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务案件假救济 法官沦为行政机关的工具?

字体 -

税务案件假救济 法官沦为行政机关的工具?

(记者徐敏/台北报导)台湾有高达八成人民对司法不信任,被专家批为「有权判生,没权判死」,甚至成了掌权者的工具。今年的39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林秋华、庄金昌、刘锡贤驳回太极门税案,太极门弟子因而按铃控告三位法官枉法裁判。610日法税改革联盟于法税改革内湖区会议厅举办「法税真改革 良心救台湾」系列论坛,NGO法律研究员许靖健指出,目前台湾税务行政救济根本就是假救济,人民完全被政府迫害,就算胜诉也变成万年税单。许靖健疾呼,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呼吁小英政府不要本末倒置,要实现真正的赋税人权:税务案件假救济的问题要彻底解决、不适任公务员要有退场机制、税捐稽征法第39条,诉愿前要先缴一半税额或提供担保的恶法应该废除、纳保法15年的规定应修改成5年,让台湾人民永远不要再为税灾问题受苦。

    许靖健引用北商大蔡孟彦讲师的说法:即便是大法官都已经说违宪,行政法院仍继续维护税捐机关的做法,沦为公权力霸凌人民的合法工具,坐实官官相护、驳回法院的称号。19974月检察官侯宽仁,罗织诈欺及逃漏税捐之罪名起诉太极门,但若为诈欺所得,根本就没有课税问题,两者根本不可能同时存在。如此荒谬的起诉内容,经过刑事法院三审判决,于民国2007年判决太极门无罪、无税、无违反税捐稽征法,并认定弟子给师父的敬师礼是赠与性质,弟子互助代办并非营利贩卖,与掌门人夫妇无关。2009年所有遭违法羁押之被告皆获国家冤狱赔偿,表示太极门是被害人、受害者,但很吊诡的是却没有加害人,违法的官员没有退场机制,还有奖金可以拿、更一一升官。

    许靖健指出,国税局明知起诉书认定严重矛盾,竟没有依职责调查,也没有给当事人说明机会,从无就账户金额逐笔查核举证,仅凭起诉书等不实数据,将太极门当作补习班,并于199710月开始强征课税并重罚。让太极门同时遭受刑事起诉及课税处罚,严重违反一事不二罚之宪法原则。20099月遭监察院纠正有七项重大违法,却依然不肯改错。

    我国税务救济可分为「行政救济与司法救济」。行政救济为「复查、诉愿」、司法救济主要是「行政诉讼」。许靖健说,看似完整却都是玩假的。由于税单本身开单的是国税局自己人,查的人当然都认为没问题,以北区国税局的数据为例,可以说每100件有问题的税单,只有5件会被重核;而到了诉愿也是官官相护,以2016年财政部资料为例,诉愿驳回率高达百分之90。根据税捐稽征法第39条,人民提出诉愿竟要先缴一半的税额或提供担保,否则财产就会被强制执行、拍卖,甚至被限制出境,或管收入监!许靖健引述前立法委员罗淑蕾表示,即使刑法都必须遵守无罪推定论,「税单是否正确、合法都还没确定,凭什么要求人民先缴纳半数税额?」倘若人民缴不出来,岂不连救济的机会都没有?!

    财政部诉愿委员会成员,外部委员规定要一半是公正人士,但许靖健却指出,事实观察到的现象是外部人士几乎都是做过税官的人,这样的审议能相信吗?根据司法院的数据显示,2015年的税务案件胜诉率只有百分之4.8,似乎是告诉人民,就算花钱请律师,也几乎不会赢。

 

    许靖健指出,根据北商大黄士洲副教授研究,德国有40%以上的胜诉率。根据远见杂志的资料,即便非先进国家贝南和秘鲁的行政法院胜诉率都高于50%,南非60%,阿根廷75%。根据台北大学李荣耕教授的数据显示,挪威一年受理再审的比例超过15%。德国每一年准许再审的案件则约在两千件左右。而我国再审案件一年只受理不到5件,就算受理了,人民的胜诉率只有2%3%,驳回率却高达88%

 

    许靖健表示,去年三读通过的「纳税者权利保护法」根本也没站在人民这一边,竟然规定法院撤销或变更裁判后还要逾十五年未能确定其应纳税额者,才能不再核课。他引述陈志祥法官:「即便是侵害人民权益最重的刑事案件,也有刑事速审法第七条规定,审理期限最多只能八年。税务案件明明只是行政案件,却要15年,这根本不是保护纳税人。纳税者权利保护法,变相成为税捐机关追杀纳税人的工具。」许靖健认为,应据吴景钦副教授的意见,税捐核课期间既为5年,建议自初次课税处分作成之日起,经5年仍无法确定其应纳税额者,不得再行核课,应该比较合理。

 

    「法院的审理问题百出,审判前就已经知道。」许靖健直指,林秋华、庄金昌两位法官参与前审判决,理应回避审判。但判决书却指出:「诉讼标的不同,并非同一事件,并无前审法官回避之问题。」这事件根本就同一事件,他引用真理大学法律学系主任吴景钦副教授的看法:行政诉讼法19条:「法官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应自行回避:…五﹑曾参与该诉讼事件之前审裁判」。 1982年大法官就有做出解释,1990年法律明文规定不管是否下级审,都要回避。法官审过案子再审,法官不是神,过去判过的事,怎么可能自己推翻?

 

图说:许靖健疾呼,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呼吁小英政府不要本末倒置,要实现真正的赋税人权,让台湾人民永远不要再为税灾问题受苦。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