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克昌呼吁:纳保官要有独立性 以律师、会计师或教税法者为佳

字体 -

葛克昌呼吁:纳保官要有独立性 以律师、会计师或教税法者为佳

〈记者刘丽美 台北报导〉

「纳税者权利保护法」(以下简称纳保法) 年底将要施行,但税捐行政与司法实务是否已经准备好因应措施,落实立法者要求的纳税者权利保护?6 21 日于集思台大会议中心由东吴大学法学院财税法中心与勤业众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举办「迎接纳税人权利保障法新时代」研讨会,邀请前大法官、学界、官方与实务界讨论,财政部常务次长吴自心表示,未来纳税者权利保护官会在税务机关,以任务编组方式找优秀同仁担任。东吴大学法律系葛克昌教授听了表示:「很失望!」他认为财政部重执行不重纳税人权利保护。纳保官要有独立性,希望找有律师、会计师资格,或教税法学者担任。纳保官由检察官借调应该没有问题,就像行政执行署也借调很多检察官。

东吴大学陈清秀教授表示,纳保法推动近十年过程很多折冲,最后是协调版本,还需要财政部体会纳保法的用心,为国为民,为天下苍生,需要财政部大力支持,课税要能注意课税伦理、要能共存共荣,也希望财政部可以将产官学各界的建议,纳入咨询委员会,一起努力迎接纳税人权利保护法新时代。

第一场「纳保法施行后判例决议之检讨」主持人司法院前大法官陈春生表示,大法官释宪中税务案件比例高,以2011年来说12件释宪中有6件占了50%,显示税务判决无法维护宪法所保障的人民财产权不足。报告人东吴大学法律系葛克昌教授开头就表示,从现场来宾踊跃,可以看出大家对纳保法的期待,甚至有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还扩大税务部门,理由是纳保法实施后税务案件会增加,胜诉率也会提高。但葛克昌并不认为如此,他认为大家可能过于乐观,因为徒法不足以自行,落实纳保法还需要有纳税者权利保护观念的法官把关,如果还是照着旧思维会令人很失望!很失望!

葛克昌认为既然有纳保法出现,现在适用的总会决议、判例都要主动加以检讨废止,因为法官适用法律独立审判,不包含总会决议、判例,如果没有废止,法官判案也要主动勇敢提出适用纳保法,因为纳保法优于其他法律。他鼓励法官遇有判例决议违反纳保法,应在判决中审查,详述理由,拒绝适用有违反纳保法之判例及决议。

葛克昌观察最近行政法院的判决,虽然纳保法已经通过,但法官判决对纳税人权益保护的观念,并没有改变。纳保法是宪法及一般法律原则在税务案件的具体化,纳保法已通过即应遵守,不能以尚未施行为借口不遵行,近来有些税务判决竟然还在用过去判例与总会决议,而不考虑纳税者权利保护。葛克昌又举过去行政程序法施行前,竟有法官采纳因为尚未施行,所以可以不适用比例原则、诚信原则,造成世界法治史上笑话。

葛克昌认为税务专业法庭的灵魂在专业法官,重要是要有保护纳税人权益,维护宪法上纳税基本权的守门人,法官要超出党派独立审判,不应受限于总会决议、判例和解释函令,如果法官认为适用法律有违宪之虞就应该释宪。在基层很多税官接触纳税人,曾有保守派税务员告诉其他想改革的税务员「行政法院法官都支持我们」,所以葛克昌鼓励法官的判决比立法更有效,该撤销就撤销。

针对纳保法第 11 条第 2 项明定:「税捐稽征机关就课税或处罚之要件事实,除法律别有明文规定者外,负证明责任。」葛克昌强调其立法理由书指出,「课税或处罚事实之阐明,无论稽征程序或诉讼程序均受职权调查主义所支配,应由稽征机关承担最终之证明责任。」减项也一样。纳税义务人仅有配合调查之协力义务,但判决都颠倒,都由纳税人负举证责任。

纳保法第 14 条第 3 项明定:「纳税者已依税法规定履行协力义务者,税捐稽征机关不得依推计结果处罚。」葛克昌表示本项规定原无第一项规定,草案内容均同:「税捐稽征机关不得依推计结果处罚。」立法过程中行政机关误认为不尽协力义务者不应予保护,乃改为现条文。故本项规定针对不尽协力义务者又具备处罚要件(如所得税法第 110 条),解释上,本税虽推计课税,但仍应不得以推估之本税所漏税额再进行处罚。

葛克昌举美国1998年纳税者权利法案,第一个就是要求税官的考绩不能以税收多少定他的考绩,之后又明定稽征机关的使命,从原本有三条〈第一条征收适当的税捐;第二条用最低稽征成本;第三条统一税法解释,提供纳税人最大的服务〉,删除只剩第三条。因为他们发现所有税法的毛病都在第一、二条,这也是现代管理学思潮的改变,过去都追求股东最大利润,最后发现越追求,股东利润越少,后来改为追求顾客最大的满足,才是股东的利润。所以美国连国税局名字都拿掉,只剩下国税服务处。他希望纳保法可以扭转数十年来税捐偏重行政效能,确保国库收入的观念,落实税捐实质法治国要求并强调民生福利国家宪法精神,税法迈向社会法治国时代。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