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时记·肥遁豪杰(5.1)强者归来

字体 -

盗时记·肥遁豪杰
第五章 强者归来

5.1 拜访太公

穿过枫树林,看到一片葡萄园。

绕过葡萄园,进入一片果树林。

穿过果树林,来到一块草坪之前,马车止步不前。

银鼠从车夫的位置上跳下来,拉开车门说:“赵老板,我送你只能送到这儿。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赵志翔下了车,迎面一阵风卷着细雨扑了过来,空气里有股淡淡的马粪味儿。他正一正衣冠,把手里的拐杖紧紧握了握,提在半空。这种拐杖是洋人的玩意儿的,此时的中国管它叫做文明棍。志翔很快喜欢上了这劳什子,因为它既能显示身份,还实用。银鼠在这根拐杖里替他准备了一把手枪。

“我们七王子已经和太公打过招呼,他们应该知道你会来,”银鼠说话间已经重新登上马车,高高地坐在车夫位置上,拉紧了缰绳。

志翔抬眼看了看,只见雾霭之中矗立着一座石砌的豪宅,目测三层到四层那么高,像个小城堡。

一阵蹄声在耳边响起,在身后渐行渐远。志翔没回头,顺着脚下的石板路朝那房子走去。

如果路之路老板没有骗他,那个叫太公的老头子应该就住在这里。太公是个疯疯癫癫的科学家,生于24世纪,但是常年驻扎在这所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石头宅子里。这里地处加拿大和美国边境,离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只有十几公里。此时的大瀑布地区已经开始修桥修水电站了,但依然地广人稀,很适合隐居。

志翔走到大门边,找到门铃上的绳子,用力拉了一拉。门开处,一个印度人出来迎接,有礼貌地微笑,接过了他的大衣和帽子。志翔听银鼠交待过,这印度人是太公的管家,也是24世纪的人,会讲十几种语言。

随管家走进客厅,志翔的脑子里回忆着路之的话:“你想转运,我帮不了你,但我可以给你介绍个人。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帮人改运。”这个人就是太公。

那天赵志翔仓惶逃离,到多伦多机场之后又见到了那个递给他锦囊的神秘人。他依然穿一身亮闪闪的夹克,带着大墨镜。这次志翔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银鼠。

银鼠带他去见了路老板。那是在多伦多市中心一栋很高的大楼里。志翔向这位长得很神气的年轻人请教藏匿的策略:他应该躲到哪里去?要藏多久?美国加拿大这种国家恐怕不好待,东南亚他不喜欢,非洲太乱,似乎只有南美洲尚可考虑。

路之却说,眼光可以放远一点儿,思路也不妨更开阔一些,藏身的地方不一定非得在这个世界。

志翔就问他:“不在这个世界还能在哪儿?难道你让我躲到月亮上去?”

路之哈哈大笑:“月亮上嘛,暂时还做不到。往前穿越二百年,去火星倒是可以考虑,但是21世纪的人很难适应火星生活,因此我不建议你去。”

志翔先前已经知道这路老板是个穿越走私团伙的头头,听他这么说,并不惊讶,顺着他的话头问:“穿越到未来不可行,那么穿越到过去呢?”

“当然可以,”路之说:“历朝历代,中国外国,可选的地方多得很。只是,不同的坐标点所需费用大不相同。”

志翔记得自己当时很讽刺地笑了一声,说:“所需费用嘛,多也罢,少也罢,能用钱搞定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志翔记得路之听了他这话后楞了一愣,然后说:“赵老板心气很高啊。”不知他是恭维还是讽刺。

其实来见路老板之前志翔对自己的处境早已再三思索,反复权衡,因此就单刀直入地说:“出事那天晚上,是你们救了我。如果你们不给我那几个锦囊,我现在待的地方就是看守所。这就是说,你们能够改变历史。”

“是改动你的时间线,”路之立刻纠正他,“小小地改动一下你的时间线,如此而已。这对大历史造成的扰动微乎其微,否则麻烦就大了。你当时空管理局是吃素的?”

