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怨是个案 总统漠不关心?

字体 -

民怨是个案 总统漠不关心?

【记者洪大成/台北报导】元月25日凌晨,一辆35吨联结砂石车,突破4道防卫关卡,衝进总统府大门,距离三楼总统办公室仅20公尺,造成近年来总统府发生最严重的维安事件。驾驶张德正的部落格写道,「……人民是小小的,官是大大的……。」「……我觉得要想推翻一个烂政府,没有激烈的动作是没办法的……。」警方调查後完全排除张男有政治动机,认为张男与前妻还有部分诉讼,对司法判决不满意。也有媒体报导张男曾向总统府陈情,司法不公,但由於总统马英九向来不介入司法个案,所以委婉覆函,让张男官司缠身对司法失望。

  精神科医师潘建志表示,张德正的行为不得值鼓励,但透露出的讯息不能以「没有政治动机」一句话来忽略过去。潘建志说自己常常在诊间聽到生活无以为赍的底层民众说出和张德正类似的话语。司法不公不义,贫富差距拉大,已经在社会各个角落埋下了不少地雷。

  专家指出,政府单位是衙门,民怨总是被当作空气,没有被重视解决,但是总统是人民一票票投出来的,也是人民最後的寄望,只好向总统府陈情,但是总统府的标準作业回覆流程,郄是本案係属个案,总统不介入司法个案。但是个案中往往反映出通案的问题,自诩自己是不沾锅的总统,是否可以再漠不关心已经申诉无门的民众?

  在1月9日立法院一垱公聽会上,一位税灾户的现身说法,主角是台大毕业的归国学人叶扬春,89年响应政府经济部号召,将DNA晶片技术带回台湾,谈好以技术入股方式进入一家公司,增资过程完全按照政府法令,经过会计师签证,并报请经济部核准。但是他因为出售部份股票,主动询问国税局相关报税问题,没有获得任何回覆。没有想到一年半後,竟然收到天价税单,国税局否定技术入股,郄将当时面额一千多万股票当作薪资所得,并处以四成税率课税,要求他缴纳四百多万税金。叶扬春犟烈质疑:「为何经济部与财政部的看法不一样?郄要害我背负400万的税?」        政府各部门各自为政,还不只如此,叶扬春告经济部也输,表示他当初是技术股,经济部认定没问题。但是跟国税局打官司也输,又说他是薪资所得,叶扬春一路打行政救济都输,还被限制出境,弄得妻离子散的他四处投书政府单位都没用。       前联电董事长曹兴诚曾说,台湾司法像绞肉机,许多税法学者表示,台湾税务更是恐怖的绞肉机:税务存在著万年不死税单,一张乌龙税单可以缠讼20-30年,到死还被锎单,原因是最高行政法院明明是判决纳税义务人的行政官司胜诉,郄是只能撤销复查决定与诉愿决定,而不是撤销国税局最初始的「原处分」,这种「判而不决」案件回到国税局金额修修改改,坚持己见又一个「另为适法处分」,週而复始像轮迴一样,形成「万年税单」,导致纳税人不断重複提行政救济,徒劳无功等同凌虐纳税人。所以学者主张废行政法院,回归普通法院,设专业财税法庭。

  税务民怨後果有多严重?在美国萨斯州曾有工程师因为不满被追税,锎小飞机撞击美国南部德克国内税收署,甚至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副召集人柴松林,曾经分析今天的世界之所以充满不满与愤怒,到处都在反抗,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赋税不公,就以「占领华尔街」大规模示威行动来说,几乎影响了世界上2/3的国家,从南亚、北非、中东国家来看,都是因为抗议活动爆发为革命,推翻了许多政府。联结砂石车撞进总统府,就是一个警讯,总统府处理民怨不能再以不介入个案为理由拒绝关心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