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时记·肥遁豪杰(5.2)亦真亦幻

字体 -

盗时记·肥遁豪杰
第五章 强者归来

5.3 清醒

开完会,志翔一个人去了云城的江滨公园散心。天气冷飕飕的,那里没什么人。他正需要一个人待会儿,思考下一步的计划。别看刚才开会的时候气势汹汹的,其实他心里并没有底。这几百万的债务,到哪里弄钱来还?

忽听身后有人叫他:“赵老板。”

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陌生男人,脸上带着一副大墨镜。他穿了一件夹克,对这个季节来说冷了点儿。那夹克不知什么材料做的,看上去亮闪闪的。

“你是?”

“赵老板真的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他说着递过一支烟来,“咱们事先约好要见面的。”

志翔犹豫着把那支烟接了过来。那人跟着拿打火机打着了火。志翔见无法推脱,只得凑过去把烟点着了。那人又掏出一支来自己点上,吸了一口。志翔也跟着吸了一口。两人便开始喷云吐雾,半支烟的工夫,志翔忽然觉得眼前一亮,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你叫……银鼠!你是银鼠。”

银鼠微笑着点了点头:“赵老板果然好记性,比一般人强多了。”接着他拿过一只长长的盒子递给志翔:“东西你拿好,咱们北京再见。”

当天晚上志翔就动身,到北京出了一趟差。他把那只盒子带上了。吴语陪他一起去的。

志翔去北京是要拜访一位高人,江湖上人称“纪老”。一路上他告诉吴语,中国就是一个关系社会,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会是。只要关系过硬,再难的难关都能闯过去。“光发牢骚有什么用?”志翔拍拍吴语的肩膀:“总归是人适应这个社会,难道要让社会适应你不成?”

要拜会的这位纪老,和中央某高层有过硬的交情,因此无论是官场上还是商场上,处处能见到纪老的“门生”。志翔告诉吴语说,比如咱们省的某副省长,某某市长,还有某大公司的董事长,都是走纪老的门路。吴语问志翔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志翔说:“你以为我那个温泉会所是白开的?”

纪老开办着一间文化公司,办公室在北京城里的一所四合院内,相当隐秘低调。在接待室里,志翔向值班的小秘书递上自己的名片,简要说明来意,说是自己刚刚借得一件书法,据其主人说是清末名臣张之洞的墨迹,久闻纪老是品鉴文物书画的高人,因此特来请教。说着志翔把银鼠给他的那只长长的盒子递给了小秘书,请她转交给纪老过过目。

志翔把盒子交出去后,便带着吴语离开了。在京城的大街上逛了不到一小时,手机响了,是刚才那个小秘书打来的,说纪老今天刚巧在公司里,想请赵先生过去谈谈。志翔等的就是这个回音,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不过他还是耐住心头暗喜,和吴语一起吃完午饭,这才慢腾腾地回到那个幽静的四合院。秘书立刻把二人让进了里面的东厢房。

进门就看见一幅大大的山水画立在屋子中央,正是志翔刚送来的那幅,此刻被挂在一只金属架子上。一位容貌清癯的老爷子在画前品茶、观赏,看样子十分入迷。

志翔抢上一步,略一躬身,叫声:“纪老。”

纪老放下茶杯,与志翔和吴语都亲切地握了握手。然后三人一起观赏眼前的书画。只听纪老赞叹说:“难得,确实难得。吴大澂的山水,张之洞的题字……”说着指了指左下角的一枚印章:“还有张佩纶的印。”

“张佩纶?就是张爱玲的祖父?”志翔问。

“正是。”纪老点头。

“张爱玲是谁呀?”吴语搔搔脑袋。

“就是写色戒的那个女作家。”志翔赶紧回答,同时使了个眼色。

“喔,我想起来了。”吴语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那这画应该很值钱吧?”