志翔问:“那你看我能倒回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吗?我明明遭的是一场飞来横祸,如果那天晚上没那么多巧合,根本不会出事。一定有什么办法让我避开这一劫。”

“你这是想转运。这个我帮不了你,”路之沉吟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又说:“我只管送人接人,来来往往。但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帮人改运。”

路之介绍的这个人就是太公。赵志翔借助旅行社的时间通道,从2014年穿越到了1897年,此刻便在他的客厅里等着见他。这时候电灯显然还没发明出来,大房子里阴沉沉的,客厅虽然亮堂一些,但赶上是个阴天,光线仍显不足。尽管如此,这所豪宅的奢华还是处处体现出来。志翔在地板上踱着步子,打量着房间里古色古香的沙发、茶几、大吊灯、以及墙上的油画。两扇大落地窗之间装有一面镜子,志翔忽然在镜子面前停住了。

镜子里的这个男人,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你看他,一身笔挺的深灰色条纹西装,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衬衫,配着深灰色的马夹,马夹上的扣子排得一丝不苟。他脖子上系着领结,领结上印着细碎的小白点花纹。他的头发梳理得服服帖帖、油光可鉴,一张脸刮得干干净净,两腮透出淡青色。他的两眼是炯炯有神,下巴是棱角分明,“你看你,”志翔对自己说:“你这象是在逃难?”

这身上流社会的行头还是银鼠给他弄来的,其实并不特别合身,裤子长了点儿,临时请了个黑人女裁缝把裤脚给收了一收。志翔穿上这身衣服后,这还是第一次仔细端详自己。眼前的形象让他惊讶,不,应该是震撼,不,应该说,是一种归位。志翔忽然有种感觉,觉得他本来就应该在这样一个圈子里,优雅地吸着雪茄烟,无需低三下四地巴结领导,也不必贴着假胸毛硬充流氓,谈笑间,财富就滚滚而来。

“赵先生,”管家不知何时进了房间,彬彬有礼地说:“太公在书房等你。”


5.2 苏醒

赵志翔睁开眼睛,眼前白茫茫一片。随后他察觉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老赵!翔子!你醒了?”耳边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

“阿丽。”赵志翔叫了一声,没想到声音那么嘶哑。

“嘘,别动别动。你等着,我去叫医生。”阿丽的声音瞬间远去。

医生护士很快就来了,房间里一阵忙乱。志翔很快弄明白了,他在这病房里已经躺了一个多月。听阿丽唠叨说,他的状况很奇怪,明明伤已经好了,可就是昏睡不醒。医生给他进行了简单的检查,表示一切OK,再观察两天应该可以出院了。

闲人都出去了,只有阿丽留在病房里陪他吃饭。志翔问她:“这一个月你就一直在医院里待着?”

“嗯。”阿丽淡淡地点了点头,把排骨上的肉小心地剔到碗里。

“对了,我到底为什么进的医院?我受了什么伤?”志翔这时才向阿丽打听这个重要问题。

“你自己想不起来了?真的想不起来了?”阿丽抬眼瞪着他。

“确实想不起来了。”志翔不是装糊涂,他是真糊涂。他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先吃饭。”阿丽不回答他,脸色也阴沉下来,但片刻之间就阴转晴,笑说:“我赶紧给吴老六打个电话,告诉他你醒了。这段时间他也折腾得够累。”

吴语很快来到医院,见面后自是一番悲喜交加。志翔从吴语的嘴里得知,他这次身受重伤,完全是天王李那个王八蛋给害的。“那天晚上在公寓里谈判,结果白雪躲在里屋,还记得吗?”吴语在提到“白雪”二字时压低了声音,还悄悄转头看了看阿丽。阿丽说她要出去洗碗,拿着一堆东西出了病房。

听到白雪的名字,志翔的脑子里顿时闪现出一些画面,好像回忆起一点儿东西。吴语又告诉他,那天晚上他邀请杜大亨和天王李去家里见面,讨论云城的白市长被双规的事情,可不知怎么的大家就吵起来了。谁也没想到,白雪那个时候正躲在卧室里,奇怪的是她一直没出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其实如果她早出来大大方方打个招呼,那就根本不会出事。结果她一直躲着没出来,但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惊动了外面的人。天王李发现里屋还有个人,就更暴躁了,冲进去就要打人。

“然后三舅你也急了,”吴语说:“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你和天王李两人就打起来了。可是,他有枪。”

“他有枪?”

