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诉法院是国家之耻

字体 -

败诉法院是国家之耻

 记者王维岷/台北报导

    据统计,我国行政诉讼案件超过一半是税务案件,但行政法院判人民败诉高达近94%,故长久以来被称为败诉法院、驳回法院。基隆地方法院法官陈志祥看完以太极门案例所出版的《明白-蒙冤二十年人权奋斗史》一书后,为文指出:「宪法第2条:『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任何人民都是国家之主人,任何公务员都是人民之仆人。」「任何行政、立法及司法之公权力行使,都应该注意人性尊严。」「太极门税法案件拖延近20年,乃国家不义,简直是司法奇迹。」

     201739上午,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简称中高行〉宣判驳回太极门冤税案,下午举行了一场「当事人止步」的密室记者会;当记者询问审判长林秋华为何不采用有利人民的证据?林秋华法官竟大剌剌地说:「看了!看了!只是说,现在因为年纪大了,有时候看了会,有时候会,会很快就忘掉。」行政、立法、司法分权的目的,本在保障人民权利,但长久以来行政法院法官偏袒行政机关的威权心态,导致人民要打赢官司难如登天。枉法裁判的法官公开自爆忘记有利人民证据,如此有恃无恐,必将成为全民公敌。东吴大学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砚曾表示,行政法院一路走来,对人民不利的判决始终如一,行政救济成为无效救济,行政法院干脆废掉算了。

     太极门气功养生学会自1966年成立至今已逾50年,唯独1991-19966个年度被课税,乃源自1996年政治整肃而来的刑事冤案,因检察官侯宽仁违法移送国税局,国税局未依职权进行查核,仅依检调单位移送之数据即发单课税并重罚。三审级法院历经107个月审理,于2007713判决确定无罪、无诈欺、无漏税、无违反税捐稽征法,并认定「弟子赠与掌门人之敬师礼,既属赠与性质,依所得税法第4条第17款属免税所得」,且全部被告均获国家冤狱赔偿,证明本案自始为冤案。既然司法判决明确认定敬师礼是赠与,属免税所得,国税局就不应违法发单课税,甚至让人民陷于万年税单的深渊。

     财政部2004年函表示,「认定事实须凭证据…不宜仅凭有权调查机关(如法务部调查局或各县市警察局)移送案件及其它类似案件之移送书、笔录或起诉书等资料核定补税处罚。…应追踪相关案件起诉情形及历审判决结果,并案审酌。」本案2015年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均判决国税局败诉,但就同一事实、相同证据,中高行林秋华、庄金昌、刘锡贤三位法官竟背弃三审级法官已经交叉诘问严谨审理的事实结果,39再度引用被刑事法院判决不采认的起诉书资料,做出对人民不利的判决,这不是人民败诉,而是司法失败、国家失败、台湾之耻!

 

    监察院200234以(91)院台司字第0912600349号函附调查意见,详列侯宽仁于侦办太极门案涉有八大违法,移送法务部从严究责议处;200992以(98)院台财字第0982200593号函,就国税局关于本案犯有七项重大违法,提出纠正。2011129行政院召开跨部会会议,决议不得再引用刑事资料作为依据,而由国税局公告调查敬师礼性质(财北国税法二字第1000249751号公告);2012年公告调查结果7,401份申明表均表明敬师礼为赠与,与刑事判决之认定一致。本案经2007年刑案判决、2009年监院调查、当事人获冤赔、2012年公告调查结果,赠与事证及国税局违法更加明确。依证据法则及信赖保护原则,国税局自应依调查结果,认定敬师礼为赠与,撤销违法课税处分。

     20081217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以中高行祥忠97再更一000010970004262号函表示,扣除已经审理过太极门税务案件而须回避的法官,所剩之法官人数仅剩二人,不足以组成由三人行审判权之合议庭,为符合法律回避之规定,而将案件移请最高行政法院指定管辖后,移转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审理。然本案审判长法官林秋华及受命法官庄金昌,都曾经审理太极门税务冤案,却未依规定回避,已失司法公正性,其背离证据法则的枉法裁判,如何叫人信服?20162月国立中正大学犯罪研究中心调查结果,民众对法官与检察官的不信任度与不公正度,分别高达84.6%76.5%,也就不足为奇了。

 

图说:东吴大学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砚曾表示,行政法院一路走来,对人民不利的判决始终如一,行政救济成为无效救济,行政法院干脆废掉算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