“好!”纪老忽然喝了一声彩:“志得意满,问心无愧,才能把字写得这么洒脱,这么的行云流水。唉,”说到这里忽然又是一声长叹:“想想人家也是身在官场,宦海沉浮,又正赶上清末那样的乱世,可你们看看人家那修为,那境界,现在这些人怎么比?”说着连连摇头,沉浸在历史的遐思中,脸上露出无限向往的神情。

志翔没敢接茬,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还算是有些历史知识的,知道张之洞是清末著名的洋务派大臣,又是当时的清流领袖。张佩纶也是清流人物之一,与张之洞交好,可后来又成了政敌李鸿章的女婿。这个“吴大澄”是谁他就不清楚了,更不知道这几个人在宦海里都是怎么沉浮的。

吴语也赶紧把脑袋低下来,觉得纪老这番话好像是在讥笑自己,因为他对这么珍贵的山水画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时纪老才问志翔,这幅书画从何处得来。志翔说是一个朋友辗转介绍的,那位原主说现在急需用钱,所以想脱手。

纪老听着,脸上不动声色,又闲聊几句,就说自己还有个会,得先走一步了。临走时他对志翔说:“这画,这字,值得收藏。”

目送纪老出门走远,志翔才让吴语帮个手,把画从架子上小心地摘下来,收回那只盒子里。吴语问:“纪老这到底是啥意思?”

“啥意思还不明白?” 志翔耐心地指点说, “纪老说值得收藏,那就是他喜欢呗。他喜欢了,你送给他,那就能求他办事了呗。”然后志翔问吴语:“如果我跟你说,这东西是假的,你说出高价买下来冤不冤?”

吴语听后忍不住一乐,但随即正色道:“不冤。只要能让纪老把它当真,那就不冤。”

志翔一拍吴语的肩膀:“小子,有潜力!”

出了四合院,志翔把吴语支开,自己一个人去见了银鼠。实际上这幅字画是22世纪时完全由机器制造出来的作品,但同时又是一件真古董,因为它被黑驴帮穿越到了清末,随后几经流转,从北京到广州,从广州到重庆,从重庆到上海,遭文革抄家又被送回北京,落到某高干手里。黑驴帮在“1982年,北京”这个坐标点上以很便宜价格将其买下,之后一直存放在纽约某银行的保险柜里,直到现在才拿出来。

志翔以22万元从银鼠手里把这幅字画正式买下,然后约了纪老的女儿纪女士在潘家园附近的一家旅馆见面。二人会谈了约一个小时,纪女士拿着那副字画离去。

次日,志翔带吴语从北京回到省城,拜访了省农贸银行致富路支行的行长。志翔提出贷款一千万。两天后农贸银行给了答复:批准贷款六百万,由北京某公司联合担保。

拿到这笔钱后,把旧有债务偿清,随即就拿到了更多新批的贷款。又继续打通了几个关节,志翔的温泉会所也重新营业了。

杜大亨以组织黑社会的罪名被起诉,志翔认为并不冤枉,因为杜老板手下确实养着一伙心黑手辣的“办事员”,专门负责讨债。即使后来成立了“大亨资本管理公司”,这帮不成器的家伙也不愿洗白,依然保持着浓厚的黑道作风。现在杜大亨跨了,志翔便在自己的公司内成了一个专门的保安部,把杜氏的残兵旧部招收进来,然后高薪聘请了一位退役的老刑警全权负责。这批人当中最凶恶的几个都已被捕,剩下这些早没了锐气,加上志翔给他们的待遇也不错,于是心甘情愿接受改编。由于志翔善于沟通,有关部门领导对他的保安业务也给予了肯定和鼓励,“只要是合法的,你放心大胆地干!”

