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静:不愿被改革的司法 才是人民公敌

字体 -

张静:不愿被改革的司法 才是人民公敌

 

【记者林之凡/台北市报导】根据中正大学的民调显示,有84%的人民不信任法官,如何解决目前的沈痾,让司法为人民信赖。长期关怀台湾司法保障的「TORO刑男大律师」节目特别邀请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张静,同时也是司改国是会议第四组的分组委员,畅谈他在司法界、律师界超过36年的资历与经验,提出消弭司法体系与人民距离,让司法真正成为人民可以信赖的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张静近日以「陪审制是台湾司法界除屎的良方」投书,引起许多基层法官和检察官发动联署,请律师公会将张静送惩戒。他在投书中指出「因为台湾司法界,不是只有贪污司法官的问题,还有其它许多的问题。此至少包括第一,恐龙法官的存在,台湾的司法官是恐龙的就比贪污的多得多了。」当法官的法感情与民众的法律感情产生差距,就会被称为「恐龙法官」。

 

    张静提到此次司改国是会议第四组分为五组共13个议题,其中第四组的主轴是「建立参与、透明、亲近的司法」,他谈到议题的重点有3个:一、是否该采陪审制或参审制。二、是否采法庭网络直播。三、法官的进场(养成)机制。

 

    关于是否该采陪审制或参审制,张静谈到陪审制是所有审判制度里缺点最少,因为陪审员是个案产生,一个刑案审完了就回家,没有升迁及上级的压力,也就不会有打手法官的存在,同时英美国目前也是采陪审团制,根据美国的经验,几乎有99%的案件都会找出最后的答案,只有1%无法决议,「台湾实施陪审制应该蛮好。」张静说到。

 

    张静谈到根据陪审团协会提出的陪审法草案,陪审员的人数分配,有期徒刑7年以上的案子有12位陪审员,3年到7年的案子有9位陪审员,3年以下则不适用陪审制。曾有教授认为台湾的民众水平不够对于台湾实施陪审制有疑虑,他谈到台湾的教育水平其实高于美国,而香港实施陪审制也已经超过170年,台湾的法治又优于香港,很适合实施陪审制。同时陪审制的素人法官,与被告的生活经验较相近,不似法官几乎活在象牙塔,大学一毕业没有社会经验就当了法官,当了法官后又生活封闭缺乏常识。

 

    一般人会曲解以为陪审团是负责审判程序,张静提出澄清,「其实陪审员的责任只是认定被告有没有犯案,除非被告主张是正当防卫,就会就是否正当防卫去审理」,因此只要具备基本的常识,不同的陪审员从不同面向来看,才不会形成偏见与预断。

 

    关于是否采法庭网络直播,张静提到第三审法律审及大法官的宪法法院的审理一定要直播,而事实审则采原则禁止例外开放原则,其中例外有6(约占是事实审法院的10-15%):一、选举有关的民刑事案件。二、刑法的贪渎案件。三、原住民及弱势有关的议题。四、重大的社会案件。五、政治有关的社会瞩目案件(如马英九近日案件)。六、所有高等行政法院(被告是公家机关)的案件,如此才能避免产生法官官官相护。

 

    张静提到,行政法院素有「驳回法院」之称,他主张废除行政法院回到普通法院,在台湾行政法院有一半是税务案件,但法官不懂税法,有税法问题就问国税局,甚至一起聚餐,对人民是很不公平的诉讼制度,因此他建议,对于新法官可要求证照,并且需要一定时数的专业教育、养成教育,但在目前制度无法改变下,至少以网络直播可以约束法官,改善法官偏袒国税局的状况。

 

    关于法官的进场(养成)机制改革,张静目前是建议倾向于一部分法官民选,仿效美国直接民选及间接民选,从直接民选过渡到间接民选,来冲淡目前凭考试进来法官,同时民选法官名额也可以开始时少一点,再视情况渐渐增加,「法官民选会不会接受选民的关说?」 对于目前产生一些杂音,他提到「以美国为例,法官当选后就会渐渐脱离党政色彩,最后只剩下保守与自由的差别。」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收听「TORO刑男大律师」节目。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