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法裁判不怕公评 恐龙法官退场机制何在

字体 -

枉法裁判不怕公评 恐龙法官退场机制何在

(记者李英修/台北报导)司改国是会议310通过推动法庭直播,以打造公开透明的司法。此决议,让某些法官忧心直播将造成全民公审,舆论却非常支持,凸显出法官自由心证,滥用法庭裁量权的情况严重,法庭直播可以看出谁是恐龙?对照39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简称中高行〉法官林秋华、庄金昌及刘锡贤三人,一口气驳回人民四件诉讼案,包括学者称为「税法上的228」的太极门税务案件,令各界惊呼司法倒退20年。三位法官一面倒采纳国税局意见,忽略对人民有利的证据,接着召开「密室记者会」,显然与当前司改方向背道而驰。当天上百位太极门弟子在中高行法院前拉起「法官乱判 天理不容」布条抗议,并按铃控告林秋华、庄金昌、刘锡贤三位法官枉法裁判。如同打假球的审判,让蒙上败诉法院污名的行政法院,更加雪上加霜。

 

    法院召开的记者会竟然摆放「当事人止步」牌子,并令法警拉下铁门,被讥为密室记者会。记者问:为何不采用有利人民的证据?林秋华法官:「看了!看了,只是说,现在因为年纪大了!看了也,有时候看了会,有时候会、会很快就忘掉。」法官大言不惭忘记有利人民证据,令人怀疑其审判的公平性?难道法官端出「自由心证」就可以不依据证据,自由乱判?

 

    林秋华、庄金昌及刘锡贤三法官遭到控告枉法裁判,大言不惭可受公议。媒体起底林秋华、庄金昌及刘锡贤三位法官以往事迹:

大埔案添冤魂?2011711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王茂修、刘锡贤、林秋华合议裁定,不准大埔案抗争人民的请求,裁定「不必暂停」执行,县府可以动手强拆征收户民宅!人民告输政府,可怜60岁的「张药房老板」受不了房屋强拆的打击,两个月后,被发现溺毙于大埔桥下排水沟。

 

    人民的刽子手?根据《法治时报》做过的专题报导,三名法官庄金昌、王茂修与林金本,明明相同的案情,别的法官判赢,他们就判输。分析人民打输的原因,竟然输在法官太懒惰,懒到「重要关键证人」都没传唤,直接判决原告败诉,人民坚持追求正义,在行政救济的绞肉机里一再折磨。

全民的公敌?司改国是会议热烈展开,受到全民关注「司法改革」到底是改真的?还是改假的?39日的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可谓人民的「司改国耻日」,林秋华、庄金昌及刘锡贤三位法官当庭宣判了四件都是人民败诉的案件,现场民众伤痛控诉这三位法官枉法裁判。

 

    法官不懂民法?依民法第406条属赠与;所得税法也清楚规定,因赠与而取得的财产,受赠人免纳所得税;遗产及赠与税法也提到,赠与税的纳税义务人为赠与人(弟子),不是受赠人(师父)。而且,赠与当然是弟子说了算,拜师赠与敬师礼本来就是传统礼俗,全国上万个武术、宗教团体从无弟子赠与敬师礼而被课税,为何只对太极门课税?

 

    法官曾遭弹劾─媒体披露2013年监院联名提出弹劾刘锡贤,并移送司法院惩处。因为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刘锡贤在公职期间内担任有限公司股东,持股超过10%长达20多年,违反公务员服务法规定。有问题的恶法官有没有退场机制?台湾浪费多少司法公帑来残害人民?

 

    人权指标性的太极门冤税案件由刑事冤案而来,20年来,为了追求100%的正义,穷尽一府五院的陈情、救济管道。教育部三度表示太极门不是补习班。刑事法院在20077月还予太极门清白,且认定弟子的敬师礼是赠与;监察院在2002年、2009年两度调查,确定侯宽仁检察官起诉及国税局课税犯有多项重大违法,政府也在2009年给予国家冤狱赔偿,一再证明太极门遭受重大冤抑。连财政部诉愿会及行政法院已撤销违法课税处分高达17次,行政院跨部会决议不得再用刑案起诉书进行课税。尤其,国税局2012年公告调查结果,7,401份的证据百分之百表明敬师礼是赠与,国税局也已经承认太极门不是补习班,所有的证据证明敬师礼就是赠与,绝非学费。此外,立法院也召开多场公听会、协调会,超过250位委员接受陈情、联署,要求国税局撤销违法税单。早在刑事判决之前,2000年立院公听会,朱立伦立委就说太极门这件事情,正义站在那一边,真理站在那一边,已经非常清楚了。丁守中立委抨击,在弥补财政税收前提条件之下,难道我们正当的司法程序,我们正当的法律依据,就可以摆开一边吗?

 

    以上在在显示,中高行的判决不是太极门败诉,是司法败诉、国家败诉。近来「司法恶整人民活该倒霉?恶检滥诉却无法可管?」「恶劣司法官不淘汰!司法个案变通案?」成为舆论讨论议题,纷纷呼吁政府拟订恐龙法官、恶劣检察官的退场机制,期望政府要拿出决心,司法改革要重视转型正义、程序正义,希望全民觉醒带动司法改革。

 

图说:上百位太极门弟子在中高行法院前拉起「法官乱判 天理不容」布条抗议,并按铃控告林秋华、庄金昌、刘锡贤三位法官枉法裁判。如同打假球的审判,让蒙上败诉法院污名的行政法院,更加雪上加霜。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