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质课税原则」是用狗皮膏药补税法漏洞

字体 -

「实质课税原则」是用狗皮膏药补税法漏洞

【记者周瑞雨/台北报导】甫于今年司法节前夕公布、有五十万人次投票的「2013年赋税人权指标大调查」结果指出,有九成民众认为台湾税法有问题,加上税务机关行政裁量权过大,以致于造成许多税务冤案。1月25日(六)春节前夕,中华人权协会、台北律师公会税法委员会及国会工作委员会在北市律师公会合办「赋税人权论坛」,邀请学者专家及法官针对「税捐案件之举证责任、协力义务及判决效力」进行深入探讨。

  中华人权协会赋税人权委员会主委林天财律师指出,在税务稽征实务中,经常有税务稽征机关于核发税单前,未遵守一定之报备核准之法定程序,例如所得税法第43-1、66-8、83-1条得报经财政部核准,就直接发单课税;甚至本身尚未尽应有之举证责任,却援引税捐稽征法第12条之1条(实质课税原则)、司法院释字第537号解释,要求纳税义务人尽协力义务,藉此减轻本身应尽之举证责任,规避税捐稽征法中要求税捐稽征机关应就「租税构成要件事实」尽举证责任之规定,形成举证责任倒置,不利纳税义务人。

  台北商业技术学院会计财税所副教授黄士洲提到税官的心态,他们认为台湾税法让有钱人可以有很多合法节税、脱法避税的方式节税,所以他们要用实质课税原则拗回来一点也没有不对。黄士洲认为,税法漏洞很多,用像狗皮膏药般自相矛盾或是逾越法律的解释函令去补漏洞,反而造成更大问题。以不正对不正,税务不会进步,最根本应该要将税法重新改革才是正道。

  黄士洲举案例:爸爸移转给子女资金,就直接推定受移转人有所有权,再推定有赠与的意图,但事实上推定的结论可能跟实际差距很大。不仅如此,纳税人还要举证自己不是像税务机关推定的状况,而且因为税务诉讼有时候会拖个二十年,纳税人举证很困难。「这就像从我很胖,就推定我饮食不正常,再推定我爱吃淀粉类的饭面。而我必须要举证二十年前不喜欢吃饭。」这样的结果是纳税人倒霉,因为国家财政困难,所以这些压力就要加诸在这些没有能力抵抗的纳税人身上。

  黄士洲举了许多案例,有一个公司被查到有异常开发票的情况,负责人指出是发票被偷了盗开,经检察官调查之后无法证明这些虚开发票是负责人所开,因此不起诉。没想到刑事没罪,国税局还是要补税处罚,因国税局表示,纳税人没有办法证明他没虚开发票。「税务也有绞肉机,纳税人无止尽的要尽协力义务,永远在疲于奔命。」黄士洲引用一位法官的判决,认为课税要件事实应由税务机关负举证责任,所提的证据必须要使法院的心证达到确信的程度,才能说有尽举证之责,若仅使事实关系陷于真伪不明状态,法院仍应认定该课税要件事实不存在,而将其不利归于稽征机关。

图 中华人权协会、台北律师公会税法委员会及国会工作委员会邀请学者专家法官针对「税捐案件之举证责任、协力义务及判决效力」进行深入探讨。 38.jpg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