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张三一言 本文仅就政治、社会事理而言。

[一] 基本概念 甚么是革命? 凡是改变现存制度、政权、秩序的就是革命。为达至这一目标的行动叫做革命运动。 甚么是改良? 保存现存制度、秩序前提下,由体制内权力者从上而下削弊增良叫做改良。 [二] 革命(或改良)是目的还是手段? 革命是目的:改变现存制度、政权、秩序。 革命也可以指手段。革命手段指的是不经体制内权力者同意,体制外势力单方面采取行动强行改变现存制度、政权、秩序。 改良是目的:保存现存制度,削弊增良。 改良也可以指手段。由权力者同意并主导由上而下作削弊增良。 [三] 革命目的与改良目的能相容吗? 在逻辑上,革命与改良的目的不相容。 实践上则有兼容的可能,有事实证明。 特殊情况下,当改良渐进的结果由量变转化为质变时,例如,由皇权主动改良,渐进放权于民,最后保存皇权之名(虚)产生民主之权(实),在这种情况下改良与革命兼容,并且一致。这是用改良方法达到革命目的。这一情况一直被反革命改良者当作金字招牌标榜和利用。 一般情况下,改良目的与革命目的不兼容的。 [四] 改良手段与革命手段可以兼容吗? 就手段来说: 反改良的革命与反革命的改良(或不反革命的改良)不相容; 反革命的改良与反改良的革命(或不反改良的革命)不相容; 不反改良的革命和不反革命的改良相容; 不反改良的革命和反革命的改良不相容: … 所以,当革命与改良兼容时,它们相辅相成;当革命与改良不兼容时,它们相生相克。

[五] 革命可行否?改良可行否? 因为革命无需得到被革命者同意的单方面强力行为,所以,在逻辑上任何时候革命都可行。至于革命是否成为事实、成功机率多少、是否理性、代价多少、能否付得起…是另外问题。 因为改良只有在权力者同意并主动作为情况下才能成事,而这种情况可遇不可求,所以,改良只能在特定条件下才可行。即使如此,改良也不是必定能成功。 革命改变权力和制度有立杆见影之效,看似时间短效果宏;所以被冠于激进帽子。改良看似时间长,效果不显著;所以乐于自戴温和高帽。实则,若把革命能量累积和革命后的理顺工作的时间也计算入去,两者时间没有多少差别。

[六] 革命≣暴力? 这是反革命惯用的恒等式。这个恒等式栽赃多于事实与道理。 基于革命是单方面强行改变拥权者的制度、权力、秩序,所以用暴力的机率比改良多些;但是,多并不等于必定、并不等于全部。不用暴力的革命多的是,而 且越来越多,近二三十年来,众多新建的民主国家都是非暴力革命的成果;苏东波、中东波的色和花革命都是非暴力或少暴力革命的鐡证。 [七] 革命≣暴力的孖生姐妹(鸾生姐妹)是革命必出暴政 革命必定出现新专制暴政,用韩寒的狂言就是“革命需要一个领袖,这个领袖在东方国家一定是心狠手辣独断专横狂妄自私的人”。 这是光天白日之下捏造事实、颠倒是非黑白、就是造谣。用真枪实弹大暴力建立的美利坚华盛顿并不是暴君,也没有出暴政;用小暴力建立的民主新罗马尼亚 并没有出现暴君也没有出现暴政。好,那就说东方吧,苏东波非暴力革命、中东波准暴力革命既没有出现暴君也没有出现暴政。东方的东帝汶历经20年抗争运动, 死亡10-25万人,现今的民主东帝汶也没有出现暴政与暴君。现今在台湾的正统中华民国,基本上是暴力革命产物的承传。谁能说今天的中华民国是暴政之国? 陈水扁或马英九是暴君? 反革命改良派始终不能给出革命≣暴力、革命必出暴政的逻辑性因果关系;也不能否定既存的暴力出良政出好统治者的事实。所以,反革命改良派采用戈陪尔战术:把谎言说上千万遍就为事实。

[八] 是统治者还是革命者偏爱和优选暴力? 专制极权革命者例如土共及其世界各共产政权的创建者们偏爱暴力和首选暴力使用暴力。中国的土共至今还没有一时一刻停用暴力;它一天不使用暴力就一天也活不下去。 民主革命者慎用暴力少用暴力。但是民主革命者强调民众使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暴力是人民的权利。 以上是事实,只指列不评说。

[九] 革命还是改良死得人多?

革命看似死得人多,被反革命者用血流漂杵来恐吓人们;改良看以死得人少,所以可以站在道德高位上以人道、生命可贵的大条道理反革命。事实是未必如此。改良在未达到政权、制度改变前,长期间被统治者“阴死”的人,例如依法屠杀政敌(当然会冠于颠覆、判国、刑事等罪外)并不一定少于死于革命者;由于专 制独裁独行独断而造成人祸而死的更会无法计数。三面红旗大跃进前若有一个灭共革命,我相信无论如何战死的不会比饿死的人多。只是,饿死的人的惨像没有呈现 在人们面前,在革命中死去的,被反革命放大而已。为了“政治正确”需要,反革命者的人命是不等价的:对死于革命者,他们装扮极悲哀状;对非革命期间死于专 制统治者的人命,在他们心中与死只蚂蚁没有甚么两样;只是一堆无血无肉的数字而已。 这还只是从生理上说话,若把精神灵魂之死、自由人格之死计算入去,何止一两亿,起码也得算上七八亿。 反革命者反革命潜在理由、或者说前提是:人们是奴隶,像狗一样活着和有自由尊严地活着是没有差别的。

[十] 人性决定优选改良改革,革命是被迫接受的事 人是理性的动物,人们都趋向代价小收获大的方法。革命相对于改良,起码表面上代价大、起码表现出现时代价大。所以,从人性角度来说,人们大都会优选改良。 在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中,大概有一个可算是原则的东西:力争改良,但在改良无路且革命成为必须时,取革命弃改良。因为,在这样条件下放弃革命,实质就是要人们付出比革命实际付出的更大的代价。

(2012/05/23 发表)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