“他开枪了。你先倒下的,然后是白雪。白雪看见你倒下了,大喊大叫扑到你身上,结果天王李照着她后背开了一枪,这一枪要了她的命。”

“别说了!”志翔的心象被刀剜了一般,噌地从床上跳下地来。

天王李犯下命案后连夜逃走,但两天后便在杜大亨的劝说下主动自首了。只是,杜大亨自己并没有因此躲过这一劫。公安局抓到天王李后,追查以前的几宗命案,发现都与天王李有关。天王李很快交待出来,说这些命案都是杜大亨在幕后指使的。现在上面已经把杜大亨按黑社会来处理了,他苦心经营的“大亨资本管理公司”也已停业。

杜大亨和赵志翔在省城明争暗斗已经好几年了。按理说,杜大亨被整垮了,志翔应该受益才对,可是杜大亨却在暗中摆了他一道,向有关部门揭发了 或者是诬告了一些情况,以至于志翔的公司同样厄运连连。

首先,志翔在省城经营的最大一项业务 东林温泉私人会所,忽然被公安局勒令停业了。雪上加霜的是,会所总经理徐阿福事先就得知了消息,在查封前一天卷款私逃,带走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全部现金,差不多有三十多万。

“钱倒不多,这徐阿福不用去管他,”志翔慢条斯理地说:“只是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关我的会所呢?他们是什么理由呢?”

这是个难熬的冬天。温泉会所忽然停业,几个小股东纷纷上门要求撤股。而志翔参与投资的另外两家省城酒楼,股份则被不明不白地吃掉。但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税务局忽然来了一份通知,说公司拖欠税款,总计二百多万,限期缴清。

“什么?简直是胡扯!”志翔差点跳了起来。

“我也觉得是胡扯,但又不敢惹他们,”吴语愁眉苦脸地说:“拿到那张通知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你们怎么办的?”

“多亏了阿丽姐,把省城那套房子卖了,这个窟窿算是填上了。”

志翔心头一热,紧紧握住了阿丽的手。

税务局这边虽然应付过去了,但银行以及其他债主开始追债。现在公司总归欠债三百多万,法院已经把志翔在金谷小区的那套房子暂时查封了。志翔苏醒后第二天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但在省城已经无处落脚,只能跟着阿丽回到云城。

到云城后,吴语自己到同学家去住,志翔去了阿丽那里。一进门就觉得房间里阴冷阴冷的,显然好久没人住了。阿丽赶紧把暖气开了起来。

志翔问起宝儿,阿丽说他住在学校,一切都好。宝儿是阿丽和她前夫的儿子,跟志翔倒是处得很好,十分难得。

现在志翔在省城的几处业务可以说是全面溃败,而这只不过是一个月之内的事。云城这边还好,他的一家酒楼和一家健身俱乐部牢牢地掌握在阿丽手上,生意都很火。阿丽半开玩笑地说:“你先好好在家歇一阵子吧,等过完年再说。反正我还养得起你。”

志翔扑哧一笑:“你说我怎么忽然就落到了这步田地,还得靠一个娘们儿养活。”

阿丽没吱声,默默地铺着床。

沉寂了几秒钟,志翔问:“你怎么不说话啊?”

阿丽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想我说什么?给你个话头,让你继续糟践我?”

志翔说:“你看你看,又想歪了。我这不是心疼你嘛。”

阿丽说:“别贫嘴了,好好休息吧。”

志翔说:“我不累。”

阿丽说:“我累了。”

第二天下午,赵志翔召集公司管理层会议,云城和省城两地的负责人一共十几个,全部出席了会议。会上志翔发了飙,当场开除了两个三心二意、骑墙观望的高管。这下空出来一个副总的位置,志翔便点名让阿丽顶上。在座的基本上都表示支持,其中起码一半的人是发自内心地支持。看起来阿丽在志翔的公司还是很有人缘的。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豆一 - 2014年6月13日 13:23

    我好想落掉了一章。。不过这样更觉有意思。志翔回去了,这是? 好。

  2. 2. 枫昀 - 2014年6月13日 14:35

    恩那,上一章就是讲时空警察,是科幻的那部分。 这一章开始,小说就是下半部分了。志翔的经历和时间警察开始有了交集,然后,故事就讲完啦。

  3. 3. 豆一 - 2014年6月13日 19:57

    这章开始好看了,看到阿丽很亲切,嘿嘿。我有点儿不习惯太多科幻的。期待下文。

  4. 4. 枫昀 - 2014年6月14日 08:25

    哎呀,说不定下一章你又不爱看了 :o ) 其实我这科幻内容不多哇,后面的情景就是逻辑上比较怪异。

  5. 5. 加国无为 - 2014年6月15日 04:37

    穿越回来了,把原来的生活又重播一遍?

    周末好,爸爸节快乐!

  6. 6. 枫昀 - 2014年6月15日 08:11

    谢谢无为。

    对呀,他穿越回来,但是不再是杀人犯了。志翔这种就属于典型的非法使用穿越技术,所以警察是不会放过他的。

    父亲节快乐!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