5.4 警醒

对于志翔来说,最令他高兴的是金谷小区的那套公寓终于免除将被拍卖的命运,又回到自己手上。

回到公寓,里面干干净净的,家具布置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地板上的血迹早已擦拭得不留一丝痕迹。看来家政公司那些人干得不错。

推开卧室的门,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志翔把外套脱了,懒洋洋地往床上一躺,迷糊起来。其实,白雪到他这个公寓也就来过三次,过夜只有一次。志翔还记得那一次她带了一份应用数学的什么杂志过来看,因为那算她的专业刊物。她边看边打哈欠,志翔便尽情地嘲笑了她一番。白雪跟他撒娇说:“不读书了,反正有你养着我。”

志翔已经打听过白雪家人的消息。白雪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离异,她和她妈妈住。白雪死后,妈妈大病一场。志翔曾让吴语带了一些补品登门看望,还暗示赵老板可以提供一些经济上的帮助,但是被白雪妈妈礼貌地拒绝了。

志翔也曾经接到过白雪爸爸打来的电话,说是想弄清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女儿和赵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志翔记得当时他在电话里脱口而出:“我们只是朋友,真的只是朋友。”挂上电话后他自己也有点奇怪,为什么不肯承认两人的恋情呢?

“你爸在问我们俩的事儿呢,怎么跟他说?”志翔问白雪。

白雪躺在他身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哎,我问你话呢?怎么跟你爸说啊?”

“不理他。”白雪漫不经心地说。

“怎么能不理呢?我觉得我该见见你爸。”志翔说。

“不理他。”白雪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志翔一个翻身,压到白雪的身上。

白雪忽然恼了,伸手想推开他。志翔便发起狠来,一把卡住了她的脖子。

志翔一下子睁开眼睛,知道是做了一场恶梦。额上似乎有一层冷汗,抬手擦了擦,又没有。他起身出了卧室,倒了一点儿酒给自己压压惊。

他知道那并不是梦。那是真的。白雪是被他杀死的。

所有人都知道杀死白雪的凶手是天王李。

志翔到看守所去见过天王李一次,天王李看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可惜了那个小娘们儿,真正该死的是你。”

杜大亨在铁栏杆后面对他说:“你小子运气好。那晚上天王李怎么没把你给打死呢?”

负责此案的刑警孙乐天安慰他,并向他保证,天王李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一点请赵先生放心。”

志翔害怕听别人提到那天晚上的事。别人越是安慰他同情他,他越是坐立不安。他曾经以为自己能够放下白雪。以他一贯的生活态度,无论发生过什么,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去纠结。可是,他偏偏无法放下白雪。

在公寓里住了三天,志翔终于给远在云城的阿丽打了个电话:“我想把金谷小区的这套房子卖了。你觉得呢?”

(第五章完)

PS:这一章里的科幻“理论”有点象重生小说,主角在同一个时间段生活了两次,而且他能够记起前一次的经历。有个经典的英文老片”Groundhog Day”实际上也是这种理论。那个电影里,主角反反复复在同一天生活,而且他还记得自己“昨天”、“前天”、“大前天”……的生活经历。这样的一个结果是,他有机会比别人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心仪 - 2014年6月16日 08:56

    你的写法很特别,又脱俗, 以后想好好跟你交流一下写作技巧。 吴语者无语?

  2. 2. 枫昀 - 2014年6月16日 12:19

    心仪好久不见,问好。

    是啊,吴语就是无语。但是这个角色是个小配角,没给他安排太有分量的戏份。他就是个旁观者啦。

    好啊,咱们应该多交流一下写作心得。你的大作在哪儿啊?给我个链接好吗?

  3. 3. 心仪 - 2014年6月16日 13:13

    http://blog.51.ca/u-319291/ 或者可以点击评论里数字旁边的网名, 欢迎加友情链接。

  4. 4. 枫昀 - 2014年6月16日 18:01

    去了你的博客,加入我的书签了。里面好多内容啊,让我慢慢看。

    对了,我先看了几篇多伦多游记,那些地方我都没去过嘛。

  5. 5. 加国无为 - 2014年6月16日 21:08

    有趣,只是知道太多事情,不一定是好事,福兮祸兮。

  6. 6. 枫昀 - 2014年6月17日 08:14

    无为好。

    知道太多事情肯定不是好事啦。平平淡淡的日子其实很幸福,但是架不住人总是喜欢折腾 :)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