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实纳税人权利保障 纳保法需更贴近人心

字体 -

落实纳税人权利保障 纳保法需更贴近人心

(记者王维岷 台北报导) 20161228日立法院三读通过「纳税者权利保护法」〈以下简称纳保法〉,然因立法过程诸多妥协,颇有为德不卒之处,很多问题仍待研议厘清。201747日上午由立委黄国昌国会办公室主办「落实纳税者权利保护法公听会」,在立法院邀集税务专家学者及实务人士提出具体建议,供相关公部门立法、修法及施政之参考,期待能建立友善的租税环境。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许祺昌强调,会计师要赚的不是诉讼的钱,是人民信赖政府的法令而增加投资活动的钱。中华民国律师公会全联会人权保护委员会陈东良律师认为,税务争讼制度会被认为不够专业,是因为判决说理不清楚,或完全没有说理,或仅复制行政机关的见解,没有办法让人服气。

许祺昌认为,无论是诉愿委员、法官或税务官员,在接触案件时无法看到事实的本质与全貌,如果在行政救济过程能落实外部实务专家意见,才能看到实务本质,诉愿处分、法院判决才能贴近人民的社会生活,他举2个较具争议的例子。一是商誉的争执,公司进行并购时,若价格超过可以辨认资产的价格,都以商誉来认定;但在税务处分上,几乎所有商誉都会被剔除或挑战,纵使到了行政法院,相关的商誉决议结果也会与会计师或财务报表主管机关的认知相差甚远。另外,给付费用给国外,涉及中华民国所得就会扣缴,与中华民国所得无关就不必扣缴;财政部2009年针对此议题订定认定原则,解决很多纷争。但2010年最高行政法院有不同见解,只要付款的是台湾的公司,通通要办理扣缴,争议再起。当争议未被充分搜集意见与充分讨论的结果,就可能跟人民的期待产生距离。

针对税务专庭法官的养成或培训,许祺昌表示,会计师公会很乐意提供真正商务运作的目的及其在拿捏成本效益为何会得到该证据的结果,而非无止境地被税务机关指说没完美举证,以致无法享有税务上应有的权益。他非常认同中正大学法学院教授黄俊杰建议诉愿审议委员只留政府部门一人主持即可,其余委员都请外部专家学者担任,且须将外部实务专家纳入。只要诉愿会这个重要环结打通,基层行政处分的模式及税务讼源压力的纾解,都会有很大帮助。在行政救济过程,若能有较多的实务专家,充分表达意见,则处分会越贴近人民的期待,讼源会越来越少。许祺昌强调,会计师要赚的不是诉讼的钱,是人民信赖政府的法令而增加投资活动的钱。

陈东良律师指出,海关的立场一向比国税局强硬,实务上的沟通更困难,主管机关应说明关税是否纳入纳保法。纳保法在税务争讼制度上有很大的调整,把以往的争点主义变成总额主义,以一次解决纷争,但牵涉到是否有名义禁止变更的问题。原本诉愿阶段发现有不利的情况时,即便是税务机关核错了,也不能变更成更不利人民。但从总额主义的角度,在救济过程中若发现不对,可以重新核定,是较大的争议。另外,虽然纳保法2017年底才实施,但过渡法规如税务处罚部分,依纳保法规定,正式实施后,只要还没有确定的案子还是可以适用,行政机关应在先期就朝这样的法理去处理,对以后制度的衔接较好。

陈东良认为,税务争讼制度会被认为不够专业,是因为判决说理不清楚或完全没有说理,或仅复制行政机关的见解,没有办法让人服气;所以建立专业要在判决上呈现。行政法院在税务人权上扮演很重要的关键角色。针对税务专庭或专业法院,陈东良非常赞同在现行纳保法可行的体制下,参照智慧财产法院的做法,引进技术审查官,就专业性高、不同专利的个案,依其专业与法官讨论、报告。税务专业程度高,一个税务人员一辈子可能只做一种税,法官现在去念税法、会计已来不及。因此建议在现行体制下,纳入高职等税务审查官。如此一来,法官就能说理清楚,自为判决,不会又回到国税局重新来过,纳税人的权利才能得到保障。

99.jpg

图说一: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许祺昌强调,会计师要赚的不是诉讼的钱,而是人民信赖政府的法令,而增加投资活动的钱。

图说二:中华民国律师公会全联会人权保护委员会陈东良律师认为,税务争讼制度会被认为不够专业,是因为判决说理不清楚或完全没有说理,或仅复制行政机关的见解,没有办法让人服气。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