近的。美国的青年人同样在 反对华尔街、大企业对财富尤其是对机会的垄断。他们认为,财富迅速积累的少数人与权力形成了一种垄断性建制,这种建制剥夺了弱者、青年人的机会,他们要晃 动甚至摧毁这种建制。

但最大的麻烦在于,即便最为积极地活跃在街头的人们,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要建立什 么。这并不奇怪,整个二十世纪,人们基本上是在消费十八、十九世纪生产的理念。在这个世纪,最为重要的理念,比如市场与管制、民主与专制、分权与集权,都 曾经被人试用过了,人们据此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制度,积累了丰富的制度比较知识。

到今天,人们发现,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的,不论是在政治还是在经济领域—茶党运动 和“占领华尔街”最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举个例子,几乎所有人已经强烈地感受到,疯狂玩弄金融游戏的华尔街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经济与社会问题,但在既有政 治结构下,却无法有效而及时地解决这个问题。面对增长扩大贫富差距的难题,全球也束手无策。

那么,解决这个时代的难题该用什么样的方案?所有人都茫然。不要说街头少不更事的 青年人,不要说政客、公共知识分子,即便思想家,也似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事实上,过去三十年,全球根本就没有像样的思想家,中国固然没有,美国也没 有,欧洲同样没有。这一点大大不同于其他时代。这意味着,身处困境中的人们不知道替代性方案是什么。

凡此种种意味着,一个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整个世界将进入一个沉闷、萧条甚至动荡周期。这个时期或许将持续二三十年。

在这样的时代,中国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无从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全球经济陷入困境,中国再也不可能有过去三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了。而没有了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将会怎样?

 

—————————————

转自 南都周刊 秋风 2011-10-14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

  1. 答案很简单,马克思一百多年前就已经预见到了,只不过人类在实践他的理论中不成功,但有一点不可否认,老马分析资本主义的部分精辟,透彻.

  2. 2.阿黎 says:

    good article, talk to the point. socialism could be the answer. Look at Finland, Denmark, they are doing very well. They are in harmon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rich and poor is minimal.

  3. 经济好的时候,玩得起社会保险体系,不好的时候,一落千丈。所有的主义都不灵。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