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法税行政共犯结构

字体 -

打破法税行政共犯结构
全民监督政府平反假案

(记者张绮雯/综合报导)台湾是民主法治国家,然而长期的威权体制,形成行政、立法、司法官官相护的共犯结构,任由财税机关制造许多违法税单、万年税单的冤假案,需要全民共同监督政府法税改革,「法税真改革

良心救台湾『转型正义
平反税法二二八』论坛」精采实况,多位专家学者针对太极门冤税案加以探讨,并呼吁政府落实真正的转型正义,尽速解决这个被各界称为税法228的指标性案例。

太极门税务冤案在刑事三审级法院、监察院、行政院、立法院等皆还太极门清白,国税局违法课税处分也被行政法院与财政部诉愿会撤销17次,然而行政法院法官不作终局判决,国税局也不愿认错,导致案件延宕20年。财团法人商业发展研究院董事长许添财董事长引用中山大学退休陈茂雄教授「新政府的挡路石」一文表示,新政府最大的石头是常任文官消极抵制,政务官挑不起重担。常任文官一边拖垮新政府;另一边政务官几乎没有作为、没有担当,由恶吏起的案却不敢去改革,不将错误的历史加以导正。许添财呼吁,太极门税务冤案是在转型正义中最卑微、最微小、最起码必须解决的案例,新政府连小石头都不敢挪开,那大石头还敢去碰吗?

台湾财经刑法研究学会理事连福隆认为,太极门事件是一个典型的二二八,有几千人受害却没有找出加害人。检调先把你变成黑的宗教,国税局按检调不法起诉来开黑税单做假案,人民去行政救济,行政诉讼人民赢的只有6%,假案再变成万年税单。连福隆感叹,中华民国自诩为民主法治国家,却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更丢脸,因为他曾听过一位律师说过,连对岸都已在行政诉讼法明文规定,当法院认为税捐稽征机关违法时,复查决定与原处分要一并撤销。反观台湾目前税务案件之行政救济,于认定税捐稽征机关违法时,将原处分撤销后,竟然是由税捐稽征机关重核复查,等于赋予税捐稽征机关有无限次尝试错误的机会。

连福隆指出,去年底在财政部刻意阻挠下,立法通过的纳税者权利保护法,不但无法解决万年税单问题,甚至即使纳税人打赢官司、税单被法院撤销,法条却规定税捐机关还可以继续再课15年,而纳税者权利保护官竟是由开税单的税捐机关指定,怎会为民伸张正义?转型正义一定要彻底打破行政、立法、司法共同连结来欺压百姓的国家犯罪结构。会计师执业30多年经验的前立法委员罗淑蕾表示,中华民国税法无税务人权可言,最大的问题在于对税务员没有惩罚的机制。税务员的行政裁量权实在太大,开错税单,税务员却没有任何负责和惩罚的机制。

前高等法院法官兼庭长兼审判发言人温耀源表示,税捐机关的权力实在是非常的大,只要开一张税单,就能把财产禁止处分,把人民限制出境,人民要诉愿,要先缴一半金额,没有钱的人怎么去缴一半?行政权甚至比法官还大。在刑事案件,证据的证据能力是有限制的,但是税法竟规定,故意以不正的方法取得证据,跟事实不符的话才不能做为证据,也就是故意、灌水取得的、用不法强暴胁迫取得的,只要跟事实相符就可以作为课税或处罚的证据,「简直是匪夷所思」!

温耀源表示,太极门是弘扬武术的团体,没有营业的行为,敬师礼是个人敬师行为,按所得税法是赠与,当然免税。司法机关尽其所能查证后判决无罪,但是税捐机关没有查证,直接拿已被法院否决的起诉书来课税,非常速断,「是绝对是没有道理的」!司法案件被上级法院撤销发回,法官会回避,不再办同一案件,是为避免存有成见。行政法院判决太极门胜诉却没有撤销原处分,发回行政单位另为适法之处分,行政单位没有回避的规定,可能是同一批人,固执己见,没有查证,一直重复用已被法院否决的起诉书做为课税基础。公务员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有行政责任?违法执行公务,损害人民权利,是不是要请求国家赔偿?加害人的责任制度在法令上应加以检讨改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