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税制残害人民 解开台湾税灾户的金箍咒

字体 -

威权税制残害人民
解开台湾税灾户的金箍咒

2017年世界公民日国际论坛 ()-以太极门案件为例论法税改革

【记者/台北报导】司改、税改骗选票?2016年「苦」字是人民心声?司改国是会议正热烈展开,国人可以期待吗? 331日(五)上午在台湾大学霖泽馆国际会议厅举办「2017年世界公民日国际论坛 ()-以太极门案件为例论法税改革」论坛,开场就播放一段记者会实况,影片中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林秋华大言不惭说判决驳回人民告诉并没有法条依据;对于人民提的证据,坦承看了,但是老了、忘了;甚至辩称该案法官无回避之适用……。法官违反证据法则、滥用自由心证等问题,令专家学者惊呼,「林秋华让法律回到1982年之前。」黄石城说:「『邪的变正,正的变邪的』政府为何没有办法解决?」

人民心中有多苦?根据法务部行政执行署统计,2016年新增欠税欠费待强制执行案件高达809万件,平均每10户就有9户遭遇欠税欠费待强制执行的问题。自2014年到2016年,三年竟然增加332.1万件。当中有多少冤屈呢?税灾户遍及社会各阶层,包括被称为「税务灾难典型」的太极门冤税案件。财政部诉愿会及行政法院撤销国税局对太极门的违法税单17次,却仍然没有获得终局审判,延宕20年人民找不到正义。太极门冤税案件堪称台湾司法、税法的照妖镜,研究此案,被视为解开台湾当前法税改革困境的关键。

财团法人台湾传统基金会董事长黄石城对于太极门缠讼20几年,太极门师徒仍然坚持的精神很感佩。他认为司法、税务是人民最诟病的两个课题。「民调显示人民对司法不公正、不信任达八成。司法,有跟没有一样,等于反淘汰。」司法改革,政府完全骗老百姓,台湾的政治势力是诈骗集团。黄石城剖析:「人民明明对的,黑的变白的。人民没有办法忍受,所以不信任。」某次司法改革会议上,他被逼发言。黄石城说,「司法要改革,把法院都烧掉,这样就解决了。蔡英文总统说『有钱判生,没钱判死。』其实是『有权判生,没权判死』。碰到关说、施压,这些问题都是臭屎坑的问题。」

「司法、税法人员都一样,最重要是品德问题,被金钱影响,没有正义感、责任感,不会帮老百姓设想,不会解决问题。」黄石城指出这些问题不解决,政府要清廉,不可能。黄石城赞扬太极门师徒,「我们看到掌门人洪道子,他一生在社会主张公平正义,国际上提倡良心,良心救国,一直鼓吹。」「法官乱判、税务人员乱搞就是良心问题。」

真理大学法律学系主任兼专任副教授吴景钦指出:「司改国是会议很热闹,大家充满信心,我从来不抱持信心,尤其看到这影片。」他强调:「制度再完善,操作还是人。」他谈到法官回避的规定,在行政诉讼法19条第五款,就有法官回避。1982年大法官就有所规定,1990年甚至明文规定不管是否下级审,都要回避。「林秋华让法律回到1982年之前。」吴景钦说明,「法官审过案子再审,法官不是神,过去判过的事,怎么可能自己推翻?反而,力道越来越强。」「赠与、学费当然问当事人,人民信仰,怎么会是法官认定的才算?」这个法官把自己当神,妄想症很严重。

吴景钦看到媒体刊出三位法官在2012-2016年的税案审判中,庄金昌法官平均高达95.81%判人民败诉、林秋华法官为93.56%,刘锡贤法官为91.55%判人民败诉。他延续黄石城董事长所说,这样的败诉率,干脆废掉行政法院。「任何制度改变,都需要人。」吴景钦曾邀请徐自强跟学生当面对谈,学生问徐自强无罪确定后,对法律、司法人员最想讲一句话?徐自强想很久说:「希望检察官、法官、当事人,把被告当人看。」显示很卑微,被糟蹋十六、七年,不是要报复,很诚心希望把人民当人看。「台湾司法的悲哀,没有权力是天上掉下来,大家要继续挺住。」

