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法院法官无法自为判决 税务诉讼无止尽轮回

字体 -

行政法院法官无法自为判决 税务诉讼无止尽轮回

【记者吴振昕/台北报导】长期以来行政法院被诟病为「败诉法院」,尤其是税务诉讼,民众胜诉率不到10%,学者专家指出,法官养成教育缺乏税法领域,导致行政法院法官不懂税法,许多训练课程找国税局人员来上课,「以吏为师」不但自我矮化法院的位阶,也忘记了法院实际上应该站在人民与公部门对等的角度公允判决,丧失中立客观立场。

然而最近媒体报导上连续出现几个对人民有利的判决,似乎让人看见改变的曙光,先是最高行政法院在今年元月2日对台北市国税局对远东总裁徐旭东透过信托基金方式处以逃漏赠与税之处分,判决国税局败诉;日前(元月17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又对于「中华民国信息管理研究发展协会」于95年遭台北国税局认定有高达8,115万元捐赠收入,而开单追税2,027万元一案,判决国税局败诉。

台北市国税局认定徐旭东以信托基金方式须补缴580万元赠与税额一案,其争点在于「以股票信托之方式其分派股利是否为『预先知情』之逃漏行为」?最高行政法院的判决,因股票是否分派股利并不能预测,因此「无法证明」徐旭东事先知情,而撤销国税局之「复查决定」。 另一案:资管协会在95年间爆发秘书长以假捐赠等协助他人逃漏税案后,台北国税局却又认定该协会真有8,115万元捐赠收入,开单追税2,027万元;资管协会主张,接受捐赠的收入都有实际凭证,国税局却未将秘书长等人犯案中所涉假捐赠与真捐赠数额弄清楚,即径行向该协会追税,并不公允。法院也认为国税局未查清,且前后案相互矛盾,判决台北国税局败诉。法院并相当罕见地引用最高法院对当事人的刑事判决及另案国税局认定并无捐赠行为的确定判决,发现国税局一方面认定谢伟琦没有实际捐赠资管协会6,800万元,一方面又认定资管协会有收受谢伟琦6,800万元捐赠,显然同一事实在两件行政税务争讼中认定不同,相当矛盾。

法界人士认为,此二案值得肯定的是,其一,行政法院不再依循国税局片面之辞,而开始要求国税局应负起「举证责任」;而最高行政法院引用刑事案件之判决结果,更是值得鼓励。真理大学法律系吴景钦副教授曾于立法院公听会中表示,刑事法庭的审查程序较行政法院严谨,因此其判决结果应为行政法院及行政机关所依循;立法委员杨琼璎也曾表示,政府只有一个,两个法院判决结果不一样,要人民相信哪一边?

然而行政法院积极的作为是否真能为民平反呢?中华人权协会赋税人权委员会主委林天财律师表示,人民打行政诉讼,好不容易打赢了官司,但是行政法院通常只撤销「复查决定」,不是将本税全部撤销,反将税单发回原机关「另为适法处分」,且对于行政机关重新做的处分内容毫无约束力,导致税捐机关经常只是玩玩数字游戏,将金额稍事修改再度开单,让人民周而复始地往返于行政救济程序中,成为「万年不死」的税单,一旦在这个过程中人民输了,就没有翻身的机会,对人民真的很不公平。总统府人权咨询委员李念祖律师也曾指出,不管纳税人怎么救济,都是针对复查的结果,这是不对的,因为如果复查决定原本开的100元税单是开错了,经过事实的调查变成80元,中间20元应该就不在了,这是税捐机关自己做的决定,所以100元的税单根本不存在才对!如果100元还在,那税捐机关永远可以复查只改一元,反正100元永远在,诉讼会无止境打下去,「行政诉讼变成完全没有功能,只是折磨当事人的一个程序。」 学者专家指出,去年洪仲丘枉死案,掀起军事审判制度的改革,军审法修正案将非战时的军人犯罪,回归一般司法审判,象征军中人权一大进步。而近日举办的赋税人权指标大调查当中有97.45%民众认为行政法院形同虚设,学者主张废除行政法院,回归普通法院,设专业财税法庭。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