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法院法官专业不足-学者吁终止错误的既判力继续制造冤案

字体 -

行政法院法官专业不足-学者吁终止错误的既判力继续制造冤案 【记者吴振昕/台北报导】2013年「赋税人权大调查」50万问卷分析结果显示,有九成民众认为台湾税法有问题,更有高达97%民众认为行政法院形同虚设,判决多半偏袒税务机关,人民有冤没处申。元月25日,中华人权协会、台北律师公会税法委员会及国会工作委员会于台北巿律师公会联合举办「赋税人权论坛」,邀请学者专家及法官针对「税捐案件之举证责任、协力义务及判决效力」进行深入探讨。中正大学财经法律系黄俊杰教授认为,目前台湾行政法院法官对于税务案件专业能力不足,判决结果缺乏足够「可信赖之基础」,因此确定终局判决之「既判力」是否适用于类似案件,需更审慎厘清,以免影响民众之权益。

  资深会计师表示,现行税务行政救济程序从复查、诉愿、行政诉讼到再审,表面程序看似完备,实务上民众却是寸步难行,诉愿撤销率15%,诉讼胜诉率不到10%,上诉后胜诉率更只有3%左右,「复查、诉愿都是财政部国税局自己人,球员兼裁判,行政法院法官专业不足,纳税人得不到公平对待。」行政救济反成绞肉机,导致税务争讼高居不下,民怨高涨,付出极高社会成本。

  黄俊杰表示,税法本质上就是宪法的一部分,应以保障纳税人基本权为优先,保障人民诉讼程序上之基本权最重要。如以这个观念为出发点,我国税务诉讼案件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法官如能以宪法精神对税务案件让人民感受到公允之判决,才能在人民心目中建立起可信赖之基础,『既判力』便自然产生其影响力,做为类似案件的基础。」黄俊杰指出,我国行政法院法官之素养似乎仍未达此水平,因此「既判力」 之适用范围不能被滥用,否则将影响宪法赋予人民之诉讼权。

  如果法官判错了,是枉法裁判冤案,其他类似案件是否继续错杀下去、制造司法冤抑?黄俊杰指出,行政程序法第117条,及税捐稽征法第28条中均有提到,如果行政机关发现原始课税基准有误,可自行补正或撤销课税处分。如果行政法院根据税捐机关错误的课税基础作出错误的判决,则不能用错误的「既判力」驳回同性质的诉讼案件,税捐机关也不能以此错误判决做为裁量标准,而应主动更正错误。

  黄俊杰以陈长文律师的溢收税款一案提出说明,虽然在最高行政法院判决陈长文律师败诉,但是修正后之税捐稽征法第28条之一:「纳税义务人因税捐稽征机关适用法令错误、计算错误或其他可归责于政府机关之错误,致溢缴税款者,税捐稽征机关应自知有错误原因之日起二年内查明退还,其退还之税款不以五年内溢缴者为限」。法令明文规定,税捐机关应主动更正错误,并退回纳税人溢缴税款。

  黄俊杰表示,我国税法有许多让人民莫衷一是的规定,如税捐稽征法第12条之一规定「税捐稽征机关就其事实有举证之责任」,但是纳税人却要负担「协力义务」,当协力义务被税捐机关无限上纲时,举证责任便落在纳税人身上。税捐机关常滥用实质课税原则,自行推计纳税人的税额及罚款,然后要纳税人负担协力义务。黄俊杰认为,纳税人被税捐机关推计课税已经够惨了,还要拿出没有故意逃漏税的证据,让纳税人更伤脑筋。

  探究现行行政救济制度,明显违反两公约保障公平有效救济权利,人民在复查及诉愿过程中,如发现新的事证,却不能增补,黄俊杰认为,行政救济程序目的就是在让人民充分的表达意见,如此规定已剥夺人民之诉讼权,有违宪之虞。

  民间团体与学界发起司法酷斯拉奖,邀全民一起来揪荒谬判决,长期以来被讥讽为败诉法院、驳回法院的行政法院,如何能脱胎换骨,修改现行不合时宜的税法与行政救济程序,有赖各界持续督促政府大步改革。      图:中正大学财经法律系黄俊杰教授认为,目前台湾行政法院法官对于税务案件专业能力不足,判决结果缺乏足够「可信赖之基础」,「既判力」是否适用于类似案件,需更审慎厘清,以免影响民众之权益。 1.jpg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