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月 15, 2012 )

德赛先生一百年

字体 -

新文化运动时就被抬得高高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现在“赛先生”早已落地生根遍地开花,“德先生”却依然犹如天边一朵云,这估计是百年前人们难以预料 到的吧。事实上,就个人来说,从这个讨论的一开始,我就感到无比的无奈与难过,在科学领域早已走向太空、开始研究超光速中微子的时候,人文社会科学领域 里,我们却还在不停地重复着辩论着人性本善还是本恶、民主是好还是坏之类最古老的社会命题;在人家早已开始反思民主制度带来的一些弊端的时候、社会稳定得 连几个人在华尔街打地铺就成为重大群众性事件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要不要民主、要不要革命,革命之后会带来什么的问题。这真让人有些难过,正如一个面黄肌 瘦没东西吃的人,还在毫无意义地讨论要不要吃汉堡包,而人家已经在反思汉堡包对于身体的危害了。更可恶的是,还有人站出来说,你看,人家都说汉堡包是垃圾 食物了,我们是千万不能吃的,还是饿着走自己的路吧。

________________

选自 作者:张天潘 《放下口号论争,走向公民实践》

分享博文至:
60 浏览 | RSS 2.0 | Trackback

1 条评论 »

  1. 德先生还远在天边。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