仲裁人暨专利师陈逸南表示心里很沉痛,「影片里,法官看了会忘记,干脆不要当法官。陈逸南引用法条批驳林秋华法官辩称不用回避的错误。」「法官回避没有规定?有三种:自行回避、当事人申请回避、命令回避。本身不想回避,要说理由。」他斥责法官将自由心证分为刑事诉讼、行政诉讼两种,是错误的。法官应基于证据资料、论理法则。「自由心证不是随便法官爱怎么判,爱怎样自由就自由。」此外,判决书中认为稽征机关对证据取舍与价值判断不受限制,等于把税捐机关从行政机关提升到法官一样。陈逸南谈到:「司法自制原则,我说赠与,法官不能说人民不算。英美法系推陪审,事实认定只有一个,呼吁推动陪审制。」他谈到刑事最高法院判侯宽仁检察官的证据不能采,「刑事法院认为这些课税基础是狗粪,行政法院当作黄金。」陈逸南指出行政法院判决很奇怪,指太极门没有尽到协力义务,问题是证据扣了在你那里。陈逸南指出法官不回避,是法官权力的傲慢,专断。「要把人当人看,法官把我们当动物看。」他一再强调:官是领我们税金,要为人民服务,太极门案子一定要坚持,法官有问题,就告法官。

动脑杂志社发行人吴进生:「不是蓝绿统治台湾,几十年来,我们被金光党统治。」「政府把人民当做贼,人民就当你贼政府;税官天天去查漏税,把我们当作贼。」你是我们人民花钱请来,要让人民觉得纳税是国民荣誉,税务员不应有奖金。吴进生谈到近期写的社论「危险意识
国之盘石」,指出台湾最大的危险,是我们没有危险意识,希望让蔡英文总统看到,此篇文章在网络头条,也译成英文分享到海外,从国际、历史纵深、一念之间来撰写。吴进生指出,「蓝绿执政,新政府旧时代,没有换掉旧脑袋,政府把人民当奴隶、奴才,跪在地上。」呼吁人民要将奴才、奴隶的观念要去掉。他主张废掉国税局,行政法院也裁掉;法官不需要称官。吴进生强调:以前八部二会,现在变成十四部八会,三个和尚没水喝。

诚远商务法律事务所王健安律师:身为税务律师看到太极门税案39日的判决,心情沉重,经验上行政法院法官几乎没有职权调查,从不调证据传证人,而国税局官员法律素养不够,没有做过正规法律的训练,只用怀疑不须证据,最后就是一场闹剧。太极门税案受到的困难是所有税务诉讼的缩影。

司改国是会议委员张静律师表示,我们的检察官欺善怕恶,法院欺弱怕强,还记得初衷的检察官就不会贪污,愿意站出来是为了要改造司法环境,让下一代享有公平正义的司法环境而奋斗。太极门判决书落落长,内容显示行政法院法官判案凭心证,不凭证据,这次司法国是会议有建议废除行政法院,但漏掉建立证据法则这项。

台湾财经刑法研究学会理事连福隆教授表示,为什么行政系统可以让行政机关开万年的税单?国家犯错不改,跟犯罪有什么两样?这是假象的民主国家犯罪密码,太极门就是个教材,号称民主国家,可以结合三权欺压人民:先造假案起诉你,再给你万年税单,在司法里面让你打败诉,再回到立法(纳税者权利保护法)再加你十五年,立法意旨给行政系统无限大的尚方宝剑,永远有十五年可以对人民追诉、复查。连福隆惊呼,很想把太极门的案子变成联合国反贪腐的教科书。司法不是行政体系的看门狗,司法对抗独裁的行政体系,所有权力来自人民授权,要把人的权利放在国家之上,不然会变成另一个希特勒时代。

前立法委员暨硕成国际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黄文玲谈到,在立法院时,惊讶国税局竟然可以编列上亿的预算当成查税奖金,财政部长一年可以分到两千多万,国税局怎可把人民当小偷在查?本是公务员,为何还有另外的奖金?完全是错误的。谈到太极门案件,人民有多少二十年?她呼吁,站在人民的立场,司法国是会议才会有意义。

台湾万年税单问题,受到国际关切,研究太极门案近两年的国际知名人权律师肯尼斯雅各布布森教授(KennethJacobsen)指出,「少数人可以绑架,这是令人发指,政府要有机制避免使少数人拥有过大权力。」专家研究台湾税制仍停留在专制威权时代,国税局独揽行政、立法、司法三权,行政法院以吏为师,人民不断轮回于无效的行政救济,究竟要怎样挣脱这样的「金箍咒」?呼吁全民觉醒,共同关心台湾人权、法治。

79.jpg

P1:司改国是会议正热烈展开,为倡导世界公民共同关心人权、法治,联合国NGO世界公民总会等单位于「世界公民日」前夕举办论坛,吸引二百多位关心法税改革人士参加。

P2:黄石城认为「民调显示人民对司法不公正、不信任达八成。司法,有跟没有一样,等于反淘汰。」司法改革,政府完全骗老百姓,台湾的政治势力是诈骗集团。

P3:右起:诚远商务法律事务所王健安律师、司改国是会议委员张静律师、台湾财经刑法研究学会连福隆理事、前立法委员暨硕成国际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黄文玲。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